第二百四十八章骗局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昏暗嘈杂的酒吧,郑怡露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一个人喝着酒。
  最近一直都沒有那个女人的消息,这到让她省心了不少,毕竟那个女人一找她,就是借了高利贷被人追债。
  自从郑世明坐牢之后,她的生活变的异常的平静,不过一旦平静了,内心不免会孤独,就像现在,她总是一个人坐在城市最嘈杂的地方,看着最疯狂热闹的人群,内心却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温度。
  好几次她想去找沫沫和涵涵,可是自从被黑鹰那个混蛋知道之后,她开始觉得有些逃避和她们见面,准确的说是沒有脸去见她们,毕竟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......
  穿着黑马甲白衬衣的服务员端着托盘走到她的面前,递上托盘里的鸡尾酒,礼貌的说道:“小姐,这是一位先生给您的。”
  艾雪抬起朦胧的双眸,瞥了服务员一眼,嘴角一勾:“不好意思,请你把这杯酒送回去,我不需要。”
  “这……”服务员的脸上露出了难色,小声嘀咕道:“小姐,你...还是自己给他吧!”说完,他立马开溜了。
  艾雪看了一眼桌上放着那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,拿着里面的习惯搅了搅,这种在酒吧被人送酒的经历,郑怡露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  目的很明确,就是约炮找***。
  她喝了一口酒杯中的酒,嘴角一勾,并沒有把嘴里的酒水咽进去,而是凑到那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,毫不犹豫的把嘴里的酒吐了进去......
  “这么不给面子啊!”头顶传來一个低沉的男音。
  艾雪身体微僵,也看也看他一眼,起身就准备走。
  不料手腕上横空多了一只温热的大手,她低头,手腕已经被那人扼住,抬眸看向那只大手的主任,黛眉微皱,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  黑鹰笑了笑:“这话说的像是我在欺负你似的。”
  “难道不是吗?”艾雪伸出另一只手,试图掰开那只大手,无奈力量悬殊,她使了老大的力气都沒有摆脱那只手的桎楛。
  “喝一杯。”黑鹰说这句话的时候,绝对不是商量的语气,当然他的行动也证明的这一点。
  只见他又把郑怡露拽回了原位,对着服务员招了招手,服务员立马恭敬的低头问道:“黑鹰先生,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?”
  黑鹰动了动手指,薄唇轻动:“把我的酒全都拿过來。”
  “好的,先稍等一下。”服务员恭敬的俯身走开。
  郑怡露瞪着黑鹰,低声吼道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  岂料黑鹰并沒有直接说话,而是端起了那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,嘴角带笑的扫了一眼郑怡露。
  郑怡露微怔,立马制止:“等......”
  后面的话还沒有说出口,黑鹰已经毫不犹豫的把那杯鸡尾酒倒进了嘴里,郑怡露微微颦眉,黑鹰淡淡的说道:“我刚刚都看到了,不过我不嫌弃!”
  说完,他的嘴角绽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,郑怡露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神经病!”
  黑鹰不怒反笑:“答对了,我本來就是神经病!”
  ......
  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,服务员端着大大的托盘走了过來,躬身说道:“黑鹰先生,你的酒。”
  黑鹰勾了勾唇:“放下吧!”
  服务员恭敬的把托盘上的酒放在了桌子上面,郑怡露看的有些瞠目结舌,虽然每一个杯子里面装的酒不是很多,但是种类却是非常的丰富。
  正在郑怡露还沒能从这么多种类的酒中反应过來的时候,又來了一个服务员,他的托盘里放着十來杯双色的酒水,每一杯的搭配颜色又是很迥异的。
  “喜欢吗?”黑鹰耸了耸肩膀,一脸笑意的看着郑怡露问道。
  郑怡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无聊!”
  只见黑鹰又打了一个响指,本來还准备过來放酒的服务员,却站在了旁边,黑鹰对着他说道:“先下去吧!”
  “好的,黑鹰先生。”
  郑怡露端起了酒杯,抿了抿,随意的说道:“黑鹰先生,不要告诉我这个酒吧是你开的!”
  黑鹰笑了笑,挑眉道:“我发现你今天真的很聪明耶!鄙人不才,这个酒吧还就是我开的。”
  “噗!”郑怡露一时沒忍住,嘴里的酒喷了出來,倒是沒有殃及到桌子上面的那些酒水,反倒是全都喷在了黑鹰的脸上。
  “别逗了!你开的?哈哈...服务员还会叫你黑鹰先生啊?”郑怡露轻笑出口,虽然她不知道黑鹰这个人是什么來历,但是对这个酒吧的幕后老板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  听说是在**上混了很多年,对付人的手段也很阴狠,踪影不定,貌似在国外待着。当然这也是她在吧台喝酒的时候,看到一个长的还不错的酒保,就多聊了几句,从他口中得知的这些。
  黑鹰一脸黑线的擦着脸上的酒水,再次看向郑怡露的时候,眼角微眯,不怒自威,“要不我们來玩个游戏怎么样?”
  “我沒兴趣!”郑怡露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酒,虽然黑鹰的酒看起來很有诱惑力,不过她还不是个那么随便的人。
  黑鹰微眯着双眼,打量着郑怡露,这个女人对他來说诱惑力十足,分分钟激起他男人本能的征服心理。
  “我接下來有个消息,你要不要听听?”
  魅惑的声音传入郑怡露的耳中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,却又忍不住会被他吸引,那种意识深处的呼喊让她想起一些尘封着的记忆。
  “你和我是一类人!”
  她已经忘了说出这句话的人的声音是什么样的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已经记着那个人跟她说的这句话,想起來都毛骨悚然!
  “有话快说!”郑怡露轻皱眉头。
  她的一举一动黑鹰都尽收眼底,勾了勾唇角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你那亲爱的哥哥出狱了。”
  果然这句话对于郑怡露的震撼太大,嘴里的酒水沒有來得及咽进去,呛到了嗓门里,她忍不住剧烈的咳嗽着。
  黑鹰见状,刚准备伸手,却被郑怡露一个眼神给收了回去,“为什么让他这么快就出來了?”
  “郑老爷子托关系给他保释出來了。”黑鹰撇了撇嘴。
  “怎么可能?他是犯法,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能推脱?”郑怡露依旧不甘心的说道,毕竟郑世明出狱对于她來说,是一个毁灭性的消息,他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,不管是对她在艾莱依的地位,还是她今后的生活。
  黑鹰看着刚刚还一脸从容的女人现在变的花容失色,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端起桌上的一杯酒,递到郑怡露的面前:“陪我喝酒,我可以帮你解决他。”
  “你怎么就有自信我会相信你?”郑怡露冷眸一撇,黑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这双眸子,似乎...有些熟悉......
  “我黑鹰从來不会干沒有把握的事,你说我哪里來的自信?”黑鹰幽幽的吐出一句话。
  郑怡露看了他一眼,接过他手中的酒,直接把一整杯都喝了下去,甘甜的味道刺激到舌尖,只是当那股甘甜流进喉咙的时候,竟然有些灼热,然而再到胃里的时候,又变的冰凉起來。
  她抬眸,饶有兴趣的看着黑鹰问道:“这是什么酒?”
  “情毒!”黑鹰笑道。
  “我怎么沒听过?”
  “我取的,第一次。”黑鹰简短的回道。
  郑怡露无奈,又随意的端起了一杯酒,一饮而尽,坐在对面的黑鹰看不下去了,在郑怡露端起第四杯的时候,他伸手制止道:“女人,我是让你品酒,不是酗酒。”
  郑怡露挥了挥手,把黑鹰的手打开,自顾自的又端了一杯喝掉,他不是让她陪他喝酒吗?那她就喝,使劲喝,把这些酒全都喝完!
  主要是黑鹰看着自己珍藏了这么久的好酒,就这样被郑怡露像是白开水一样肆意的灌着,他早就心疼肺疼了,早知道不装.逼耍帅了。
  郑怡露抬头,黑鹰微愣,她的小脸已经变的红扑扑的,眼神也带着几分的迷离之色,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喉咙一紧。
  这些酒看起來很漂亮,酒精含量却不低,别说是一个女人了,就是一个男人连喝五杯以上,也会头晕了。
  “顾宇,是你吗?”郑怡露在喝完一杯酒之后,伸手抚上黑鹰的脸,脸上带着酗酒人常见的傻笑。
  黑鹰眉头一紧,这女人竟然把他当作顾宇那小子了,他那么帅,跟那小子相比?简直不是甩几条街的问題好不好?
  郑怡露抚摸着黑鹰的脸继续说道:“谢谢你给了我那段最美好的回忆,我不值得你喜欢,我是个坏女人,欺骗了你。我根本就不喜欢你,我只不过是利用你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,哈哈...”
  “顾宇,你知道吗?我一开始是喜欢莫言的,可是后來我发现他真的太完美了,完美的像神祗一样的男人,我以为他的阳光可以驱走我的黑暗,可是我错了,根本就不是那样的,他浑身上下耀眼的阳光只会让我更加鄙视自己的卑微和黑暗,我不是沫沫,沒有她那样的才华和幸运,大家都围着她转。我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去努力争取,顾宇,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,可是就真的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了吗?”
  “你醉了。”郑怡露说了一长串话之后,黑鹰只是淡淡的吐出这句话來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