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警告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郑怡露微眯的双眼,魅惑一笑,伸手去拿桌上的酒杯,却怎么也拿不起來,她看向黑鹰,“顾宇,我沒醉,我要喝酒。”
  黑鹰一脸黑线,本來心情不爽想要找个人喝酒,沒想到他沒一醉解千愁,反倒是对方醉的一塌糊涂,真是找罪受!
  冷眼看着郑怡露在桌子上胡乱的摸着酒杯,黑鹰实在看不下去了,起身走到郑怡露的身边,扶起她往酒吧外走。
  这会酒精作用的比较厉害,郑怡露已经全身都瘫软,被黑鹰扶起來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摊在了那个坚硬的胸膛上,嘴里喃喃道:“我沒醉,我沒醉,我还要喝,你带我去哪?”
  黑鹰皱眉,看了怀里的女人一眼,表情有些僵硬,这样的动作,任凭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起反应,他的呼咙里哽咽了一下,大手抚在女子细腻的腰身上,带着郑怡露往酒吧的门口走去……
  找了一家相对较近的大酒店,黑鹰半搂着郑怡露往房间里走去,并不是他真的有什么非分的想法,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住在哪里,所以他还是选择把她放在酒店。
  走到门口,黑鹰伸手在裤兜李套着房卡,刚拿到手的时候,怀里的女人不安分的扭了扭身体,一只手握住了他放在口袋里的大手。
  郑怡露缓缓的睁开双眼,媚眼如丝,脸上红彤彤的,呼吸里面带着些酒气,黑鹰当场就把持不住了,该死的,本來他就不是个什么正人君子,这个死女人还这样诱惑他。
  “惹了火,就不要怪我!”黑鹰快速的摆脱了郑怡露按在自己裤腿上的手,迅速的把房卡掏了出來,娴熟的插进卡槽里,房门随之打开。
  里面黑漆漆的一片,还未等黑鹰准备把房卡插进室内的卡槽,郑怡露的双手抚在了黑鹰的胸膛上。
  黑鹰身体不由得绷紧,该死的!趁着窗子外面微弱的灯光,他能模糊的看到郑怡露的轮廓,她在不停的往他的身上蹭着,这分明是在玩火!
  再也忍耐不住,黑鹰把手放在郑怡露的后脑勺上,往怀里扣了一下,郑怡露的脑袋瓜子抵在黑鹰的下巴上,黑鹰低头,试图吻像那抹柔软。
  郑怡露醉醺醺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黑鹰吻住她的唇瓣的时候,她只觉得凉凉的赶脚很舒服,便回应着他的吻。
  得到回应之后,黑鹰嘴角一勾,一边吻着郑怡露,一边把她往床上带着,随手把房卡插了进去,只是他并沒有按下吊灯的开光,房间里还是沉浸在黑暗之中。
  跟着黑鹰的步子,郑怡露的小腿碰到了床边,黑鹰顺势把她推到在了床上,郑怡露微怔,却沒有做任何的反抗。
  黑鹰狠狠的吻着她的双唇,虽然沒有意识,但是她已经感觉到唇瓣上火辣辣的疼,她忍不住呢喃道:“好痛……”
  黑鹰的瞳孔收缩了一下,双手撑在郑怡露的两边,看了她一眼之后,腾出一只手,开始接着她的裙子……
  衣衫褪尽,郑怡露只觉得全身都很凉爽,扭了扭腰身,嘴里呢喃了几句。
  黑鹰俯身,在她的锁骨处印上一吻,只是当他的凉唇接触到她的皮肤的时候,唇上的触感让他心里一惊,他伸出舌尖,舔了舔那里,眼低更是一沉。
  他伸出长臂,顺手把壁灯打开了。柔和的灯光下,郑怡露的双眼紧闭着,长长的睫毛如羽翼般,在灯光的照射下,眼底映照出一抹黑暗,安静的容颜,看的让黑鹰的心里莫名的暖意,很多年都沒有过的暖意……
  最后他的目光锁定在锁骨处的那抹殷红,那里有一个牙印,准确的说已经形成了一个疤痕,不过看起來很有规律,倒是挺有美感的。
  黑鹰嘴角一勾,原來是你!沒想到这么多年了,竟然还能遇见你。
  其实那一夜之后,他也找过她一段时间,不知道为什么,他玩过无数女人,竟然会对她那么的迷恋,明明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片子,他却深深的记住她了。
  可惜找了顾鑫问了好多次,顾鑫也不知道,后來他也沒在去找她了。毕竟对于像他这种生活在刀尖口子上的人來说,还是不要有任何的累赘的好。
  只是命运弄人,竟然让他再次遇见了她,黑鹰舔了舔嘴边,拿起一边的蚕丝被子盖在了郑怡露的身上,坐在床边从丢在地上的外套里掏出了一包香烟,蹭蹭的点燃了。
  刚抽了沒几下,他又急忙把烟头给灭了,那女人现在正在熟睡着,他在室内抽烟肯定会影响到她的睡眠……
  黑鹰拿起外套,起身走了几步,又转身看了一眼床上甜睡的人儿,直接出了房门。
  第二天,郑怡露醒來的时候已经中午了,她伸了伸懒腰,刚坐起來,身上的蚕丝被从胸前滑落下去,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全身,心里一惊,她竟然只穿了个内衣。
  不过身上倒是沒有什么异常的感觉,所以她能初步确定,并沒有跟人发生过那种事儿。
  脑子里面快速的回忆着昨天晚上的场景,好像是跟黑鹰喝醉酒了,紧接着发生了什么,她也想不起來了,她的脑袋里面嗡嗡作疼,伸手按了按太阳穴,视线扫了一眼四周,这才发现她的裙子正在地上丢着。
  她一边用蚕丝被遮着上身,一边腾出一只手去拿裙子。快速的穿戴好之后,她拿上自己的手机准备走,却在手机旁边看到了一个类似于U盘的东西。
  郑怡露随手拿了起來,想了想还是决定看看里面的内容再说,她往四周看了看,正好看到不远处的桌子上正放着一台台式电脑,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。
  把U盘插进去之后,电脑快速的把U盘扫了一边,郑怡露点开了U盘,里面只有一个文件,她好奇的点开。
  文件里面装的是一个视频短片,她等待着播放器读取里面的内容,几秒钟之后,电脑屏幕里出现了她和黑鹰的身影,光线很弱,但她还是能确定那就是她和黑鹰。
  一步步纠缠到床上,接着是黑鹰解着她的衣服,到后面灯被打开,她的身体暴露在视频里,郑怡露实在看不下去,直接×掉了界面,快速的拔掉U盘,心里乱糟糟的。
  这到底是谁干的!她拿起手机,正想给黑鹰打过去的时候,与此同时,手机却响了起來,看到屏幕上的來电提醒时,郑怡露身体立马绷直了,郑世明,这个混蛋竟然给她打电话了。
  她直接挂了电话,把手机放进口袋里,拿起那个U盘直接出了房门。
  从酒店走出來的时候,烈日高高的挂在头顶,郑怡露穿着裙子,白皙的皮肤暴露在阳光里,肩膀和手臂上传來了灼热感。
  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,郑怡露看也沒看的直接挂了手机。
  她的心里慌乱不安,郑世明出狱了,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,语气等着他來找自己,那还不如她先逃跑,对,逃跑!她不能呆在这里坐以待毙了。
  郑怡露这样一想,脚下的步子也跟着快了很多,一个不留神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上。
  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郑怡露低着头道歉着。
  來人却一直沒有反应,这让她有些奇怪,抬起头,恰好对上黑鹰一张略带笑意的脸,她沒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让开!”
  “打你电话怎么不接?”黑鹰说道。
  郑怡露伸手拿出手机,看了上面的來电提醒,轻轻的叹了口气,原來她刚刚挂断的并不是郑世明的电话。
  “说吧,什么事?”郑怡露直直的盯着黑鹰问道。
  黑鹰嘴角一弯,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:“是你先给我打电话的,现在又來问我什么事,真逗。”
  “那我现在沒事,你让开!”郑怡露抬脚准备从黑鹰的身边走过,却不料被他的身体往侧面一斜,又给挡住了。
  黑鹰笑了笑:“你难道就不想听我跟你说说昨晚发生的事吗?”
  “卑鄙小人!”郑怡露狠狠的瞪了一眼黑鹰一眼。
  “我要是卑鄙小人,你现在还能这么活动自如吗?”黑鹰微眯起了双眼。
  郑怡露冷笑了一声,看着黑鹰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那个U盘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“什么U盘?”黑鹰面露疑虑。
  郑怡露轻笑一声:“还用的着装下去吗?昨天晚上就你和我两个人,这个U盘难道还有第三个人放在那里吗?”
  说话之间,郑怡露已经把U盘甩在了黑鹰的身上,趁着黑鹰愣住的时候,她慌忙从他身边走过,看着他还沒有追过來的时候,郑怡露开始小跑了起來。
  黑鹰看着掉在地上的U盘,蹲下去捡了起來,在手里把玩了一下,他直接往前走着,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U盘到底从何而來。
  不过他的车里面有电脑,拿到电脑上面看看就可以知道里面的内容了。
  还好停车场的位置不是很远,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车,打开车门进去之后,快速的开了电脑,又把U盘插了进去,电脑上呈现出來的画面,尽收在他的眼底。
  他的伸手摸了摸下巴,双眸微眯,一脸的肃色,这分明是一个警告,至于來源,还是要查查才知道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