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真相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黑鹰走进凌寒办公室的时候,凌寒正背对着门口,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发着呆。
  一直到黑鹰坐在了他的办公桌上,开口说话的时候,他这才反应过來,“什么事?”
  “还在想何雨沫?”黑鹰嘴角一勾,斜睨了凌寒一眼。
  凌寒眉头一皱,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他才动了动唇角:“我在想公司融资的事情。”
  “凌寒,你别装,我从來沒见过你会为了一个女人这样。好吧,被你打败了,我告诉你……”
  “总裁,有一位姓尚的小姐找你。”南茜打开办公室的门,对着凌寒说道。
  不过她下一秒才注意到,貌似來的不是时候。
  “你让她进來。”凌寒淡漠的说道。
  南茜点了点头,“你们继续。”
  办公室的门再次被关上,凌寒的目光从门口看向黑鹰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  黑鹰笑了笑:“既然你有客人要见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凌寒点头,并沒有继续追问黑鹰下去。
  有些事情错过了一时,有可能会一直错下去……
  尚雪出现在凌寒的面前的时候,凌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其实他并不是很了解这个女人的,也是在前几天从一个时尚杂志上看到她出现过。
  毕竟是自己的合作公司的人,还是坦斯马尼亚服装市场的一个潮流导向人物,他还是不容小觑!
  他在杂志上看到她近期回国,沒想到她竟然会第一时间來找他,这倒是让他有些吃惊,毕竟他并沒有接到坦斯马尼亚合作方的消息,所以可以确定她过來找他,绝对不是公司上的合作问題。
  “凌总裁,好久不见。”艾雪微微一笑,伸出手做出一副要和凌寒握手的姿势。
  凌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还是把手伸了过去,只是在心里嘀咕着,他们以前见过吗?怎么是好久不见?
  “你好。”他回道。
  尚雪嘴角一勾,表面上很平静,内心里却早就波涛澎湃了,这么久了,沒想到在他面前,她还是这么轻易的就能被打破了防线,她尽量用波澜不惊的口气说道:“凌总裁还记得我?”
  凌寒摇了摇头:“我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见过,但是我前几天在杂志上看到过尚小姐的介绍。”
  听了凌寒的话,尚雪心里的大石头这才稍稍放下,好在他沒记起來自己,不然的话肯定不会见她的。
  “我们以前就认识,而且……”尚雪挑了挑眉,看向凌寒说道:“不知道凌总裁有沒有时间?我们周末见,凌总裁是不是心中有很多谜团?我有一个朋友可以帮助你。”
  “谢谢尚小姐的好意,不过我想我不需要。”凌寒动了动唇角。
  艾雪笑道:“你难道不好奇你忘掉的那些人和事吗?”
  “不好意思,我觉得沒必要。”凌寒直接拒绝。
  尚雪并沒有因为凌寒的拒绝很表现的很失落,反倒是匆匆的扫了一眼凌寒:“其实你可以不跟慕容雨结婚,我有方法能帮你解决到融资的问題。”
  凌寒眸光微变,看向尚雪说道:“如果沒什么事的话,尚小姐可以离开了。”
  尚雪笑了笑:“谢谢凌总的招待,周末不见不散。”
  话一说完,她便转身,往门口走去。
  尚雪一走,凌寒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从抽屉里掏出了南茜送进來的那份恋依的财务状况,郑家垮台之后,恋依的财务状况也是一塌糊涂。
  明知道那是个火坑,他还是选择跳了进去。不仅仅是为了个人恩怨,也着实是为了能把艾莱依的品牌推向更大的舞台。
  要是能把恋成功作为艾莱依的一个附属公司的话,那艾莱依在整个亚洲的服装市场将会占据主导的地位,这是父亲生前未來得及完成的遗愿,而他一定要完成,而且还要做的更好!
  把文件夹放到桌上的时候,从文件下面抽出來一个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,凌寒低头往地上找去,一下子就发现了滚落在转椅下面的那盒碟片。
  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,他伸手捡起盒子,从里面拿出了光碟,放在电脑的光盘驱动上,鼠标对着可移动驱动点了进去。
  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放音乐时的界面,很快有声音从电脑里面传了出來……
  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要让寒恨我,明明就不全是我的错。”开始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凌寒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眉头皱了皱。
  纵然这个声音比现在的要年轻很多,但他还是能分辨出來这就是那个女人的声音……
  一时间变的安静起來,只有女人小声的抽泣声,过了足足一分钟之余,一道威严的声音传來:“为了这个家,为了公司,我们都要牺牲不是吗?”
  “可是,是你害死了他,是你!”女人撕心裂肺的大吼道。
  “黄丽雅,你嫁到我们凌家來,你付出了什么吗?我儿子要不是因为你,也不会郁郁而终。是你欠了我们凌家,所以要付出代价。”凌寒怎么会听不出來这个声音就是自己最亲的奶奶的声音。
  只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对话里,他听到了更大的一个秘密。
  “你在说谎,卓绕明明是被你害死的,你才是罪魁祸首!”黄丽雅几乎已经泣不成声了,凌寒听到这样的声音心里一紧,他的父亲是凌卓绕……
  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见到?!
  “你闭嘴!你根本沒资格说这些!”这是奶奶一贯的厉声,只听到她又接着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知道…不知道会那样,但是沒有你,凌家就不会成这样。”前面的时候,她的声音有些颤抖,但是到了后面却是恢复了一贯的咄咄逼人。
  接着电脑开始响起了嗞嗞的声音,凌寒这才反应过來,光盘已经放完了。
  “总裁,何小姐找你。”南茜走进凌寒办公室的时候,本來还一脸的随意,毕竟她刚刚看到尚雪出去了,心想总裁这会儿应该沒事,所以就闯了进來。
  不过她真的是打错特错了,例如总裁现在的表情和周身的气场,明明是大夏天,她都已经感觉到了凉意,不,应该说已经冷的瑟瑟发抖了。
  凌寒抬眸看向她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告诉她,我不见客。”
  “凌寒。”凌寒的话一说完,何雨沫已经从门口闯了进來。
  凌寒眉头紧锁,语气不好的说道:“门口都沒人看着了吗?怎么就这么轻易让外人进來?”
  何雨沫自是听出了凌寒语气里的愤怒,她走到距离他不到一米的位置,仰脸直视着他:“是我让诗意让我进來的。”
  南茜看到两人这样的状态,低着头默默的出了门,随手带上了门。
  “凌寒,阿姨出事了,你一定要帮助她啊!”何雨沫急切的说着。
  凌寒沒有马上说话,冷瞄了她一眼:“我不认识你所说的阿姨。”
  “你妈妈,这下认识了吧?你快点去,不然以后会后悔的。”何雨沫一字一句的说道,小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,脸上的表情纠结至极。
  凌寒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:“这是我们凌家的事,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來插手。”
  “啪!”何雨沫沒由來的扇了凌寒一巴掌,扇完她就一直看着自己的手,这是她第一次生气到去给凌寒一巴掌。
  即使在他不认识他的时候,在他欺负她的时候,在他一点一点的逼迫她的时候,她都沒有扇过他。他可以允许他以任何的方式对待她,但是决不允许他这样对待他的妈妈。
  “凌寒,快点,现在还來得及!”何雨沫抓起凌寒的手就往办公室的门口跑去。
  凌寒被何雨沫打的有些愣神,活了这么多年,还沒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竟然这么的嚣张,可是他却一点也沒有想要去甩开她的手的冲动,这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!
  自从他醒來之后,这个女人就一直在闯进他的视线里,每一次都是触碰到他的底线,成为他的特例。
  “凌寒,你不能再继续怪阿姨了,阿姨那时候离开凌家,也是为了艾莱依,她受了那么多的苦。”何雨沫一边拽着凌寒往前走,一边说着。
  凌寒微眯起双眼,淡淡的问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告诉我。”
  何雨沫转脸白了一眼凌寒,轻叹了一口气:“当年阿姨离开是因为艾莱依的财务出现危机,然而郑成功使了小手段,威胁她,她才离开凌家的。”
  “呵呵,小手段就离开了,看來她还真是不坚定。”凌寒一下子被自己的话都吓住了,其实他并沒有那么想,言不由衷。
  而何雨沫却当了真,她停住了步子,认真的看着凌寒,“凌寒,沒有人欠你,世界上也沒有任何一个妈妈会舍弃和孩子相处的机会,我以前沒有深刻的体会,可是当我有了他的时候,我就更加能体会到了。”她伸手摸了摸微微凸起來的小腹。
  凌寒的视线跟着看向她的小腹,眸光又快速的收了回來,何雨沫继续说道:“我能理解你妈妈,她真的很伟大,凌寒,你知道吗?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!”
  “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凌寒紧皱的眉头松了松,目光灼灼的盯着何雨沫的小脸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