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改变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何雨沫一边拉着凌寒在马路上拦的士,一边解释道:“阿姨被郑成功折磨的住院了,现在还在治疗中,郑成功却不让她治疗,强行要带她回郑家。”
  “这个混蛋!”凌寒忍不住握紧了拳头,沒想到郑成功竟然是这么卑鄙的一个小人!
  “凌寒,上车。”转眼之间,何雨沫已经坐进了出租车,凌寒听到她的叫声,眉头微皱,不过还是跟着上了车。
  对于这种公共工具,他是有些不适应的,总会感觉不干净。
  “不舒服吗?”看出了凌寒的不适,何雨沫轻轻的问道。
  凌寒正坐着,并沒有要说话的意思,何雨沫从随手的小包里掏出了一片口香糖,三两下剥开之后,递到凌寒的面前,示意他接下。
  凌寒意味深远的看了她一眼,并沒有动,何雨沫直接把手伸到了他嘴边,恰巧遇到一个大转弯,司机快车的速度并沒有减下來。
  何雨沫受到惯性的作用,倒在了凌寒的身上,她歉意的抬起头:“不好意思。”
  凌寒抿着唇,并沒有说话,只是内心里却起了一丝波澜,她对他的靠近,他竟然一点都不排斥,这让他有些吃惊……
  “要是难受可以试试这个?”何雨沫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口香糖,刚刚的那个已经掉在了车底了。
  凌寒看了她一眼,那张沒有任何粉饰的小脸上,微微皱起的眉头,让他一瞬间有了想去抚平的冲动,他移开视线,淡淡的说道:“谢谢,我不需要。”
  凌寒的话一出口,何雨沫愣住了,他竟然对自己说谢谢,这么生硬又见外的一个词。
  她苦笑一声,把口香糖塞进自己的嘴里,明明自己早就受不了车里面的汽油味儿了。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怀孕了之后,她的身体变的越來越虚弱了,以前坐什么车,都不会感觉到不适。现在随身都要带上口香糖,不保证不会犯恶心。
  出租车停在市中心医院的时候,何雨沫匆匆的付给了司机钱,又拽着凌寒直接冲进医院。
  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凌寒突然停住了步子,何雨沫感觉到身后的人停住了,她疑惑的转身,对上凌寒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,他嘴角轻动:“注意身体。”他看了看她的小腹。
  何雨沫一秒钟的愣神,对着他坚定的点了点头,这个还在是她和凌寒唯一的爱情结晶,她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他,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  “谢谢。”她笑了笑。
  凌寒一边往前走着,一边问着何雨沫:“她们在哪?”
  “穿过这个长廊,拐角处的那间病房。”何雨沫给凌寒指着。
  凌寒大长腿快步的走着,何雨沫完全跟不上他的步伐,只好小跑着。
  走到拐角的时候,老远就能听到争吵声,凌寒瞳孔紧收,步子放慢了不少,何雨沫这下才能跟上他的节奏。
  “先生,你不能带她走,病人现在需要静养。”医生的声音从病房门里传了出來。
  “你滚开,我是他的丈夫,有权带她走。”一道浑厚的声音传了出來,接着他又说道:“你们快去把夫人带回去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啪!”凌寒伸手打开了病房的门,只见里面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模样生涩的护士,再看这边郑世明正拄着拐杖,怒发冲冠。
  病床上躺着的女人脸上一片苍白,此时正紧闭着双眼,干裂的嘴唇让她看起來虚弱极了,而病床边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,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。
  “呦!凌总裁,那阵儿风把您给吹來了?”郑成功老脸一撇,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。
  凌寒沒有正眼去看他,而是淡淡的开口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  “我不过是带我的夫人回去而已,我怎么敢对你怎样?”郑成功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狠狠的瞥了他一眼:“你为什要打阿姨?阿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,你竟然还不罢休,有沒有人性?”
  “哼!”郑成功冷哼一声,松拉下來的眼皮瞪了何雨沫一眼:“小丫头骗子,你有什么资格來管我们郑家的事?”
  “你住口!”
  何雨沫神经绷直,双眼愣愣的看着凌寒,他是在…维护她吗?
  郑世明嘴角抽搐,手指颤抖的指着凌寒,“你...你......”
  半天结巴的沒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反倒是凌寒冷不丁的扫了他一眼,语气冷淡的说道:“我再问最后一次,什么条件?”
  “哈哈,凌寒,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,我告诉你,不可能,她是我郑家的人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”郑成功疯狂的笑着。
  凌寒动了动唇:“我用恋依跟你交换。”
  郑世明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很多,他颤抖的说道:“你...你说的可当真?”
  “你看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?”凌寒冷眼撇像郑成功。
  郑成功的心里一悸,脑海里浮现出另外一个眼神犀利的人的轮廓,果真是父子俩,连眼神都可以那么像!
  “好,成交。”郑成功对着病床边上的两个保镖试了试眼神,两人很识趣的站在了他的身后,他往病房门口走了几步,忽然又转过身,看向凌寒,“果然有你老子的气势,不过都是一样的窝囊,女人是衣服,何必那么入戏!哈哈……”他一边笑着,一边出了病房门。
  “病人需要休息,请你们先出去。”这时候,医生惊恐的走到凌寒的身边,开口提醒道。
  凌寒转身,什么话都沒说,出了病房门,何雨沫也跟在他的身后出了病房门。
  一出病房门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來,凌寒掏出手机,按下了接听。
  “寒寒,我已经让我爸爸把他朋友请來了,安排好下午给凌奶奶做手术,你看如何?”顾宇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  凌寒波澜不惊的眸子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他点头:“好。”
  “那我马上去医院,你也快点去吧!”顾宇说道。
  “我就在医院。”凌寒回道。
  “好,我马上就到。”
  挂了电话,顾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开了自己的宝马往医院赶去。
  临近中午,下班的人潮似乎來的有些早,他开着车,看着前方的车流,不由得皱起眉头,气氛的锤了几下方向盘。
  抬头看到前面的车移动了,他也跟着启动了车,沒走多长一点,又开始堵了起來。
  他气氛的开了一半的车窗透气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拨出去的时候,视线无意中停在了窗口外的某处,他的目光收紧,放下手机,直接下了车。
  “小姐,你沒事吧?”顾宇弯腰扶起了摔倒在地上的女人。
  何雨洁抬起头,额头上渗出一些细细的汗水,忙对着顾宇道谢:“谢谢你,我沒事,就是刚刚不小心绊倒了。”
  “沒事就好,那你注意点,我先走了。”顾宇说着便要转身。
  何雨洁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。”
  转身匆忙的上了车,看着前面的车流缓速前进了,顾宇忙发动了车子,继续往前进。
  半个小时后,顾宇总算來到了市中心医院,刚把车子停在了停车场,他伸手准备开车门的时候,却看到了一道令他厌恶的身影。
  郑世明!!!他竟然在这,顾宇正准备无视他,直接走开的时候,却无意中看到了他的身边正站着另一个女人,那女人恰好是自己刚刚在路上看到摔倒的那个……
  不过顾宇也沒多去在意,郑世明的女人本來就很多,这也不稀奇!
  赶到住院部的时候,凌寒正站在白月华的病房前,他一直在踌躇着要不要走进去……
  “寒寒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顾宇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拍了拍凌寒的肩膀。
  凌寒沒有转身,只是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白月华,良久之后,他突然开口问道:“我爸爸的死和奶奶有关!”
  “寒,你在说什么?”凌寒话一出口,顾宇就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向他,这实在是太夸张了吧!
  凌寒完全忽视了顾宇的反应,抿着嘴,“如果要是真的……”
  “不,不可能是真的。”凌寒的话还沒说完,顾宇已经打断了他。
  凌寒继续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沒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  顾宇抬头,看向凌寒的侧脸,一时间,他竟然觉得凌寒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,有些让他陌生,却又说不出來具体是哪里变了……
  凌寒走之后,何雨沫一直守在黄丽雅的病房外,看着进进出出的护士,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  脑海里还是凌寒和郑成功对峙的场景,他竟然用恋依换阿姨,说明他肯定是原谅阿姨了,想到这里,何雨沫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,心情莫名的好起來。
  “宝宝,你爸爸原谅奶奶了,以后我们一家人会幸福的在一起生活的。”何雨沫伸手抚了抚微微凸起來的小腹,嘴角的笑意暖暖的。
  其实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明明是一件很简单普通的事情,但是对于一些人來说真的只是奢求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