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手术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下午三点,白月华从ICU里面被护士推出來,站在病房前一脸不安的凌寒看到奶奶出來的时候,想也沒想的就凑上前去。
  此时的白月华虚弱极了,只见她的双眼眯成一条细线,她看着凌寒,双唇动了动。
  凌寒立马凑到她的面前:“奶奶,你说什么?”
  白月华吃力的重复道:“一定要…要和小雨结婚,保住...保住......”凌氏,后面的两个字,还沒來得及说出口,她的双眸已经闭上了。
  平时身体还不错的她,真沒想到病如山倒,一下子就成了这个样子了。
  护士已经越过凌寒,推着白月华进了手术室,凌寒看着手术室的门缓缓的推上,剑眉皱出了一道深纹。
  “寒,相信凌奶奶会沒事的。”顾宇走到凌寒的身边,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,良久之后,他缓缓的开口:“奶奶让我娶慕容雨。”
  顾宇表情微僵,笑道:“慕容雨那丫头也挺好的啊!”
  凌寒抬眸,一双乌黑的眸子怔怔的看着顾宇,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眼神,反正顾宇是浑身都不舒服。
  “寒,明明你自己的心中就有答案了。”看了一眼凌寒一脸的复杂之色,他继续说道:“有时候可以适当的随心去做一件事,你的生活里不应该仅仅只有艾莱依,只有家族利弊。”顾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  这么多年來,他是看着凌寒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,就是因为比自己成熟稳重,所以承担的也随之变的很多。而他一直都在随性的生活,他从來不会去为了家族的利益去干自己不喜欢的事,因为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去牺牲,天塌下來了,还有哥哥顶着。
  凌寒并沒有回答顾宇的话,视线再次转向手术室的门,他挺直了腰板,一脸的冷峻。
  顾宇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,也许他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,该说的都说了,说多了也不管用,凌寒从來都不是那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改变自己观点的人,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多说什么,因为他知道多说无益。
  ……
  陈涵赶到医院的时候,在病房里沒有看到何雨沫,问了几个护士之后,才找到了她。
  一见到何雨沫,陈涵一边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,一边强忍着喘息说道:“何雨沫,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吗?”
  陈涵的话传入到何雨沫的耳边,何雨沫这才反应过來,自己都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,她扯了扯嘴角:“涵涵,。ET”
  “是啊,我來了,你这个不听话的家伙,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。”说话之间,陈涵已经抓起何雨沫就往病房走去。
  何雨沫挣扎着,“涵涵,我有事。”
  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陈涵看也沒看何雨沫,继续往前走着。
  何雨沫微皱起眉头:“凌寒的妈妈病了,就在这间病房。”
  听了何雨沫的话,陈涵微愣,继而又转过身來,沒好气的白了她一眼:“人家都要娶年轻漂亮的豪门大小姐了,你还在这里当什么烂好人!”
  “不是,涵涵,你听我说嘛!”何雨沫依旧挣扎着。
  陈涵无奈,这才松开拉着何雨沫的手,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,双手抱着胳膊,居高临下的说道:“你说,我倒是听听你还有什么理由!”
  “涵涵,阿姨在我住院的时候帮了我很多,她是个好人,现在住院了,我也要照顾她。”何雨沫解释道。
  陈涵斜睨着她,良久,何雨沫低着头都要把地缝里面的蚂蚁看出來了,陈涵这才幽幽的开口道:“沫沫,只要你不后悔就好,我以后不会管你了。”
  “哎呀,涵涵,你不要生气嘛!”何雨沫开始使出撒娇的绝技。
  只是这招对陈涵好像沒了什么作用,她背对着何雨沫,看不到脸上是什么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我沒生气,走吧!我陪你。”
  何雨沫嘴角一勾,走上前挽住陈涵的胳膊,娇声说道:“涵涵,我知道你最好了。”
  陈涵冷撇了她一眼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,“就你嘴甜!”
  “对了,涵涵,你最近见到露露过了吗?好久都沒有看到过她了,有点小想她呢!”何雨沫挽着陈涵的胳膊问道。
  陈涵的身体微僵,脸上滑过一抹复杂之色,她淡淡的笑道:“沒,我也好久都沒有见到她了。”
  “哎,我们三个好久都沒有聚到一起了。”何雨沫不禁感慨道。
  陈涵沒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在医院的长廊里走着,这个时候沒有什么人,脚下的脚步声显的那么的清晰响亮,一下一下又一下……
  很多年之后,她回想起这段时光的时候,忍不住轻笑,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明明走着相同的路,却有着迥然不同的想法……
  到了黄丽雅的病房的时候,刚好赶上护士给她检查出來,何雨沫拦住护士问道:“请问里面的人怎么样了?”
  护士看了一眼她,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情况都还好,病人已经醒了,你们可以去探望了,不过要注意时间,病人身体还很虚弱,需要休息。”
  “嗯嗯,谢谢你,护士小姐。”何雨沫感激的笑了笑。
  推门走进黄丽雅的病房,黄丽雅正看着窗外,看到何雨沫进來的时候,她慌乱的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,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:“沫沫來了。”
  “阿姨,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?要不要喝水?饿不饿?”何雨沫一连窜问出了很多的问題。
  黄丽雅温柔的笑了笑,摆了摆手:“沫沫,你坐下,我什么都不需要。”
  听到黄丽雅这样说,何雨沫悬着的心才安定下來,陈涵走到黄丽雅的床边,介绍道:“阿姨您好,我是沫沫的好朋友陈涵。”
  “谢谢你和沫沫來看望我。”黄丽雅的眼角有些湿润。
  何雨沫帮黄丽雅垫了两个枕头,让她能半靠在床头,又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,黄丽雅制止道:“沫沫,我不渴,对了涵涵,你喝水吗?阿姨不方便,沫沫这里倒了一杯。”
  “阿姨,您就不要见外,就把我当沫沫一样就行,我们随意点。”陈涵笑道。
  黄丽雅点了点头,看到陈涵的笑脸,她有点愣神,这个女孩长的很像……不,一定是她想多了,这不可能!
  “阿姨,等你病好了就不要回郑家了,郑家人都是变态!”何雨沫愤愤的说道。
  黄丽雅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:“傻孩子,你不懂,我跟他之间还有协议,不能就这样离开。”
  “阿姨,我问你,你到底还想不想回郑家?”何雨沫一本正经的看着黄丽雅问道。
  黄丽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:“能不回去当然不想了,可是……”
  “阿姨,那就不回去了。凌寒已经跟郑成功说好了,你可以不用回去了。”何雨沫说道。
  话一说完,黄丽雅的脸上立马变了颜色,她紧张的握住何雨沫的手腕:“寒答应他什么了?”
  看到黄丽雅这么紧张,何雨沫只好安慰道:“阿姨,你先别激动。凌寒只是答应郑成功把恋依还给郑家。”
  “什么!”黄丽雅双眸一下子放大,何雨沫不解的看着她问道:“阿姨,怎么了?”
  “沫沫,你有所不知,郑成功就是故意要拿我威胁凌寒的,要是恋依回到郑家的手上的话,艾莱依的财务问題根本无法解决。”黄丽雅紧张的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脑子里面一阵眩晕,她根本就沒有想过那么多,只是觉得能帮助他们母子和好就好了,根本就沒有考虑到大局。
  “沫沫,你是不是都告诉他了?”黄丽雅问道,应该是沫沫把当年的事跟凌寒说了,不然凌寒也不会这样做的。
  何雨沫点了点头,“阿姨,我不知道会这个样子。”
  “不怪你,你能不能让凌寒來见我,我还有一个办法。”黄丽雅看向何雨沫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坚定的点了点头,站在一边的陈涵立马说道:“阿姨,还是让我去吧!沫沫身子沉,不方便。”
  黄丽雅点了点头,“你告诉她,艾莱依的财政危机我有办法解决,他应该…会來的。”
  陈涵点了点头,转身出了病房的门。
  要不是为了沫沫,她应该不会再去见凌寒第二面的,说实在的她并不喜欢凌寒那个样子的人,她最讨厌总是用一种鄙夷的眼光去看待穷人的富人,例如白月华……
  然而对于凌寒的讨厌,不仅仅是因为这个,更多的是他的固执,明明自己错了,还不知悔改!
  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找到凌寒的时候,他的身边正站着另一个人,顾宇。
  陈涵笑了笑,走到凌寒的身边,语气沒有丝毫的波澜,“凌总,黄阿姨醒了,现在要见你。”
  凌寒沒有转身,而是轻动双唇:“请你替我转告他,我现在沒空,有时间了会去看她的。”
  “她有急事,关于艾莱依的财政问題的。”陈涵淡淡的提醒道。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然而站在一旁的顾宇早就急了,从他看到陈涵的第一眼时,心里竟然会莫名的激动,那种心里砰砰跳个不停的感觉,他还是第一次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