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葬礼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白月华的葬礼是在三天后的一个上午,毕竟曾经是那么一个影响商界的风云人物,葬礼上來了很多人,全都是一身的黑色。ET
  何雨沫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小腹明显的凸起,凌寒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身边,向每一个过來献花敬礼的宾客礼貌性的点着头。
  这几天凌寒几乎沒有吃任何东西,脸上的憔悴之色十分的明显,她偷偷的斜看了一眼凌寒,心里还是忍不住滑过一阵隐痛,她在他的身边,什么也帮不了他,这是最挫败的一件事。
  “凌总,节哀顺变。”还在何雨沫失神的时候,耳边传來一个熟悉的声音,她不由得身体微僵,转眼看过去的时候,脸色不由得变的很苍白。
  竟然是郑世明,他的身边是驻着拐杖的郑世明!
  “郑经理出狱了?可是真是恭喜。”凌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  郑世明的脸上升起了怒气,转眼看到何雨沫的时候,嘴角忽然绽开一抹笑意,“我还说这是谁呢!沫沫,好久不见啊!呦!肚子都这么大了,好像沒听说你结婚吧?未婚先育的感觉很好吗?我倒要……”
  “啊…”郑世明的话还沒有说完,凌寒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,双眸燃起了怒火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闭上你的狗嘴!”
  “你……”郑世明的脸上滑过一抹阴狠。
  看到即将打起來的二人,何雨沫立马走到凌寒的身边,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,在他耳边说道:“寒,不要和这种人渣生气,我们给奶奶留一片安静吧!”
  听了何雨沫的话,凌寒抓着郑世明的手慢慢的放松,最后移开,他冷冷的吼了一句:“滚!”
  郑世明嘴角的笑意不减,伸手把领口整理了一下,刚准备说话的时候,郑成功却制止住了她,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凌寒,问道:“恋依的收购企划书凌总何时归还给我们?”
  “等着吧!急不了这一时。”凌寒表情淡漠的说道。
  郑成功笑了笑:“好,那我等凌总的好消息。”
  郑家父子走后,凌寒扶着何雨沫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,他在何雨沫的耳边轻声问道:“累了吧?”
  何雨沫摇了摇头,“寒,我不累,我想陪着你。”
  “傻瓜,你不累,我们宝宝都累了呢!”凌寒伸手摸了摸何雨沫的脸颊,一张脸上满满的是宠溺。
  看到这个样子的凌寒,何雨沫的心里撕扯着,痛的无法呼吸,眼底的泪水忍不住滴了下來,滴在凌寒握着她的小手的大手上。
  凌寒缓缓的抬起头,看着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何雨沫,嘴角微扬,“老婆,都是孩纸妈了,怎么能这么爱哭?”
  “寒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看着你那么累,却一点忙都帮不上。”何雨沫小声抽泣了起來。
  凌寒蹲在她的面前,伸手帮她擦掉脸颊上的眼泪,深情的看着她说道:“老婆,你知道我最大的失败是什么吗?”
  “什么?”何雨沫问道。
  “看着你哭的时候,我无力的沒有办法让你不伤心。”
  “寒……”何雨沫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凌寒,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,“我沒有伤心,真的,能在你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”
  “凌总裁,好久不见。”凭空传來的女声打断了两人,何雨沫缓缓抬起头來,看到尚雪的那一秒,还是愣了愣。
  凌寒起身,转过脸看向尚雪,眉头微皱,还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。
  尚雪走上前,把手里的花献了上去,又对着礼堂深深的鞠了一躬,低头之间,嘴角那抹狡黠的笑容,隐藏的很好。
  “何小姐,还记得我吗?”尚雪走到何雨沫的面前,嘴角大笑的问道。
  她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何雨沫微凸的小腹时,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眸子里闪过一抹阴冷,她怎么配拥有凌寒最美好的爱?
  “尚小姐好,我怎么会不记得你?”早在尚雪去鲜花的时候,何雨沫已经调整好了心情,嘴角带笑的看着尚雪回道。
  尚雪点了点头,“何小姐好记性,我也记住你了,一直都在记着。”
  何雨沫并不知道尚雪这句话真正的用意,但是凌寒突然插了进來,“如果沒事的话,尚经理可是先去入座了。”
  他故意叫她的是尚经理,而不是名字,这样的疏远让尚雪的心里极其不平衡,她笑了笑,故意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,对着凌寒说道:“凌总,别忘了我们的约定,我可是随时等着。”
  话一说完,她脸上带着不减的笑意,转身走开了。
  听了尚雪的话,何雨沫还是不免心生好奇,凌寒和她还能有什么约定?!
  “老婆?”看出了何雨沫的失神,凌寒轻声叫道。
  何雨沫摇了摇头,抬眸看向凌寒,“怎么了?”
  “老婆,你不要多想,我之前恢复记忆是尚雪帮忙的,我只是答应她去见一次她的女儿而已。”凌寒解释道。
  “馨儿?”何雨沫说道。
  凌寒点了点头,何雨沫脸上的疑虑依旧不减,馨儿,,,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,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却隐隐有些芥蒂呢?
  还真是那句怀孕期间的女人容易多想,她现在都觉得她的脑子里面总是乱糟糟的,明明不想想那些有的沒的,可是总是有意识无意识的就去想了……
  “沫沫,寒。”顾宇走到何雨沫和凌寒的面前打着招呼。
  何雨沫对着他笑了笑,凌寒开口问道:“公司怎么样了?”
  “放心吧!我都帮你盯着呢!股价虽然沒有回升,但是等到融资到了,应该沒问題。”顾宇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  凌寒点了点头,脸上的担忧之色这才稍稍减少一些,顾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支持你。”
  “对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支持你。”黑鹰不知什么时候,从顾宇的背后走了出來。
  顾宇一脸不甘:“学我干嘛?”
  黑鹰直接赏给了他一拳,“谁学你啊!是你抢我台词。”
  看着争论中的两人,何雨沫忍不住掩嘴而笑,明明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,整天还都这么的不正经。
  “我们先下去了,不在这里影响你们。”黑鹰一只手放在顾宇的肩膀上,硬生生的把顾宇给托了下去,看着顾宇龇牙咧嘴的样子,何雨沫对着他吐了吐舌头,活该!
  “寒,沫沫…”黑鹰和顾宇前脚一走,黄丽雅后脚就走了进來。
  何雨沫看着一脸苍白的黄丽雅,关切的问道:“阿姨,你怎么不再医院躺着,來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“沫沫,我沒事,我只是想來看看。”黄丽雅的声音有些颤抖,视线看到礼堂上白月华的遗像时,她忍不住掩了掩泪,“老夫人这一身活的太累。”
  “阿姨,你别那么伤心,身体要紧。”何雨沫微皱眉,伸手抱住了黄丽雅,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。
  她是寒的妈妈,在心里她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妈妈……
  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,凌寒走近,伸出长臂,把两个人都圈在了怀里。
  感觉到凌寒的拥抱,黄丽雅身体微僵,眼角的泪水像是断了的线,这么多年了,她做梦都不敢想凌寒会抱住她,沒想到现在却真的发生了。
  她不敢奢求凌寒原谅她,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拥抱,她已经很知足了!
  “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。”何雨沫坚定的看着黄丽雅,又抬头看了一眼凌寒。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但是何雨沫能感觉到,他在心里已经原谅了阿姨,毕竟能有一个亲人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儿……
  “凌总,黄夫人。”慕容老爷子从外面走了过來。
  凌寒松开何雨沫和黄丽雅,快步走到门口,歉意的说道:“慕容董事长大驾,凌寒实在是有失远迎。”
  “不要在意这些表面上的,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。”慕容老爷子笑着说道,伸手拍了拍凌寒的肩膀,“以后你和小雨结婚了,我们也就真是一家人了。”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而是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:“请。”
  慕容老爷子抬脚进门,身后跟着的是慕容雨和慕容琛,何雨沫看到慕容琛的那一刻,有些失神,很久都沒有见到慕容琛了,她突然觉得他有些陌生,至于是哪里,她也不知道。
  对于慕容琛,何雨沫确实不是一个好的朋友,他给了她那么多的帮助,而她却一次又一次的伤他于无形之中。
  “阿琛,如果有來生,如果我还沒有遇见凌寒,如果我还能遇见你,那么请让我追你,就算被你拒绝一百次也可以。”何雨沫在心里默念着。
  慕容琛的目光落在了何雨沫的身上,四目相对,何雨沫竟然有些心虚,目光快速的闪躲,慕容琛立马转了目光,沒有继续看她。
  沫沫,我想这辈子能默默的守护你就好,只要你开心就好……
  看着礼堂上面白月华那张慈爱的笑容,慕容雨一时难受起來,她忍不住掩了掩眼角的泪水,凌奶奶对她的好,她这辈子都忘不了……
  可是世事弄人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所以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让以后不留下任何遗憾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