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八章离开是另一个起点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一周之后的午后,何雨沫一个人坐在阳台上享受着日光浴,最近开始嗜睡起來,比如现在,明明都睡了一上午了,刚晒了下太阳,就开始想睡觉了。ET
  宝宝快四个月了,医生检查的一切都很正常,何雨沫每天摸着慢慢变大的肚子,心里说不出的幸福,最近现了起來,她开始继续给至善至美投稿子。
  只是稿子的主題换了,她用的是孕妇为題材,似乎现在还沒有哪个设计师敢把孕妇装提升到时尚的领域。
  当然何雨沫也从來沒有想过,只是最近跟涵涵一起去孕妇装店里的时候,她发现市场上的孕妇装实在是太少了,样式还都是一些很丑很丑的,当场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孕妇装提升到另一个层次。
  其实一个女人一生有两次最美的时候,一次是穿上婚纱对着心仪的人说我爱你的时候,另一次便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时候,所以怀孕中的女人也是最美的……
  暖阳照在身上暖暖的,阳台上有一棵探进來的大榕树,斑斑驳驳的树影照在地面上,隐隐约约,时动时静。
  这段时间过的实在太舒心了,她都能感觉到腰上已经长了一层厚厚的肉,昨天去药店的时候称了称体重,她自己都吓到了,竟然上了一百了,足足比以前长了十斤。
  凌寒还嘲笑她是猪婆,最后的结果是她惩罚他把她背回去,凌寒还真就把她从药店背到家里,半个小时的路程,回到家竟然还沒怎么喘气,臭男人把身体锻炼的不错嘛!
  正准备拿起放在杂志上的手机时,手机却响了起來,何雨沫拿起手机就放在耳边,“涵涵。”
  “沫沫,我…”陈涵欲语又止。
  何雨沫好奇的说道:“涵涵,有话直说,怎么了?”
  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儿,就在何雨沫以为陈涵是不是挂了电话的时候,她突然开口了,“沫沫,我,,,我要出国了。”
  何雨沫愣了一下,“什么时候?”
  “晚上七点的飞机。”陈涵的声音异常的冷静。
  何雨沫追问道:“什么时候回來?”
  “想回來了会跟你打电话的,我现在到机场了,先不跟你说了,沫沫,珍重。”陈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已经挂了手机。
  “小姐,夫人已经等你多时了。”身边的保镖提醒道。
  陈涵扯了扯嘴角,转身看了一眼车水马龙的马路,嘴角的那抹苦笑显的那么的刺眼,“汉市,别了。”
  “走吧!”她转脸对着那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说道。
  被挂断电话之后,何雨沫又回拨了好几次,都是无法接听,她开始有些急了,涵涵这个时候出国要去做什么?
  “凌寒,你快帮我查查,晚上七点出国的航班有哪些?”何雨沫迫不及待的拨通了凌寒的电话。
  此时的凌寒正在盯着枯燥无味的数据,看到何雨沫的來电提醒时,心里不免有些激动,但是当她的第一句话问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的时候,凌寒满心的期待一下子化成了泡沫。
  “查这个做什么?”他拖长了声音,明显的不满。
  何雨沫着急的说道:“涵涵要出国了,我感觉她有事。”
  “出国就出国呗!你操那么多心干嘛?”凌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炸毛,“你到底给不给我查?不查我就去开电脑了,后果自负。”
  何雨沫是故意威胁凌寒的,因为他一直不让自己玩电脑,怕电脑的辐射会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影响。
  听了何雨沫的话,凌寒只好妥协,“老婆,你乖乖的,我马上查。”
  “好的,老公真听话。”何雨沫甜甜的说道。
  听到何雨沫的称呼,凌寒的心里莫名的很兴奋,快速的看了看航班信息之后,他对着电话说道:“老婆,晚上七点只有一趟航班,是到米兰的。”
  “好,谢谢老公。”何雨沫故意把声音说的嗲嗲的,对待男人,还是要软硬兼施。
  凌寒可沒有那么容易被何雨沫迷惑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去机场?”
  “老公真聪明,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去门口打的过去。”何雨沫随意的说道。
  凌寒反驳道:“不行,你等我,等我回去送你去。”
  “不行啊,你回來都到什么时间了?肯定赶不上啊!”何雨沫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现在是四点半,从公司到家里少说也要一个小时后,然后去机场差不多还要二小时,根本就赶不上嘛!
  “等我。”凌寒命令道。
  知道自己根本就争不赢,何雨沫只好妥协,轻叹了一口气,“好吧,我等你。”
  挂了电话,何雨沫可沒想过就这么坐以待毙,她又给顾宇打了一个电话。
  顾宇正坐在会议室,可不要以为他是在开会,是父上大人让他跟着哥哥熟悉公司,这才开了半个小时的会,他还只是在旁边坐着旁听,都已经都不鸟了。
  看到手机响了起來,他心里可是乐开了花,正在流畅的讲述着PPT的人,被嘈杂的手机铃声打断,顾宇起身对着周围的人歉意的弯了弯腰,马上一溜烟儿的从门口溜了出去。
  “沫沫,你可是大救世主啊!”一接电话,顾宇就开始夸夸其谈。
  何雨沫沒有心思儿去跟他开玩笑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顾宇,涵涵要出国了,七点的飞机,我感觉她有点不对劲,你快点去看看。”
  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顾宇显然是一下子沒有反应过來。
  何雨沫耐心的重复一遍:“我说涵涵晚上七点的飞机要出国,你快去看看。”
  “好,我知道了,沫沫谢谢你。”顾宇挂了电话,冲到会议室,在顾鑫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顾鑫点了点头,他这才从会议室出來。
  以最快的速度冲到电梯前,看着电梯上的楼层还在六十几层,而他这里才是二十楼,意味着还要等很久。
  顾宇來不及多想,冲到楼梯门前,伸手推开了门,一层一层的下着楼梯。
  从二十层楼梯下來之后,顾宇已经双腿发软,找不着北了。
  不过他还是强撑着去停车场开车,把车开出來的时候,随手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五点了,还有二个小时飞机起飞,也就是他必须在一个小时内赶到天河机场。
  从顾氏建筑到天河机场还隔着一条江,平时的时候也要一个班小时,还别说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了,堵车又是那么的严重。
  不过顾宇管不了那么多了,加大了油门在马路上飞跑着,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给陈涵拨了过去。
  只是电话那头一直占线,或者直接是无法接通。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顾宇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,他觉得如果在这一次错过陈涵,那么一定会永远的错过……
  脑海里浮现出和粗暴女在一起的各种场景,顾宇此时才发现,他们的回忆真的很多。
  而她是第一个女人,能让他回忆起來,会莫名的开心。
  赶到机场的时候,已经是六点过十分,明明很远的地方,顾宇愣是一路飚车,还顺带闯了好几个红灯,飞奔过來的。
  机场的大厅里人來人往,顾宇一边不停的给陈涵拨电话,一边到处看着四周的身影。
  此时的陈涵正在候机室,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,看到顾宇一个又一个的电话,她知道一定是沫沫告诉顾宇了。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即使是到了现在,她在心里竟然还会对顾宇有一些期待……
  “见鬼的!他算个屁啊!”陈涵不知不觉中骂了出口。
  身边站着的两个保镖相视一看,其中一个还是问了句:“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  陈涵看了他们一眼,“沒事,她不是去洗手间了吗?怎么还沒來?”
  那个自称是自己母亲的女人,陈涵实在是沒有一丁点儿的兴趣,除了陌生还是陌生……
  “我去问问。”保镖说着已经开始拨电话了。
  陈涵目光呆滞的看着前面,过了一阵,她对着另一个保镖说道:“我想去上厕所。”
  那人的脸色有些纠结,陈涵撇了撇嘴:“好吧,不为难你了,等他打完电话,一起去。”
  沒多久,打电话的保镖走了过來,低头恭敬的说道:“小姐,夫人在电话里面说,集团临时有事,她已经先走了,她交代我们要好好保护小姐。”
  “然后呢?”陈涵轻叹一口气。
  保镖的脸色有些慌神,“沒然后了。”
  “那好,我现在要去上厕所。”陈涵说道。
  “好的,我们陪您一起。”
  陈涵瞥了他一眼,沒有说话,而是带头走在前面。
  她并不知道去了米兰,等待她的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挑战,不过她已经想好了,忘掉过去的一切,从新开始。
  “小姐,洗手间在那边。”保镖好心的提醒道。
  陈涵抬头看了看,又转了方向,好吧,确实是她走错地方了。
  但是当她刚刚走了几步之后,双脚停在了原地,再也沒有勇气去抬起來往前多走一步……
  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形,他一身衬衣西裤,一脸的急切之色。
  顾宇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