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欠一个承诺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何雨沫看着身后那张浓妆艳抹的脸,在心里颤了颤,表面上却故装淡定,脑子里在高速的旋转着,到底要不要打招呼呢?
  “几个月了?”
  何雨沫沒有想到的是她还沒有开口说话,对方却先问了起來,她看着玻璃镜子,眼睛有意无意的扫到身后那人的表情,最后用一种极其淡漠的口吻说道:“四个月了。”
  “呵呵,四个月了,可真是过的快啊!”尚雪嘴角轻扬,随手从手提包里掏出了一包香烟,啪!火机上燃着有蓝色的火焰,递到何雨沫的面前,“帮我点支烟!”
  何雨沫转身,眸子里带着一丝怒意,却还是尽量保持礼貌的样子,“不哈意思,我先走了。”
  “何雨沫,你还记得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,我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艾雪突然转了话題。
  何雨沫背对着她,沒有转身,脚下也沒有迈出去步子,她淡淡的回道:“忘了。”
  “何雨沫,你不可能忘了,你骗不了我。”尚雪在何雨沫的身后笑的花枝招展,笑到后面脸上的表情都变的崎岖了,她目光一转,嘴角阴狠的说道:“我说我不会祝你们幸福!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”
  “那我也再跟你说一次。”何雨沫转身,一脸坚定的看着尚雪,唇嘴轻动:“我不需要你的祝福,我只要我自己的幸福。”
  “何雨沫,你真以为你爱上的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吗?过你自己的幸福?呵呵,在这个圈子里面,还就沒人能过自己的幸福,就算有那幸运的一个,我相信不是你。”尚雪轻蔑的笑了笑。
  何雨沫无心跟她继续做这些无谓的争论,伸手开了洗手间的门,一打开门,正好对上凌寒正站在那里抽烟,本來就有些火大,看到凌寒抽烟,更加恼火了。
  她走到凌寒的面前,抬脚毫不犹豫的踩了凌寒一脚,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抽什么抽!不怕得肺癌啊!”
  凌寒有些莫名其妙,怔怔的看着何雨沫的背影,刚准备追上去的时候,身后的一道声音叫住了他。
  “凌总,还记得我吗?”尚雪嘴里叼着一根烟,吞云吐雾。
  凌寒摁灭了手中的烟,眉头轻皱:“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
  眼前的尚雪真的让他陌生极了,在他心中尚雪一直都是个端庄贤淑识大体的女孩,而现在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浓妆艳抹,看起來庸俗无比的风月女子,要不是那张相同的脸,他怎么也不会把她与尚雪联想起來。
  分明就是两个迥异的人……
  “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尚雪勾了勾嘴角。
  凌寒轻抿着嘴,沒有说话,尚雪走到他的身边,眼神扑朔的看着他,“你还欠我一个承诺呢!”
  听了尚雪的话,凌寒眉头微皱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  尚雪等大双眸看着凌寒,嘴角打了一个酒咯,“我不想怎么样!你为什么也学起了何雨沫,我告诉你,你们越是这样我越是开心。”
  “看到你们的不安,真的很大快人心!”尚雪面目狰狞,眸光里已经沒有什么光彩,看來是酒精的后劲來了。
  “你醉了。”凌寒淡淡的说道。
  尚雪摆了摆手,“我沒醉,我一直都清醒着……”
  说着话,她一个不稳,踉跄的靠在了墙边,又顺着墙面滑坐在了地上,凌寒眉头微皱,这样的尚雪,真是让他陌生极了。
  “凌寒,你走吧!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尚雪冷冷的瞥了一眼他,嘴角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。
  凌寒上前一步,蹲下去,伸手扶起了尚雪,在她耳边淡淡的说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  尚雪怔怔的看着她,眼角不由自主的滑过一滴眼泪,凌寒,你为什么要这样?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更有负罪感!
  何雨沫在机场大厅站着,人群中,她一眼就看到了一副落魄样子的顾宇,她忙走到顾宇的面前,“涵涵呢?”
  “走了。”顾宇沒有抬头,表情淡漠的回道。
  何雨沫心里一惊,涵涵终究还是离开了,只是这一去,不知道再见是什么时候了。
  “寒呢?”顾宇抬起眸子,看着何雨沫问道。
  “在后面。”说着,何雨沫便转身看过去,凌寒正抱着尚雪从人群里走过,她本來想叫住凌寒的,可是张了张嘴,却始终都沒有叫出來。
  她就那样默默的看着凌寒抱着尚雪往机场的门口走去……
  “为什么不叫他?”顾宇看向何雨沫问道。
  何雨沫摇了摇头,淡淡一笑:“我相信他。”
  顾宇微微有些愣神,相信?信任这个词,早就被遗忘在了他的字典里!
  “那我送你回去吧?”顾宇问道。
  何雨沫拒绝道:“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  “好吧,那我陪你一起。”顾宇扯了扯嘴角,何雨沫笑着说道:“好了,别勉强,明明就笑不出來,这样勉强的笑容丑死了。”
  顾宇咧嘴笑了笑,这次的笑容看起來很纯真,是那种简单的笑容,就像是不懂事儿的孩童得到了一颗期待已久的糖果一般。
  “沫沫,我想等她。”顾宇抬起头,嘴角的那抹浅浅的笑容看的让人有些失神,何雨沫愣了愣,说道:“涵涵是个好女孩。”
  “我知道,所以我不想错过她。”顾宇坚定的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拍了拍他的肩膀,只是让她沒有想到的是顾宇说完这句话之后不长的时间里,他又回归到了之前糜烂的生活……
  有些时候,不是我们不愿意一心一意的去等一个人,而是大多数人会把等待作为是生活中的一部分,而并非是全部。
  一个小时之后,凌寒的身影出现在机场入口,他着急的看了看四周,看到何雨沫正坐在旁边的休息位上,他大步一迈,往休息椅的方向走去。
  看到凌寒正在往这边走,何雨沫站起身,对着他挥了挥手:“凌寒,我在这里。”
  站在一边的顾宇看到这二人这么肆无忌惮的秀恩爱,恨的牙根子痒痒的,如若有一段这么深厚的感情,即使一路走來很曲折,那又算的了什么呢!
  “傻瓜,怎么不先回去?”凌寒抱住何雨沫,轻声责怪道。
  何雨沫的小脑袋埋在他宽厚的胸膛里,喃喃道:“因为我知道你还会來找我,所以我要等着你。”
  “咳咳……”顾宇在一边不自然的咳嗽着,“不要在我这个刚被人甩了的人面前秀恩爱,ok?”
  何雨沫松开了凌寒的怀抱,对着顾宇眨巴眨巴眼睛,“你可要努力了。”
  “我觉得该努力的是我,什么时候我才能做干爸啊!”顾宇皱着俊脸,满脸的抱怨。
  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着肚子说道:“小宝贝,你快点长大,看把你干爸急的。”
  “我也急。”凌寒冷不丁的插进來,何雨沫沒好气白了他一眼,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,“凌寒,我有分娩恐惧症怎么办?”
  “沒事,我陪你。”凌寒淡淡的回道。
  何雨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干脆顺便也帮我生了吧!”
  “什么?”凌寒显然沒有听到何雨沫的话,何雨沫咧嘴一笑,摇了摇头,“沒什么沒什么。”
  远在巴黎的郑怡露,此时看着天空中绚烂的烟火,嘴角轻轻一勾,烟火虽美丽,却始终是那么短暂。
  早在前几天,她已经把辞职申请递给了施诗意,并让她转交给凌寒。她不想再受郑世明的任何威胁了,要想摆脱他,唯一的方法就是彻底离开那里,不再卷进那些利益漩涡中。
  一个人走到人迹稀少的大街上,郑怡露难免心里有些孤寂,她告诉自己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。
  她伤害了那么多人,是该受到惩罚了。
  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來,她眉头轻皱,她换了新的手机号,然而知道这个手机号的人只有那个女人。
  虽然很不想再见到她,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还是不能坐视不管。
  “喂,什么事?”接了电话,她对着电话那端冷冷的说道。
  “妹妹,你不记得我了啊?”听筒里传來的声音,让郑怡露的脸色变的卡白,一直都想脱离的人,竟然还是沒法摆脱掉。
  “我不认识你。”郑怡露冷冷的说道。
  郑世明唇角一勾,“那这个你应该认识吧!”
  手机片刻失声,之后传來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:“露露,你快点來救我,他们会杀了我的,快來救我,救我……”
  这个声音,郑怡露很轻易的就判别出來了,她的表情变的严峻,语气有些急切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  “现在马上立刻出现在我面前。”郑世明语气很淡,却极其的阴狠。
  郑怡露对着电话大吼道:“我在国外,我怎么去见你!”
  “那好,给你二十四个小时,要是二十四个小时之后,我还沒见到你的人,那么真是抱歉了,我只哈把你可爱的妈妈交给高利贷了,至于他们会有什么手段,我也不太清楚,听说断胳膊断腿都是小菜一碟!”郑世明幽幽的说着。
  “你闭嘴,我答应你。”郑怡露低吼道。
  真的是命吗?当你要远离一切的时候,老天爷就喜欢跟你开玩笑,让你又回到了原点!
  可是,还能回到三年前吗?那段无忧无虑简单快乐的大学时光去哪了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