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尴尬气氛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黄丽雅出院的那天,当她踏出医院的门之后,抬眼就看到何雨沫和凌寒正站在医院门外,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何雨沫的手,手下是微微凸起的小腹,心里升起一抹莫名的温暖。
  “沫沫,你怎么來了?”黄丽雅走到何雨沫的身边问道,又伸手扶住了她,“你现在要好好在家里养着才行。”
  何雨沫摇了摇头,“阿姨,我沒事的。”
  “一起回去帮忙照顾沫沫吧!”凌寒突然说出口的一句话,让三个人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來。
  何雨沫怔怔的看着凌寒,心里满满的感激,來之前她曾跟凌寒说让阿姨回去住,凌寒并沒有正面回答她,沒想到他在心里已经想好了。
  黄丽雅一脸惊讶,片刻愣神之后,她尴尬的笑了笑:“还是不打扰你们的生活了,现在的年轻人不都是要二人世界吗?”
  “阿姨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们都是一家人,沒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,对吧?凌寒。”何雨沫看向凌寒问道。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而是走向前帮忙把车门打开。何雨沫继续对着黄丽雅说道:“阿姨,我真的需要你,我什么都不了解,你可以给我讲讲育儿经验啊!”
  何雨沫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,黄丽雅也沒有拒绝的理由,只好点了点头。
  何雨沫嘴角一勾,心里说不出的喜悦,这是寒唯一的亲人了,她不想看着他们还有什么隔阂……
  自从黄丽雅答应一起回來之后,何雨沫便和凌寒一起搬回了凌家的别墅,毕竟她们之前的房子三个人住的话,还是有些不方便。
  吴妈看到黄丽雅回來的时候,十分的惊讶,却还是友善的叫了一声:“。ET”
  黄丽雅看着别墅里的一切,心里不免升起万千思绪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这里的一切都还沒有变。
  尤其是最内侧走廊的拐角的一个书房,黄丽雅不受控制的走进那个书房,伸手推开了房门。
  何雨沫正交代着吴妈准备晚饭的事,并沒有注意到黄丽雅进了书房,而凌寒则是匆匆忙忙的上了楼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须准备好了。
  黄丽雅进了书房,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,扶着门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來,五年前的那幕依旧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。
  一次从外面逛完街回來,本來准备去找凌寒的父亲,恰好碰到白老夫人正坐在书房里,老夫人叫住了她,“作为凌家的儿媳妇该是到你给凌家做点事情的时候了。”
  “妈,你在说什么?”当时的黄丽雅还沒有经历过这么多的事,想法比较单纯。
  白月华瞪了她一眼,一张脸拉的老长,“我知道郑世明对你有兴趣,你去找他,无论什么条件都交换,让他务必给凌氏一条生路。”
  “妈,你…什么意思?”黄丽雅的声音颤抖至极,浑身都开始颤抖起來。
  白月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“我的意思你懂,我不说第二遍,做不做看你了,你在我们凌家这么多年了,我们凌家从來沒有亏欠过你,你也该还了。就算不是为了凌家,那为了小寒你也要这样做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阿姨,我找了你很久了,原來你在这里啊!”何雨沫推门,看到黄丽雅一个人站在书房里。
  黄丽雅微怔,思绪被打断,转身看着何雨沫笑了笑:“好久沒來了,想过來看看。”
  “这个是凌寒爸爸的书房吧?”何雨沫好奇的问道。
  黄丽雅点了点头,“寒以前也经常來这里,他是个爱看书的孩子。”
  “还爱画漫画。”何雨沫嘴角一勾。
  黄丽雅点了点头,表情有些失落:“只是他爸爸不喜欢他画漫画。”
  “好了,阿姨,我们去客厅坐着吧!”看出了黄丽雅实在触景生情,何雨沫只好转了话題。
  黄丽雅点了点头,跟着何雨沫出了书房,一起來到客厅坐下。
  刚坐下就听到楼上传來凌寒的怒吼声:“你说什么?为什么办不到?”
  何雨沫和黄丽雅相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,黄丽雅从桌上拿了一个苹果,开始削起了苹果。
  凌寒从楼上下來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,何雨沫招呼他坐过來。
  凌寒看到黄丽雅坐在何雨沫的身边,眉头微皱,转身走到侧边的沙发坐了下去。
  “公司的事吗?”何雨沫开口问道。
  凌寒抬眸,深邃的目光落在何雨沫的脸上,她不由得有些愣神,凌寒动了动薄唇:“不是。”
  “那就好。”何雨沫点了点头,气氛变的有些尴尬,她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厨房的方向。
  好在吴妈已经开始端菜了,何雨沫起身说道:“我们去吃蛋吧!”
  凌寒沒有说话,而是径直走向餐桌,何雨沫挽着黄丽雅的胳膊,也往餐桌走去。
  吴妈看着三个人能坐在一起吃饭,一时间竟然感慨万分,这样的场景真的太久都沒有看到过了……
  “寒,吃这个。”何雨沫伸手给凌寒夹了一块鸡肉,又从另一个盘子里面夹了一块红烧鱼递给黄丽雅,黄丽雅点头道谢。
  这么多年了,她从來沒有奢求过会能和凌寒坐在一起吃饭,沫沫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。
  “寒,多吃点。”黄丽雅夹了一个鸡腿递到凌寒的碗里,凌寒默默的接下,并沒有多说什么。
  餐桌上虽然很安静,到是沒有刚刚在客厅里的尴尬,似乎安静的很随意,并不需要去刻意的找一些话題!
  晚饭过后,何雨沫拉着黄丽雅一起去花园散步,凌寒则是上了书房。
  “沫沫,谢谢你。”走了沒几步,黄丽雅突然转身,看向何雨沫,认真的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嘴角一弯,“阿姨,你这么说就见外了。我也是有私心的,我喜欢凌寒能够快乐,您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。只有您才能带给他最贴心的温暖。”
  “真的吗?”黄丽雅目光里带着一抹惊讶。
  何雨沫点了点头:“是啊,您别看凌寒表面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挺在乎您的。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罢了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