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七章幸福在旋转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吴海把婚车开到了市郊外的一处教堂里,何雨沫从车里下來的时候,看到这里的环境,心里一下子升起來一抹暖意。
  她曾经跟凌寒说过,爱情里经历了太多的曲折磨难,婚礼的时候,能够平平静静就好了。
  沒想到无意中的一句话,竟然被凌寒记了下來。
  凌寒就是那样的一个人,总是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,不告诉别人。
  每每这样何雨沫都很心疼,心疼这样的他会累。
  “我们进去吧!”黄丽雅提醒道。
  何雨沫被黄丽雅的声音拉回了现实,她抽了抽鼻子,在黄丽雅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往教堂里面走去。
  一进门,何雨沫便愣在了原地,教堂里面被布置的十分别致,四周都是白色的彩带,还有一些淡雅的百合花装饰着。
  就在这时,郑怡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來,她一身白色的晚礼服,长长的头发及腰,头上带着一枚亮晶晶的皇冠。
  “沫沫,祝你幸福。”郑怡露笑着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來形容了,她喃喃的说道:“露露,你也來了。”
  “当然了,我是你的伴娘啊!”郑怡露挽起了何雨沫的胳膊,眨了眨眼睛,“涵涵那个逃兵,竟然把我们丢在这里,自己一个人出国玩了。”
  “谢谢你,露露。”何雨沫的眼角有些湿润。
  大学的时候,曾经开玩笑说以后结婚的话,一定会让另外两个当伴娘,沒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!
  郑怡露伸手帮何雨沫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痕,“沫沫,我们是好朋友,别说这么见外的话!”
  何雨沫点了点头,要是涵涵在这里就更好了。
  “沫沫,祝你幸福。”身边传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  何雨沫转脸看了过去,慕容琛一身黑色的西服,脸上带着笑意,缓缓往这边走着。
  “阿琛,你也來了。”何雨沫又忍不住激动起來。
  这也不能怪她,谁让孕妇的情绪容易多变呢!
  “沫沫祝福你。”慕容琛的嘴边带着淡然的笑容。
  何雨沫一时忍不住,上前一步,紧紧的抱住慕容琛。
  在她的心中,慕容琛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。
  “今天是你的好日子,不许哭。”看到何雨沫在自己的怀里已经泣不成声,慕容琛笑着提醒道。
  何雨沫抬起头,双眼朦胧的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  紧接着从台上走下來的是凌寒,凌寒身穿一身西服,左边的口袋里放着一束花,下面写着新郎的字样,何雨沫就这样看着他往自己这边走过來,心跳的速度快到她要晕过去了。
  走近的时候,这才发现凌寒的身后是顾宇,他正一脸怨言的一手牵着一个小屁孩,一走到何雨沫这边,就开始抱怨了:“沫沫,本來我都是伴郎的,是黑鹰那家伙把我的伴郎给抢了!”
  话一说完,他便咬牙切齿的等着站在一边无所事事的黑鹰,他一脸的不行你咬我的表情。
  何雨沫无奈的笑了笑:“就不能正经点啊!”
  “我很正经的好不好?”顾宇气鼓鼓的撇了撇嘴。
  何雨沫摇了摇头,顾宇要靠谱了,那还真沒有不靠谱的了。
  “沫沫。”凌寒深情款款的看着何雨沫,一只手伸在她的面前,“让我照顾一辈子可以吗?”
  “寒……”看着凌寒伸过來的手,何雨沫一时愣在了那里。
  她从來都沒有想过和凌寒结婚的样子!
  “快说话啊!”顾宇在一边急不可耐的说道。
  身边的黑鹰立马一手勾住他的脖子,把他带到角落里去“修理”了。
  “沫沫,好吗?”在众人的目光里,凌寒再次开口。
  何雨沫激动的点了点头,把手放在了凌寒的手心。
  这一刻,她实在是等的太久了!
  凌寒嘴角一勾,轻轻的牵着何雨沫往台上走去,众人都跟在她们的身后。
  “寒,谢谢你。”何雨沫抬眸看向凌寒,嘴角轻动。
  凌寒转脸,深情款款的看着她,“沫沫,我准备这一天很久了。”
  “啊?”何雨沫有些不解。
  凌寒嘴角一勾:“沒什么,我太期待了。”
  为了这场别致的婚礼,凌寒在一个星期内把婚纱设计出來,又亲自过來布置的会场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今天。
  台上一个身穿教士服的教父已经蓄势待发,走到上台的台阶前的时候,凌寒突然弯下身,把何雨沫抱了起來。
  何雨沫微愣,完全沒有想到凌寒竟然会把她公主抱起來。
  糟了,暴露体重了!
  何雨沫刚这样想,下一秒,凌寒在她的耳边轻轻吐着热气:“笨老婆,你又重了。”
  听了凌寒的话,何雨沫的脸刷的红了起來,她紧咬住下唇。
  “你敢嫌弃我!”何雨沫揪住凌寒的鼻子威胁道。
  凌寒立马求饶:“老婆求放过。”
  “下次还敢不敢?”
  “不敢了!”
  台上的小动作全都尽揽在台下人的眼里,黑鹰突然凑到郑怡露的身边,嘴角一勾:“羡慕了?”
  “要你管!”郑怡露狠狠的瞪了一眼黑鹰。
  黑鹰当然不会那么薄脸皮,继续厚脸皮的说道:“要不以后我们结婚也这样?”
  “谁要跟你结婚了!”郑怡露伸出拳头就想对着黑鹰捶过去,不过黑鹰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,一只手迅速扼住她的手腕,让她动弹不得。
  “何雨沫小姐,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”教父对着何雨沫说道。
  何雨沫看了凌寒一眼,嘴边露出一抹笑容,坚定的回道:“我愿意。”
  教父又把这段话念给凌寒,凌寒亦是坚定的回道:“我愿意。”
  最后教父对着台下的众人问道:“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?”
  台下突然安静的下來,顾宇突然站起身,对着台上叫道:“可不可以抢亲?”
  话闭,他已经消失了!
  接着是一声声的哀嚎声,台下的人都很温柔,不会打脸的!
  小宇宇,你就好好受着吧!
  ……
  场面陷入困境中,凌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……
  看到是增资银行行长的电话,凌寒还是按了接听键。
  “凌总,您好,我准备对艾莱依二度增资,您的母亲黄丽雅女士说的对,艾莱依是一家值得我们投资的服装公司。”
  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  挂了电话,凌寒久久的不能平复,原來增资的事,是她帮了自己……
  他的视线看向坐在台下的黄丽雅,她正看着疯闹成一团的人,嘴角抿着淡淡的笑容,凌寒在那一刻突然觉得她是一个孤独的女人。
  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……
  本书完!
  何雨沫:此生,有你足以!
  凌寒:我拼尽全力只为让你更幸福。
  尚雪:我以为我是恨她的,可是当她去世的时候,我竟然笑不出來,原來一些仇恨可以淡化。
  我醉醺醺的告诉凌寒说,我不会祝福你们,其实我在心里已经接纳了他们。
  陈涵:我一直以为我的爱情可以再等等,可是后來我发现,只有变得强大了,再会有人爱。
  顾宇:我一直都以为爱情这种玩意儿,根本不会发生,直到遇见了陈涵,我才觉得我会为一个人倾心。错过她,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  郑怡露:我的人生从來都沒有幸运过,我极度何雨沫的幸运。可当我当我伤害了她之后,我才发现原來我的心里还有感情可言,所以我一定要帮她,让她幸福。
  莫言:她曾经说我像一阵风,飘无定形,后來我真的变成了一阵风,可是她却不在了。
  黑鹰:我曾经带给了她最不堪的记忆,我只想让她在之后的人生中更好一点。
  尾声: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有人叫了起來,教堂的外面竟然发生了大火,大火已经蔓延到了教堂里面。
  这座教堂本來就是大理石和木头做的,燃烧起來火势发展的很迅速。
  凌寒立马抱着何雨沫跑了起來,刚走沒几步,一不小心被燃烧着的木桩子打中了,半跪在地上,他竭尽全力轻轻的把何雨沫放在地上。
  生怕她的肚子会受到撞击……
  所有人都在往外面跑,现场十分混乱,何雨沫已经被浓烟醺的睁不开眼睛,凌寒也沒有多少意识了。
  但是他们俩一直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……
  慕容琛冲进火海,扶起凌寒,何雨沫也跟着起身,手上传來一抹冰凉,她隐隐约约看到是郑怡露,便抓住了那双手。
  慕容琛看到郑怡露正扶着何雨沫,便专心把凌寒转移出去。
  何雨沫在郑怡露的搀扶下,慢慢的往门口走去。
  就在接近门口的时候,郑怡露眼看着后面的石柱子也要倒下來了,她伸手把何雨沫推了一把。
  何雨沫踉跄着走了几步,顾宇立马走过來扶住她。
  转身的时候,郑怡露已经被压在了燃烧着的石柱子下面。
  “露露!”何雨沫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,晕倒在顾宇的怀里。
  黑鹰立马跑到郑怡露的身边,满脸急切的叫道:“露露,你别怕,我马上救你出來。”
  郑怡露惨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,嘴角流下來一抹殷红,她虚弱的说道:“黑鹰,谢谢你帮我救出我妈。这些都是我自作自受,谁让我做错了那么多事,现在该是我偿还了。”
  “露露,你别说话,我一定会救出你的。”黑鹰急的满脸大汉。
  郑怡露摇了摇头:“黑鹰,答应我,不要告诉她们之前的事情,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阴暗。”
  “我答应你!”
  ……
  火灾经查实是人为的,因为有部分摄像头沒有被损坏,警方介入调查,查出是恋依前总经理郑世明的所为。
  郑世明再次入狱,不同的是这次再也沒有人能把他保释出來了……
  三个月后,凌寒带着何雨沫去医院产检,产检完又顺便去看了郑怡露。
  那场火灾并沒有夺去她的性命,但是因为头部受到损伤导致一直沒有醒过來。
  凌寒请了最好的医生,所有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未知数,然而黑鹰却赶走了所有医生,并坚持要留在郑怡露的身边。
  凌寒和何雨沫走后,守在郑怡露病床前的黑鹰,在帮郑怡露擦脸的时候,突然发现她的睫毛闪动了几下,他激动的手一抖,毛巾掉在了郑怡露的脸上。
  郑怡露微皱眉,几秒之后,缓缓的睁开双眸。
  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,以及那张陌生的脸,她动了动唇:“这是哪?你是谁?”
  “我是你男朋友。”黑鹰嘴角一勾。
  ……待续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