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明目张胆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悠优雅的迈动双腿,走到一名家丁面前,细细打量他手中的匕首,许久,缓缓说道:“悠儿的确看到八姨母拿着这把匕首欲与行凶”。
  柔婉青柳眉一横,指着姚纾大喝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”?
  “慕容悠,你为什么要害我?为什么?我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要害我”?忽然,姚纾爆发般冲上去揪住慕容悠的衣襟,她怎么也没想到慕容悠会帮着慕容倾苒诬陷自己,两旁的家丁见状快速将她拖出倾岚院。
  “慕容悠,我不会放过你的,慕容倾苒,你给我等着”,姚纾被家丁拖远,却依旧拼命叫喊着。
  净衣院,对于被罚妻妾来说,简直如同地狱,平日骄横跋扈,气焰嚣张,被贬后任由丫鬟们人糟践,甚至整得死去活来,三个月对姚纾来说,跟判了死罪没什么区别。
  “大姨母,二姨母,三姨母,若无其他事,悠儿先行告退”,慕容悠礼貌的作揖笑道。
  柔婉青轻叹口气,挥了挥手示意慕容悠离去,“苒儿,虽然你八娘的行为不当,但目无尊长,逾越辈分还是要处以家规,来人,五十藤鞭,即刻执行”。
  “大夫人,小桃原代小姐令罚”,小桃忽然从慕容倾苒的身后跑出来,双膝跪在柔婉青面前恳求道。
  “求情者,加重二十藤鞭”,柔婉青言语间充满着冷冷酷无情,惹得小桃再不敢多说一句。
  慕容倾苒异常淡定的走到小桃身边,漠然的看着柔婉青那微微得意的脸颊,“小桃你退下,苒儿犯的错,苒儿自己承担”,心中却暗道,柔婉青,你想看的不就是这一幕吗?我若不让你如愿以偿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你的苦心?
  “可小姐乃千金之躯,如何受得了着五十藤鞭”?小桃不甘心的望着自家小姐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的心中被小桃这番话激起涟漪,心间竟有些酸楚,原来在这个世界,还有人肯舍命保护自己,虽然.......自己并非真正的慕容倾苒。
  当藤鞭狠狠的抽打她柔弱的身躯时,小桃在一旁早已泣不成声,背后的衣衫顷刻染红,绝美的容颜面无表情,她趴在长板凳上任由藤鞭狠狠的抽打自己的身体,白皙的额头瞬间布满汗滴,这副身体着实要好好的开发一下。
  疼痛快速蔓延全身,她死死咬紧牙关,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她可不想再被柔婉青用话语攻击。
  “大夫人,五十藤鞭执行完毕”,家丁微微喘息,拎着鲜红的藤鞭走到柔婉青面前恭敬道。
  木雨蝶立在柔婉青身后,微锁眉头,满怀心疼的望着慕容倾苒血肉模糊的后背,却不敢多嘴。
  “苒儿,慕容府的家规可不是摆列儿,但愿你能多长长记性”,柔婉青轻蔑的说完,在丫鬟的服侍下离开了倾岚院。
  “小....小姐....呜呜”,小桃跪在慕容倾苒的面前,望着那被鲜红浸染的衣衫与后背,哽咽的已说不出话来。
  慕容倾苒待柔婉青等人走远后,无力的扯了扯小桃的衣衫:“扶.....扶我进屋”,而后便陷入了昏迷。
  朦胧中,总感觉有人在脱自己的衣衫,出于本能,慕容倾苒快速睁开凤眸,却被烛光晃了眼。
  许久,当她再次睁开眼眸时,竟吓了一跳,“你在我房里做什么”?
  “自然是为你换药”,慕容悠抬起头浅笑着说道,手中的动作并未停止,轻盈的解开了慕容倾苒的衣衫。
  “难道身为兄长,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看妹妹的躯体吗”?慕容倾苒亦没有阻止,冷眼望着慕容悠。
  “云龙神医秘制金疮药,涂抹手法奇特,若小桃来做,怕是会糟蹋了这奇药”,慕容悠轻柔的翻过慕容倾苒的身体,将药膏涂抹在自己手中,运足真气,按在她的伤口处游走。
  慕容倾苒不屑的冷哼一声,却猛然发现,后背的疼痛感在慢慢消失,一丝清凉快速蔓延整个后背,“尽管是奇药,依旧掩盖不了你亵渎妹妹身体的事实”。
  慕容悠收回真气,扯起身旁的布巾擦拭掌心,如沐春风般的朝着床榻间的人儿笑了笑:“你这丫头,何时如此口齿伶俐了”?
  “没什么事,你请回吧”,慕容倾苒淡淡的说道,要说慕容悠与慕容倾苒没有猫腻,打死她都不信,解开妹妹的衣衫如同解自己家媳妇似的,表面温柔似水,背地道貌岸然的家伙,她可不想与他有什么纠缠。
  “苒儿可饿了”?慕容悠将药瓶揣进怀中,无视慕容倾苒那番话,继续问道。
  “不饿”。
  “渴不渴”?
  “不渴”。
  “炉旁我熬着米粥,苒儿不妨尝尝”?
  “.........”。
  “小桃刚刚烧开水,苒儿要不要饮杯茶”?
  “.........”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