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遭人怀疑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悠抬起手臂,指尖勾了勾慕容倾苒垂落脸颊的青丝,微微浅笑:“苒儿可不乖咯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出于本能,顾不得后背伤口裂开的疼痛,躲闪到床里侧,“男女授受不亲,身为兄长,还请你自重”。
  “男女授受不亲?哈哈.....”,忽然,慕容悠大笑出声,却在瞬间异常严谨,深邃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床里侧的人儿,“你是谁”?
  “慕容倾苒”,慕容倾苒亦淡定的回道,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仰面躺好。
  “哼,无论喜好还是言辞举止,整个慕容府没人比我慕容悠更了解苒儿,你怎么可能会是苒儿呢”?
  慕容倾苒听后,轻挑眉眼,并未被慕容悠的话打乱阵脚,略微失色的樱唇勾出一抹醉人的笑意:“若说我不是慕容倾苒,那又是谁”?
  “苒儿生性胆弱,今日的场面怕是早已自乱阵脚,又怎会急中生智找出把匕首栽赃陷害给姚纾”?慕容悠被她这句话说的无言以对,却仍旧不甘心的问道。
  “做了十几年的羔羊,也该是我慕容倾苒翻身做主人的时候了”,慕容倾苒表面淡定,却暗自嘲讽,这个慕容倾苒可真是心机颇深,连如此精明的慕容悠都能瞒过去,还生性胆弱?哼,她与她母亲秘密建立暗杀堂,训练杀手,为的就是谋反的那天,可惜,天不遂人愿啊。
  “那为兄是否还要为苒儿这高明的计谋感到欣慰呢,毕竟,苒儿....苒儿以后再不需要为兄的保护了”,慕容悠说完,清秀俊朗的脸颊竟多了些失落。
  “兄长若无其他事,苒儿有些乏了”,慕容倾苒瞥了瞥慕容悠失落的表情,竟感到莫名的揪心。
  “那苒儿好好休息吧”,慕容悠关心了几句便离开了倾岚院。
  “一入侯门深似海啊,没想到这古代真是如此”,慕容倾苒躺在床榻间辗转反侧,许久才迷糊的睡去。
  至于蒙面男与小桃,她才不担心呢,慕容悠能如此大胆的为自己宽衣换药,就足以证明那二人不可能在屋中。
  话说,慕容悠离开了倾岚院,繁星似锦,皓月当空,蟋蟀在草丛中鸣叫,一旁的湖水波光粼粼,他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间,冥冥中总觉得苒儿有些不对劲,但对于她的回答,自己却挑不出任何端倪,到底是哪里不对呢?
  “呦,这不是慕容侄儿吗”?就在慕容悠冥思苦想时,对面走来一行人。
  慕容悠猛然回神,定睛细看后,急忙回礼:“见过十五姨母”。
  晴娇娇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迈着碎步走到慕容悠身旁,手中的丝帕朝着他面颊一扫,妩媚的笑道:“悠儿莫不是也睡不着,来这圆茗湖散心啊”?
  慕容悠瞬间被浓烈的胭脂香气熏得头昏脑胀,朝后退去几步:“呃,悠儿只是碰巧路过,姨母若是别的事,悠儿先行告退”。
  “别啊”,晴娇娇猛然扯住慕容悠宽大的衣袖,“长夜漫漫,悠儿不妨来姨母的房中喝杯茶,姨母也好倒到独守空房的苦水啊”,晴娇娇边说边将自己丰满的浑圆蹭向慕容悠的臂膀。
  慕容悠心间厌恶至极,却未表露出来,微微笑道:“晴娇院前面的石桥是姨父去二十八姨母院子的必经之路,十五姨母若真是心痒难耐,不如别出新意勾回旧人”。
  “你们先下去吧”,晴娇娇想要进一步动作,顿觉丫鬟在场独有不便,便挥了挥手让丫鬟们退下。
  “没什么事情,悠儿也退下了”,慕容悠礼貌作揖后,转身想要离去。
  “站住,慕容悠,你虽是老爷视如己出的侄儿,但,慕容府女眷颇多,禁止男子进入后院,深更半夜,你跑来女眷住所,莫不是来偷情”?晴娇娇依靠着路旁的粗竹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悠听到此话,缓缓转过身来,清秀的面颊勾出一抹撩人心怀的笑意:“十五姨母可是在威胁悠儿”?
  “是又如何?人家独守空房已然三年,那个死老头有了新欢忘了旧爱,姨母的确有些心痒难耐”,晴娇娇媚眼轻挑,快步走到慕容悠身旁,将他的手掌按在自己那两团浑圆上,轻轻摩挲起来,不时还发出娇滴滴的低吟。
  慕容悠任由晴娇娇的行为,抬头仰天轻叹口气,“我若是不满足十五姨母,明日岂不是要身败名裂咯”?
  晴娇娇白嫩的指尖渐渐摸向慕容悠两腿间,妖娆的神情好似饥渴许久的母狼,面前的食物不断散发处诱人的香气,使得她伸出粉嫩的舌尖不停的舔舐着慕容悠的衣衫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