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妖孽男人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他?和他又有什么关系”?慕容悠向前几步,走到慕容倾苒的身旁,学着她的举止优雅的抚向琼花的花瓣。
  “难道兄长不知?慕容天冥贿赂高敏,宴请睿亲王,为的就是要让苒儿位及高位”。
  慕容悠微微一怔,猛然垂下额头喃喃自语:“他何时如此在乎权贵了?家财万贯难道还不够他高高在上吗?为何还要让一介女流之辈沦落深宫之中”?
  “兄长这些疑问,怕是苒儿无法为你解答,没什么事,兄长还是请回吧,若不是我事先贿赂了答应所的苏嬷嬷,此刻怕是我已背负上偷情的罪名了”,慕容倾苒轻蔑的说道,答应所虽然离着各宫比较远,但,亦有明文规定,男眷是不可进入,慕容悠为了见自己,还真是胆大包天啊。
  “想尽办法,定不要让自己被选上”,慕容悠临走时说的这番话,竟令她心间猛然波动,他究竟是真心喜欢慕容倾苒?还是带着某种目的性?
  慕容倾苒久久立于琼花树下,慕容悠虽看似如沐春风,但,让她总有种不安的感觉,那伪装的面具下似乎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  “参见睿亲王”,这时,院落外传来苏嬷嬷恭敬的声音。
  “免了”。
  琅啸月一进门,便在空中嗅了嗅,薄唇微微翘起邪魅的笑意:“男人的味道”。
  “此地只有睿亲王您一个男人而已”,慕容倾苒淡淡瞥了瞥琅啸月,玉指继续玩弄着琼花的花瓣。
  琅啸月缓缓走到慕容倾苒身旁,忽然,紧紧的将她抱住,薄唇间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的她的耳后,*的感觉快速蔓延在她全身,“是其他男人的味道”,性感妖孽的声音令慕容倾苒酥软的瘫倒在他的怀中。
  不是慕容倾苒不想反抗,而是琅啸月的声音实在太有诱惑力,“家兄方才来看过我”,她微微喘息着说道,现代时,她不曾接触过任何男人,甚至连恋爱都未曾谈过,一个如此美艳妖孽的男人将自己拥入怀中,她甚至有些悸动。
  “如此倾城绝美的尤物,皇兄都不理会,真是暴遣天物,不如跟了本王,不仅让你逍遥快活,还能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啊”,撩人心怀的声音回荡在慕容倾苒的耳边,只可惜,她很快便恢复了冷静的状态。
  “王爷请自重”,慕容倾苒冰冷的说道。
  变化之快的语调令琅啸月及其惊讶,渐渐松开了抱住她的手臂,狭长的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慕容倾苒,她可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,第一次见她,就觉得她没那么简单,随后的几日,竟然有些想念她,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,仿佛她身上有着某种东西在吸引着自己。
  “皇兄近日怕是不会翻牌子,不过,只要耐心等待,我会想办法让你接近他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淡扫了眼身旁的男人:“多谢王爷,若无其他事,王爷就先回吧”。
  琅啸月玩味的看了看慕容倾苒,抬起指尖想要摩挲她的嫩颊,却被她一个闪身躲了过去,“咦?你还会功夫”?
  “略懂些皮毛而已”。
  琅啸月眼眸顿时迸发出异彩:“看来岳父大人没选错人啊,不过,本王可是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”,王府中的女人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往自己怀里钻,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对自己如此冷漠。
  “那我可要多些王爷厚爱了”。
  “本王还有事,先行离去,改日....再来看你”,琅啸月勾出邪魅的笑意,意味深长的说完后,转身离去。
  微风乍起,吹拂着琼华散落了一地的花瓣,独独树下的女人,久久注视着琅啸月离去的背影沉思,自己当初选择入宫,究竟是正确的选择吗?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。
  一个妖孽般的男人,杀气甚重,那狭长的眼眸中总带有某种神色,只是一闪即逝,来不及看清。
  相安无事的度过半月,根据夜雨的探报,琳琅皇帝日理万机,整日埋头在高高垒起的奏折中,高敏每日都会奏明皇帝该翻牌子了,只是不知为何,皇帝竟连看都不看便让高敏撤走。
  相反,慕容倾苒的心理,她巴不得那个皇帝一辈子都不要去翻牌子,不过皇帝的举止仍旧令她有些不解,他也是个男人,难道就没有正常的需求吗?还是,他本身就对女人不感兴趣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