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口谕侍寝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待众人说完后,太后在琅啸辰的搀扶下走下祭台,站在各所答应妃嫔面前,悄声对着琅啸辰说道:“前三排是今年所选的秀女,后面则是哀家为我儿精心挑选的妃嫔,我儿可有动心的”?
  琅啸月看也不看面前的秀女,“母后,孩儿日理万机,每日的奏折堆积如山,哪里会有此闲情来选秀啊”。
  “儿啊,国家社稷固然重要,可诞下琳琅子嗣,亦不比琳琅社稷孰轻啊”,太后微锁眉头,显然不满意琅啸辰的说法。
  “孩....孩儿这两日不是已临幸了舒锦儿与香贵妃吗”?
  太后听后瞥了瞥身后的香贵妃,又望了望秀女中的舒锦儿,“虽然已临幸,但子嗣这种事谁也不好说,我儿务必在这届秀女中挑选几名合心意的女子”,太后的话没有给琅啸辰一丝狡辩的机会。
  “啊秋”,整个祭祖坛格外寂静,除了太后与琅啸辰的声音,竟意外的响起了他人打喷嚏的声音。
  太后快速看向众人,凤眸一横:“何人如此大胆,敢在祭祖坛内发出不雅的声音”。
  众人纷纷左顾右看,目光最终设定在第三排最靠外侧的慕容倾苒。
  只见她身着素净的白衫,淡粉色沟边的裙摆,婀娜多姿,当知道所有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时,她反倒没有惊慌,而是十分从容的跪在地上,将头深埋:“臣妾对香气尤为过敏,不知哪位姐姐体香过人,顾才惹得臣妾情不自禁”。
  “把头抬起来”,太后威严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微微怔住,心间暗叫不好,若抬起头,怕是会被琅啸辰发现那夜在香妃殿的人是自己。
  太后见跪着的人并未抬头,不禁有些恼怒:“大胆,你难道没有听到哀家说的话吗“?
  情急之下,慕容倾苒也只有期盼琅啸辰那夜根本没看清,猛然抬起头,哪知,正对上琅啸辰的双眸,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深意,被慕容倾苒尽收眼底,看来,琅啸辰发现了自己。
  “是你”?太后颇为诧异的说道,转间又凑到琅啸辰的耳边悄言起来,只见琅啸辰微微点头,太后亦露出满意的神色,而后,太后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人儿说道:“看在今日我儿满意的份上,哀家暂且不与你计较,若敢再犯,绝不从轻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心中一惊,表面却恭敬的回道:“多谢太后宽容,多谢皇上宽容”。
  太后又扫了眼众人,敦厚的声音回荡着:“能够侍候皇上,是你们的荣幸,能够得到皇上的宠幸,亦是你们的福泽,你们要以最好的状态来服侍皇上,能为我琳琅增添子嗣者,将会是琳琅的功臣”。
  “臣妾谨遵太后教诲”,众人听后纷纷俯首跪拜。
  一年一次的祈福仪式结束了,各所答应妃嫔亦陆续返回,有的与慕容倾苒道贺,有的对她流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,太后与琅啸辰亦前往御花园散心,唯独慕容倾苒紧锁眉头的回到答应所,她不知道太后在琅啸辰耳边说了些什么?而琅啸辰为什么又点了点头?
  难不成皇帝看上自己了?不会啊,香贵妃也算是书香门第,温顺婉人,琅啸辰亦不动心,还残酷对待,自己虽比她稍稍姿色,也不至于皇帝会突然转性般让自己侍寝。
  “慕容答应接旨”,正在慕容倾苒坐在石凳上思索时,门外响起高敏的声音。
  “慕容倾苒接旨”,她快速跑到门口,俯首跪地。
  “传皇上口语,无需翻牌子,今夜宣慕容答应侍寝”。
  “谢主隆恩”。
  高敏媚笑着扶起慕容倾苒,“如今皇上亲口宣慕容主子今夜侍寝,这是全所未有的事情,还望主子好生准备,莫要辜负龙恩啊”。
  “谢公公提拔”,慕容倾苒亦浅笑道,从怀中掏出两锭金字塞进高敏手中,又道:“若能得到万千宠爱,日后定少不了公公的”。
  高敏施过粉黛的面颊笑的更加合不拢嘴:“瞧主子说的,能为主子办事,是奴才分内之事,又岂敢要什么好处”。
  “高公公太客气了,苒儿进宫便封为答应,日后还要仰仗公公的提拔呢”。
  “岂敢岂敢”,高敏嘴上这么说,手中的金锭子早已揣进他的怀里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