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骨肉相残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皇上驾到”,殿外守门的太监长喝一声,慕容倾苒已然回到了龙榻。
  隔着金丝玉缕的幔帐,黄色的身影没有走向龙榻,而是直径朝着红木桌走去,自斟了杯茶水自饮起来。
  慕容倾苒散着长发,慵懒的倚靠在龙榻边,凤眸半眯打量着金丝幔帐那边的人影,“臣妾偶感不适,不能出迎皇上,望皇上恕罪”,樱唇轻启,她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  黄色的身影缓缓移动到幔帐前,白皙而修长的指尖轻轻挑起幔帐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双深邃的黑眸,其次便是那性感撩人的薄唇,漾着令人炫目的笑意,“美人可需朕传太医来看看”?
  慕容倾苒凤眸缓缓睁开,绝色的面颊淡雅脱俗,微微浅笑道:“臣妾不劳皇上费心,歇会便好”。
  “美人,良辰美景,莫要误了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啊”,琅啸辰说完,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,姿态闲雅的走到龙榻边,一甩黄袍,坐在慕容倾苒身旁。
  慕容倾苒朝着琅啸辰嫣然一笑,那玉盘使得面容精美绝伦,两弯黛色的眉,笼着一对流转的秋波,双唇如成熟的樱桃一般鲜艳诱人,一双柔荑轻柔的抚向琅啸辰的胸前,缓缓向下移动,直至腰间玉带处。
  “美人可是琳琅首富的千金之女”?琅啸辰含情脉脉的凝视着慕容倾苒的神情,深邃的眼眸渴望在她脸上看出一丝端倪。
  慕容倾苒听后停住动作,浅笑着回道:“臣妾的确慕容府的千金”,说完玉手又摸索着伸向琅啸辰腰间的玉带。
  “那与朕的胞弟可有见过”?
  “皇上指的可是睿亲王?臣妾深居闺中,自选秀才得以走出府门,又何以与他人见面”,慕容倾苒表面依旧笑意动人,心间却暗道,看琅啸辰的样子亦不是那么好对付,何故问些废话,即便琅啸月派我前来,他还指望我能说实话?
  琅啸辰不再言语,低着头望了望已然解开的龙袍,眼睑处闪过一丝诡异,性感而诱人的下颚渐渐扬起弧度,刚强有力的胸肌半遮半掩,看的慕容倾苒亦双颊微红,努力的平息着略微急促的呼吸,柔荑缓缓伸向那半遮住的衣襟内堂。
  忽然,一个黑影覆盖,琅啸辰反身猛力的将慕容倾苒压在身下,性感沙哑的嗓音不停的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,“美人如此生疏,还是让朕来取悦美人可好”?
  慕容倾苒凤眸惊恐的望着那张俊美的脸,呼吸越发急促,该死的男人,她心间不住的咒骂着,似乎一切都超出着她的预想,一阵阵成熟男子的气息扑入鼻尖,竟令她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。
  琅啸辰一把扯开身下女子身裹的亵衣,慕容倾苒亦觉得一阵清凉,完美无瑕的身躯暴露无疑。
  琅啸辰弯下身子,薄唇递向慕容倾苒胸前的浑圆,“够了”,忽然,慕容倾苒冷喝出声,琅啸辰止住动作,随意的靠躺在龙榻里侧,菱角分明的五官瞬间面无表情。
  而慕容倾苒则快速的捡起亵衣包裹住娇躯,冷眼望向琅啸辰,“皇上四年都未宠幸过任何妃嫔的皇帝,何故今日大发善心雨露后宫呢”?
  “太后每年都会为朕填充后宫而选秀女,当然,也有些人混水摸鱼,你是谁派来的,朕无需知道,亦不会降罪于你,哎,朕有些累了,上来睡吧”,琅啸辰轻叹口气,翻了个身子睡了过去。
  慕容倾苒缓缓走过去,拨开幔帐,端详着龙榻里侧的人,找了个角落也躺了下去,现代时,她虽从不关心历史,但多多少少也知道,古代的皇帝是最可怜的人,每日处理国家大小事务,还要防范那些想要谋反之人,而后宫之争又喋喋不休。
  很多人做梦都想着当皇帝,殊不知,坐上那宝座后,肩上负担的责任重的可以将其压死,琅啸辰刚才那番话,她听出弦外之音,看来潜伏在皇宫中的间谍岂止她慕容倾苒一人。
  细细打量着琅啸辰的睡颜,鼻若悬梁,唇若涂丹,肤如凝脂,与琅啸月隐隐几分相像,同胞兄弟,骨肉相残,琅啸辰他亦不想如此吧。
  慕容倾苒悄然起身,将被褥展开搭在琅啸辰身上,不禁抿嘴讥笑,自己何时如此心地善良了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