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暗流潮涌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苒微锁眉头,美眸半眯起来,白皙的指尖轻轻按捏在太阳穴处,怪不得会觉得今晚如此不安,为何事情都赶到一块了?
  许久
  慕容倾苒睁开双眸,疑惑的看向屏风后的黑影:“舅舅难道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”?
  “回主人,属下已将主人的情况向哈萨其姆鹰雷说明,可.......可他说,当年主人的母亲接手圣女一职,理应完成任务,可却拖拖拉拉了十年也未完成分毫,如今主人亦接手圣女一职,更应该加紧谋策,而不是整日在宫中坐享荣华”,夜雨说完,又低下了头。
  “可是原话”?
  “回主人,是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沉下眼眸,心中暗道,真应该去庆祝一番,不知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,要被这该死的老天爷如此戏弄,猛的蹦出来个舅舅,也只是拿自己当做一统天下的工具罢了。
  “他准备何时入宫”?慕容倾苒收回思绪,缓缓迈出浴桶,由小桃服侍更衣。
  “回主人,属下....属下听哈萨其姆鹰雷之意,似乎就在这两天,具体倒没与属下表明”。
  “我知道了,你回吧”,慕容倾苒疲倦的窝在龙榻的锦被上,身边的小桃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好静静的立在龙榻旁。
  夜雨起身后,在跃窗的那刻,黑眸隐隐透出一丝深意,“请主人保重好身体”,说完,轻点脚尖消失在黑夜中。
  慕容倾苒望着早已紧闭的窗子,夜雨今夜有些怪异,似乎......似乎很担心自己,想了想,随之轻叹口气,罢了,任何人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头疼不已,身为自己的属下,自然会更加希望主人保重好身体,这个时代的人,最注重的就是义气,这点,她完全可以相信夜雨对她的忠心。
  “小....小姐”,小桃轻声呼唤着自家小姐,生怕打扰到她。
  “我没事,小桃,这两日务必要时刻观察御心殿周围的守卫与巡逻的侍卫,若发现有陌生面孔出现,定要及时通知我”,慕容倾苒强忍着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,可小桃秀气的小脸还是显露担忧。
  “是,小桃遵命”,小桃缓缓的走出御心殿,又不舍的回头望望那蜷缩在龙榻里侧的人儿。
  月色朦胧,草丛中的昆虫不时鸣叫,此时的御花园静悄悄的,在躲过巡逻的侍卫后,慕容倾苒靠坐在湖边的假山上,湖面波光粼粼,皎月倒影在湖面,看上去是那样的和谐,似乎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,却独独影响了她的心绪。
  树影重叠,白天绽放的的花朵亦然在黑夜中悄然安息,似乎在等待次日的黎明,少数部落还真是坦率,如此不顾后果潜入宫中,当真如此信任她吗?信任她可以很好的布置好一切?
  也许是吧,毕竟鹰雷当年是如何的信任娘亲,虽然没料到娘亲毫无成绩,但也不难看出娘亲对哈萨其族的忠诚,临死之际,都不忘托付自己的女儿完成遗愿,鹰雷也必然能够想到娘亲必定将终生之力全权托付给慕容倾苒。
  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,如今,这副躯壳早已换了主人,真正的慕容倾苒的确够狠毒,可性格始终懦弱些,优柔寡断,不知道先下手为强者,才会终结了自己的性命。
  阵阵微风拂过,带着丝凉意,皎洁的月儿也被乌云遮住了半边,抖了抖衣衫,慕容倾苒轻叹口气,朝着御心殿走去。
  那看似平和的表情,内心早已翻江倒海,凭什么?凭什么我要做他人的傀儡,凭什么我要做他人的工具,琅啸辰虽然心狠手辣,但毕竟将这片山河治理的很好,国泰民安,我又岂能做那祸乱的妲己,遗臭万年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