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阻拦回宫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这一夜似乎很漫长,慕容倾苒一句话还未等到答复,便晕了过去,烛光中,修长的身影不断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双手更是忙碌的为床上的人儿换药,放毒血。
  转间,天际渐显鱼肚白,慕容倾苒微锁眉头,双眼朦胧的睁开,随后又张大瞳孔望着倚靠在床头睡着的慕容悠,他....他怎么会....?咽了咽干涩的嗓子,想要动身起来,猛然肩膀传来刺痛,忍不住发出声音。
  “你醒了”?
  慕容倾苒腾出另一只手轻触肩膀,淡淡的回道:“你帮我解得毒”?
  “哦?苒儿怎知自己中毒”?慕容悠莞尔一笑道。
  “若只是伤口,我想,我还不至于会晕过去”,慕容倾苒不以为然的扫了眼慕容悠,心中却暗道,他....他照顾了我一夜吗?那一脸的疲倦可想而知。
  慕容悠努力保持着笑容,快步走到桌前倒了杯水,递向慕容倾苒的唇边,“来,喝点水,小心烫”,慕容悠那样温柔的话语,那样温柔的动作,就像一颗石子丢进了池塘,在慕容倾苒的心里激起了涟漪,令她心中似乎不再那么排斥眼前的男子。
  “这是哪里”?慕容倾苒打量着屋内,虽不是破旧,但,看样子也是个普通人家的住房。
  慕容悠轻柔的擦拭着她嘴角的水渍,回道:“我虽不知道你得罪了谁,但,宫里已然不安全了,所以,我将你带出宫外,以后...以后就莫要再.....”。
  慕容悠还未说完,就被慕容倾苒厉言打断:“你救我,我感激,可我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来管”。
  鹰雷这次对自己下了狠手,那一统天下的任务,他怕是也不会再找自己,但,我还有自己的计划,而琅啸辰虽是男人,但也是皇帝,妃嫔被人劫到宫外,被传出去,若不处死,他又岂会甘心落人话柄?
  慕容悠啊,慕容悠,你可真是害死我了。
  慕容倾苒忍着伤口传来的刺痛,起身更衣,却被慕容悠双手拦住,“我不知道你进宫究竟为何,但我绝不相信你是因为爱那个皇帝,好不容易出来了,为何还要再回去呢”?
  慕容倾苒将对慕容悠刚刚尤升的好感全部丢到九霄天际,面带怒色道:“既然不知道我进宫的目的,就不应该在没经过我同意就将我带出来,你有想过这样会给我带来什么样后果吗”?
  “我既然将你带出来,就不会让你再次进宫”,慕容悠缓缓转过身,双手背于身后,不急不躁的说道,言语间还带有一丝霸道之意。
  慕容清有怔了怔,随即冷眼喝道:“若我执意如此呢”?
  慕容悠走到圆桌前,捏起盘子里的花生米,轻轻一弹,慕容倾苒顿时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他轻叹口气:“苒儿,你难道真的不懂我的意思吗”?话罢,转身走了出去。
  慕容倾苒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床上方,欲哭无泪,有火不能发泄啊。
  直直的躺了一上午,也不知道慕容悠干什么去了,她好歹也是个病人,最起码的也不能让她饿肚子啊,昏昏沉沉之中,她又被饿醒了。
  “吱”,这时,门被推开,淡淡的粥香飘进了她的鼻尖,她立刻精神许多,黑眸滴溜溜的转动着,却因被点了穴道。不能言语。
  慕容悠将米粥放倒圆桌上,慢慢走到床边,轻声道:“你的毒很奇特,不是中原的毒,毒性散去的慢,故此不能马上进食”,说完,指尖轻点在慕容倾苒的肩膀处。
  “慕容悠,我恨你,咳咳....恨死你了,你快将我放了,否则,咳咳....否则我杀了你”,慕容倾苒见可以说话了,所有的怨气集聚在一起,大声吼道,险些岔气。
  “放了你也可以,除非你答应我,不再回宫”,慕容悠边检查她的伤口,边说道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