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忽悠无罪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许久,慕容悠轻叹口气:“你所讲的故事,我不能说相信,但也不会全信,尤其不相信苒儿她....她与别的男子....私奔”,慕容悠说这话时,竟然有些无力的感觉。
  慕容倾苒立刻火上浇油道:“她....她对我说过与你的事情”。
  “什么?她....她说什么”?慕容悠突觉自己有些失态,赶忙平静心态问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眼睛瞄了瞄圆桌上的米粥,“解开我的穴道,我饿了”。
  慕容悠看了看米粥,又看了看床上的人儿,犹豫许久后,弯下腰解开慕容倾苒的穴道,又将米粥端了过来,“现在可以说了吗”?
  慕容倾苒接过递来的米粥,急忙喝起来,差点呛到,“咳咳咳,我....咳....我告诉你,这点不够啊,我.....我还要再喝点”。
  慕容悠轻哼了声,轻蔑道:“莫不是想将我支走,趁机逃了吧”?
  “怎么可能,我....我受了伤,还被你气的气血攻心,哪还有力气逃跑”,慕容倾苒摆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道。
  “料你也逃不出去”,慕容悠端起碗,拂袖离去。
  这时,窗子动了动,一个黑影闪了进来,快速将慕容倾苒抱起,飞出窗子。
  慕容倾苒倚靠在他胸口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“带我回宫”,话罢,安心的睡去,因为她知道,她一手训练出来的夜雨,知道该怎么办。
  早在她慕容悠进来的时候,就知道夜雨躲在屋外,若不是他不小心踩落瓦片,自己也不必弄出动静引开慕容悠的注意力,还害得自己还吐了血。
  屋内,慕容悠端着米粥推开房门,见床上早已不见人影,气急败坏的将米粥砸在地上,转身追了出去。
  朦胧中,似乎有人呼唤自己,慕容倾苒努力的睁开双眸,最先引入眼帘的便是琅啸辰微带焦急的面孔,深邃的黑眸疲惫可见,薄唇紧抿,干涩而苍白。
  “你醒了”?慕容倾苒还未回过神来,琅啸辰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。
  “嗯”,慕容倾苒动了动身子,却发现软弱无力,胸口传来阵阵疼痛。
  琅啸辰一把按住她乱动的身子,轻柔道:“你受的伤很严重,不要乱动”。
  “宫里...咳....宫里丢了贵妃,皇上怎么还如此沉得住气,不怕遭人话柄”?慕容倾苒喘息着说道,本以为琅啸辰会大发雷霆,却不想如此温柔,到让她有些不适应。
  琅啸辰从金盆里捞出湿布,拧干后搭在慕容倾苒的额头上,轻挑剑眉,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瞬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将方才的温柔顷刻摸得一干二净,“先将你的伤养好,朕自会逐一追究”。
  “皇上,既然贵妃已醒来,您请去歇息吧,奴婢一定会照顾好贵妃,不再让贵妃有任何闪失”,忽然,小桃的声音在床边响起,慕容倾苒心中顿时翻江倒海,被慕容悠拐去,怕的就是皇上会降罪小桃,如今听到小桃的声音,怎能不激动?
  “咳,朕还有一大推的折子没有批阅,爱妃好好养伤吧,有事着人去御书房通传便可”,琅啸辰轻咳一声,努力遮掩着什么,看似严厉的话语,听在慕容倾苒心理,多少有点奇异的感觉。
  小桃恭送走琅啸辰后,关好御心殿的大门,飞快窜到龙榻边跪下,水灵的双眸顿时如黄河决堤般涌出泪水,“小姐,对不起,小姐对不起,小桃没有保护好您,小桃该死,小姐,对不起,呜呜....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用尽力气抬起手臂,轻轻抚摸着小桃的秀发:“别哭了,哭的小姐我心都疼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不说这句话还好,小桃听了哭的更是犹如长江黄河一齐决堤般,让她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