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皇帝表白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小桃亦成石状,“不....不会吧?那鹰雷要杀小姐,岂不是易容反掌了”?
  “可窦涟漪并没有任何动向啊”。
  “吱呀”,忽然,御心殿的大门被推开,小桃立刻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  “奴婢见过皇上”,小桃见来人乃琅啸辰,急忙跪倒地上。
  “恩,你出去吧”,琅啸辰挥了挥衣袖道。
  小桃看了看慕容倾苒,恭敬的退了出去。
  慕容倾苒再次见到琅啸辰,不禁紧张起来,她很讨厌现在的自己,明明天不怕地不怕,可就是怕见到这个皇帝。
  “爱妃刚刚痊愈,最好不要到处乱走动”,琅啸辰缓缓走到软榻边,凝视着慕容倾苒说道,如鹰眼般的黑眸柔情似水。
  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虽然你努力的封锁消息,可宫里还是传的沸沸扬扬,你不治罪我,我很感谢你,但请你不要再带着虚伪的面具了,这里没有别人”,慕容倾苒挪动着身子说道。
  琅啸辰今日并未穿龙袍,长发如墨在白袍间格外扎眼,全身散发着儒生的气息,“朕平日里着龙袍自是威严,所以今日便换了身干净的衣袍,爱妃看着可顺眼”?
  慕容倾苒微微撇过头去,还真是眼前一亮,一身月牙色的衣服,衣服上用青丝绣着华丽的图案,目光清朗柔和,剑眉斜飞,冰雕般的脸颊也有了丝暖意。
  “还行吧”,慕容倾苒很快又转过脸去,其实,她真的很想说:真帅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  “哦?爱妃说行,那就一定行”,琅啸辰抖了抖衣袍,挤坐在软榻上,执起慕容倾苒的手又道:“今日朕抛开所有公务,好好陪陪爱妃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突然觉得很可笑,并且她也笑了出来,反而把琅啸辰笑的不知所云。
  “爱妃为何发笑”?
  慕容倾苒随后收起笑意,淡淡道:“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?你不觉得你很假吗?登基五年,从未对后宫的女子有任何青睐,如今却对我这个你都很怀疑的女子在这里嘘寒问暖,备受关注,有话你可以明说,不必如此”。
  琅啸辰听后顿时恼怒,站起身厉声道:“自朕登基五年,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朕说话,还未有妃嫔敢彻夜未归”。
  “你可以将我治罪,也可以将我处死,但我真的受不了这种虚伪”。
  “你.....你明知我不舍得,还如此气我”,琅啸辰语气缓了缓,低声道。
  不舍得?等等,慕容倾苒心中大惊,他说,他不舍得?砰砰砰,又是一阵心跳加速。
  琅啸辰又坐回软榻,执起慕容倾苒的手,轻叹口气道:“你也说,朕从未宠幸过任何女子,可朕就是对你惦念不忘,在御书房,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,虽不曾有过多的交集,可.....可朕就是喜欢你”,说完,紧紧地握住她的手。
  慕容倾苒怔住,这算不算是表白呢?虽然他有那么多的女人,但当真是从未碰过,或者宠过谁,可他怀疑自己的身份,会不会是故意试探自己?
  “爱妃不相信朕的感情吗?难道朕在爱妃眼里,就是个滥情之人,就是个不足以托付终身之人?若得爱妃一心,朕终生不碰宫里其他女子”,琅啸辰见慕容倾苒不语,赶忙信誓旦旦的说着。
  对于没有经历过情爱的她来说,琅啸辰的表白无疑对她心理激起了涟漪。
  “可你不是曾经怀疑过我吗?甚至....调查过我?难道,你就不怕我是外人派来的奸细”?慕容倾苒抽回自己的手说道。
  “没办法,如果你整日置身于满是阴谋手段的地方,久了,你也会如此”,琅啸辰缓缓起身,留给慕容倾苒一个沧桑的背影。
  一句话,慕容倾苒心底的防线松散了,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如今,自己的身份是贵妃,即便他要宠幸自己,也是情理之中,可她偏偏对琅啸辰有些动心,逃走?暗杀堂还没有建立完善,她又不想再过打打杀杀的生活,是不是也该个人疼爱自己,做自己的避风港呢?
  矛盾之中,她任由琅啸辰抱起自己,嘴中咀嚼着琅啸辰亲手喂的午膳,又在琅啸辰的陪伴下午睡,过程中,她没有说一句话,也许,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许,她还没有想好,接受这一切.......
  PS:亲,不要放弃兔兔,兔兔现在更新不定,但一定会尽量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