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一头雾水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自从昨夜慕容倾苒做了决定后,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,与小桃闲逛在御花园,碰巧遇到了北冥寒轩,慕容倾苒微微低下头,到了个万福:“见过北冥太子”。
  “娘娘为何总是低着头,莫不是本太子难以入眼”?北冥寒轩调侃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淡淡回道:“太子哪里话,只不过今日烈阳灼晒,怕伤了皮肤而已,太子最好也不要抬起头,不然毁了容可就是琳琅的罪过了”。
  北冥寒轩抬头看了看天空,秋高气爽,太阳刚好,哪里来的烈阳,又听了她后面的话,不免额头一阵黑线,“娘娘此话不错,所谓女为悦己者容,若是被烈日灼伤了美貌,后宫之中,怕是就没了娘娘的位置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依旧低着头,淡漠的回道:“多谢太子提点,不过,我琳琅的家事就不劳北冥太子费心了”,说完转身就要离去。
  北冥寒轩岂是吃哑巴亏的人,黑眸瞬间滑过一丝精光,身形快速挡住慕容倾苒的去路,抬起手臂,修长的指尖便伸向她的下巴。
  哪知慕容倾苒早已洞察,金莲迈前两步,闪到北冥寒轩的身后,未等他反应,膝盖用力顶向他的膝盖处。
  “呃”,北冥寒轩一声闷哼,单膝跪在地上。
  小桃不禁掩口轻笑,而慕容倾苒则甩了甩衣袖,轻蔑道:“虽说你是北冥太子,但未登基前,轮排辈分,我也是你的长辈,更何况,方才太子的举止实在有愧于你的身份,所以,太子最好下不为例”。
  秋风阵阵吹过,北冥寒轩依旧单膝跪着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女子竟会功夫?修长的指尖紧紧攥住,额头的青筋爆起,满面怒色,却在转间恢复如初的神态,起身大笑两声道:“娘娘教训的是,小生定不会再犯”,其实北冥寒轩的意思是:我定不会再栽在你的手上。
  “如此最好”,慕容倾苒已抬起头,似笑非笑的说完后,转身离去。
  这一看不要紧,没想到这北冥寒轩竟然也有如此俊美之貌,尖尖的下巴,犹如精雕,双眸狭长泛着精光,鼻若悬梁,唇若涂丹,肤如凝脂,乍一看仿若女子般,有种阴柔的美,但那身放浪不羁却在彰显他的男子气质,好一个人妖啊,慕容倾苒暗自赞叹道。
  而北冥寒轩已然怔住,这等容貌他还从未见过,犹如百花丛中一点红,那日未看清楚,如今这一眼便忘不掉了,但刚才的仇还是要报的,想了想,嘴角露出一丝渗人的笑意。
  “小姐,刚才那一腿,真的好过瘾啊”,小桃边走边赞叹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没有言语,若不是他有意侵犯自己,自己也不会出手,想那北冥寒轩肯定会记仇,不过不要紧,若说仇家,这个世界上的还少吗?
  转间便到了轩辕澈与北冥寒轩回国的日子了,这日百官欢送,不适宜带女眷,所以慕容倾苒没有跟着去。
  神武门外,队伍凛冽,长长地望不到头,琅啸辰微带惋惜道:“朕只恨时间短暂,不能再与澈和寒轩畅饮了,下次又要等到三年后啊”。
  北冥寒轩伸手搭在琅啸辰的肩膀上,嬉笑道:“他日有机会,啸辰兄还可以前来我北冥,莫要如此沮丧嘛”。
  轩辕澈亦抿嘴笑道:“是啊,虽只是三日,可这来回便需要月余,啸辰兄知足吧”。
  “若有机会,朕定会前去轩辕与北冥”,琅啸辰点头说道。
  北冥寒轩与轩辕澈一同上了各自的马车,只是北冥寒轩忽然突然跳下马车,狂奔到琅啸辰身边,邪魅的低声说道:“转告贵妃娘娘,人家这里到现在都很痛哦”,说完又奔回马车,只留下琅啸辰思索回味着他刚才的话语。
  琅啸辰顶着大黑脸走进御心殿,慕容倾苒瞥了瞥琅啸辰还未说话,便听到琅啸辰怒声吼道:“你与北冥寒轩究竟是怎么回事”?
  “什么怎么回事”?慕容倾苒从软榻间缓缓起身,疑惑的回道。
  若说她与北冥寒轩没有什么,那北冥寒轩临走时所说的话语是什么意思?她要是与自己说明也就罢了,可还装作没事人的样子,其中肯定有鬼,琅啸辰越想越气,咬牙道:“你与北冥寒轩到底是怎么回事”?
  “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?一来了就大发脾气,我招你了惹你了”?慕容倾苒一头雾水的说道。
  “你与北冥寒轩到底做了什么”?
  慕容倾苒渐渐明白了,淡然道:“他跟你说了什么”?
  “你还敢问?来人,将贵妃关进思忧殿”,琅啸辰一甩袖,气急败坏的走出御心殿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