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雨里狂奔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琅啸辰刚想要阻拦,只见慕容倾苒停下脚步,转过头来,面无表情道:“还有,你总是问我和北冥寒轩发生过什么,那我告诉你,那日在御花园,他太过轻浮,我便教训了他,其他的没有了”。
  琅啸辰望着随后紧闭的屋门,恍然回神,怪不得北冥寒轩说他那里到现在还疼,是因为她....打了他?
  他仔细的回味着,心底的大石头总算搁置下来,整个身子也觉得爽朗许多,紧接着快步走出思忧殿。
  慕容倾苒回到屋内,趴在床榻的被褥上,当听到琅啸辰离去的脚步声,心里总觉得不舒服,她试问自己,当真爱上了他?她否决自己,对于不信任自己的人,这份爱太浪费了。
  可她总是忘不掉,忘不掉那嘘寒问暖的脸颊,忘不掉那柔情似水的眼眸,忘不掉那在她受伤后紧张的神态,难道这就是初恋的感觉吗?天呐,她该怎么办?
  用过午膳,宫里便来了圣旨。
  “传皇上口谕,着苒贵妃搬出思忧殿,前往御心殿见驾”。
  当慕容倾苒听到太监的宣读后,内心异常纠结,琅啸辰究竟在搞些什么?
  她不怎么想回御心殿,但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,不得不随传口谕的太监回御心殿,她亦不想被那些妃嫔闲言碎语说她矫情,她只不过很喜欢这里安逸的生活罢了。
  鹅卵石子铺成的路上,偶尔几片落叶飘零,湖畔早已不见成群结队的鱼儿,到处不再生机盎然,这就是秋,在宣读它的到来。
  回想起在现代的时候,她对季节没什么感觉,更没有如今观察的这么细致,她趴靠在凉亭中,指尖捏着跟柳条在水里搅动,神态堪忧。
  自那日皇上召她回了御心殿,已有几个月了,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了隔阂,到底是什么,她也不清楚,总觉得和琅啸辰在一起很别扭,她也想努力的改变这种画面,可琅啸辰并不是很配合,没有往日的嘘寒问暖,没有了昔日紧张的神态。
  那次她穿着袍子不小心绊倒,脚腕扭伤了,他也只是简单询问后,便去了御书房,再有,她学着做现代的菜式,结果不小心烫伤了手臂,他也只是着太医前来为她上药。
  即便如此,她依旧想着,可能是琅啸辰最近国事繁忙而已,本来还想劝说他放弃皇位,如今,连两句话都快说不上了,虽然他还让她住在御心殿,皇上的寝宫。
  转眼间,在古代已有几年了,很多东西都已经入乡随俗,就连这副身子都被人伺候惯了,变得有些娇弱,整日住在御心殿,操练功夫的时间基本没有,想她堂堂琳琅贵妃,竟然在皇上寝宫舞刀弄枪,传出去麻烦更多,索性她也就暂时搁下了。
  天空渐渐阴霾,淅沥沥的雨水打在湖面溅起了波澜,小桃将披风盖在慕容倾苒身上,又看了看天空,焦急道:“小姐,我们回去吧,这里风大,小心受凉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自嘲的笑了笑:“小桃,你知道吗?我以前很喜欢下雨的天气,下得越大,我就会越发的拼命”。
  没错,她说的是真的,却也只是她当暗杀手时的喜好,她喜欢下雨,喜欢在泥泞里打滚,喜欢在雨里狂奔,喜欢看着雨水冲刷着那些罪恶,喜欢看着那一条条流成小溪般的红色。
  可如今,她为了他,改变了,改变的太多了,变得开始温柔,变得开始懂得如何讨他人欢心,变得谨言慎行,变得恪守宫规,变得......
  “小姐.....”,小桃看着慕容倾苒有些空洞的眼神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皇上对她的一举一动,她看在眼里,皇上分明对她已经冷落了,而她还在为此努力改变些什么。
  慕容倾苒忽然一把甩开披风,脱掉两只鞋子,奔向雨里,同时,雨也越下越大,似乎在配合着她的疯狂。
  她的妆容已被冲刷,脸上虽无表情,但眼睑处的东西还是落了下来,是泪?是水?谁也分不清。
  “哈哈...哈哈....”,天籁般的声音发出狂笑,雨水滑进了她嘴里,她咽了下去。
  小桃眼看着小姐在雨里的疯狂,最初,她想,小姐可能是发泄发泄会好,但,雨越下越大,她又开始担心小姐的身子,最后冒雨奔了出去,当她赶到自家小姐身边时,慕容倾苒突然倒下。
  “小姐...小姐,快来人啊,贵妃晕倒了”,小桃竭斯底里的叫喊着,不远处打着伞跑来的几名太监合力将她抬回御心殿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