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不是不知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苒失神片刻,回神后摇了摇头,缓缓转过身来,微微苍白的脸颊挂出一抹宽慰的笑意:“没什么,我们回去吧”。
  小桃哦了一声,搀扶着自家小姐又回到了御心殿。
  突然,空中一声长啸,慕容倾苒扶着门框抬头仰望,一排排大雁南迁,领头的大雁不断地发出声音,引领着其他大雁跟上队伍。
  慕容倾苒再次垂下头,慢慢地走进大殿,打量着殿内的装饰,脑海中不断涌现出那一个月的画面。
  “爱妃,来,尝尝这个葡萄,很甜的”,那是琅啸辰充满笑意的脸颊。
  画面里的慕容倾苒强忍住想吃的欲望,只是淡淡的回了句:“我不想吃”。
  “爱妃若是不吃,朕也不迟”,琅啸辰仿若孩子般,双手交叉在胸前。
  慕容倾苒抿了抿粉唇,好半天才憋出句话:“好吧...那我就尝尝,要是不甜,有你好看的”。
  晶莹泛着紫晕的葡萄放入口中,甜在心头。
  慕容倾苒猛地摇摇头,那画面便消失不见,转过身去,又看到了龙榻,又一个画面涌了出来。
  琅啸辰亲自为她褪去鞋子,轻柔的为她揉捏着脚腕,面带笑意的看着她:“还疼吗”?
  她犹记得,那次她与他去御花园散步,不小心扭伤了脚,是他抱着她回到了御心殿,又是他亲手为她揉捏脚腕。
  她再次摇了摇头,似乎有些猛烈了,使得她身子微微晃了晃,好在一旁的柱子成为她的支撑点。
  当她听到有妃嫔在背后对她说三道四,她多少有些动怒,回到御心殿,琅啸辰见她不悦,调查后得知那些妃子闲言碎语,便下旨每人杖责了二十。
  这些她都记得,可为什么他现在确是如此态度?
  小桃说的话,她不是不知道,不是不清楚,尽管前生她狠心无情冷血,可自从穿到慕容倾苒身上后,她便开始向往安逸的生活。
  自从琅啸辰对她表白后,她不是没有留意,不是没有记在心里,第一次有男人对自己表白,第一次有男人对自己如此体贴,她想拒绝都难。
  她努力的改掉自己的缺点,努力的学习如何讨人欢心,努力的学习如何做个好妻子,努力地学习如何......太多太多的改变,改到如今,连她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,可得到的又是些什么呢?
  她只是不明白,就算死,也要让她死个明白吧?可这有算什么?
  或许,想的有些累了,她趴在龙榻上便睡着了,小桃替她掖好被角,便坐在了一边,她现在很不放心自家小姐独自一人,淋雨事件已经让她很难受了。
  夜幕降临,微带着寒意的凉风席卷整座皇宫,各宫也纷纷换了被褥,准备应对秋末冬来的季节。
  “王爷...你.....你不能进去”,恍惚间听到了小桃焦急的声音,慕容倾苒缓缓睁开凤眸,手臂支撑着坐起身子,拉开幔帐,缓缓走下床。
  “什么人”?当她看清楚来人是琅啸月时,又慢慢转身走向龙榻。
  “我多方打探,才听说你病了,你....你有没有好些”?琅啸月俊美的脸颊很是忧伤,轻声问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停住脚步,却并未转过身来,淡淡的回道:“不劳王爷挂心,我好得很”。
  “光看背影就知道你现在有多憔悴,曾经如此高傲的你,竟然为他做出如此不值得的傻事....你....你好傻啊”,琅啸月双眸带着隐隐忧伤,拨开了小桃阻挡的手臂,缓缓走到慕容倾苒身后。
  “那也是我的事,不劳.....”,她话还未说完,就被琅啸月一把抱住。
  “你放心,我不会干预你的事情”,琅啸月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,将整个身体贴在慕容倾苒的后背,果断的说道。
  小桃有些看不下去了,小姐身子还未痊愈,琅啸月这样岂不是会压坏了小姐,况且,不知道他又打的什么主意,闻着那一身酒味,莫不是来欺负小姐的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