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隐藏王府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清晨,露水凝结,空气中家在这芳草与泥土的幽香飘散在王府各处,慕容倾苒一袭白色劲装,在庭院中操练那一身的功夫,她满脸通红,香汗淋漓,可以就没有停下来歇息。
  没错,当日半夜,琅啸月便带着人将她救走,当琅啸辰得知慕容倾苒被人救走时,气得差点吐血,暴跳如雷,并且派了几路人马暗中捉拿慕容倾苒,可惜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,琅啸辰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要捉拿的人,就住在琳琅睿亲王的王府。
  当然,琅啸月将她隐藏在王府最独立的院落中,并且派暗卫在暗中保护,命令全府的家眷奴才们禁止入内,所以,慕容倾苒每日的饭菜则是在独立的院落内自己完成。
  如今,在王府已有三个月了,身子也彻底养好,虽然没有什么大碍,但琅啸月总是隔段时间便请来大夫为她诊断番才放心,并将名贵的补品全部都送过来。
  “小姐,休息下,吃早饭了”,小桃端着刚刚煮好的米粥与油条,轻声唤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倒挂在树干间,用力将自己甩起来,身姿灵敏的便落在地上,长舒了口气,抖了抖衣袖,边朝着屋子走边问道:“还没有联系到夜雨吗”?
  小桃摆好碗筷,秀气的笑脸亦变得有些无奈:“是啊,这个夜雨就好像消失了一样,我在各个街角都做个记号,不应该找不到啊”。
  “吃饭吧”,慕容倾苒清洗完满是汗水的小手,端坐在圆凳上说道。
  正吃着,小桃忽然开口说道:“小姐.....你对王爷就没一点心思....”?
  “什么心思?你是不是觉得他救了我,我就要以身相许,做牛做马,鞍前马后”?慕容倾苒停下进食,凤眸微带调侃的望着小桃。
  小桃连连摇头:“不是不是,只是.....只是觉得,王爷有些过于关心小姐,其中含义....小桃以为小姐心知肚明呢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抬起手中筷子,假装要敲打小桃的额头,含笑道:“你个鬼丫头,跟了我这么多年,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吗?什么叫吃一堑长一智,我刚从一个火坑里跳出来,难不成你还让我在跳进另一个火坑里去”?
  “小姐.....人家不是那个意思,我知道,小姐心理其实还是会偶尔想起琅啸辰....我希望小姐能够开心......”,小桃撅着小嘴,嘟囔着。
  慕容倾苒收起笑意,咽了咽口中的食物,语重心长的对小桃说道:“小桃,我不是个一棵树上吊死的人,但,情爱这种东西,我真的不会在触碰了,我要做回从前的我,只有心足够狠,一切都不能阻拦到我”。
  “那小姐总不能独身一辈子吧”,小桃不满小姐的说辞,微锁眉头看向慕容倾苒。
  “那我不知道,不过,我只想好好挥霍如今的青春年华与资本,小桃,也许你以后会明白,一个人的时候,真的可以做很多的事情”。
  “哦”,小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一口喝完碗里的米粥,小姐将一切看得如此通透,是不是表明她已然放下了?
  记得,小姐刚来到王府时,如同木偶一般,你让她吃饭,她便吃饭,让她喝药,不论多苦,一饮而尽,吃完就睡,醒了就静静的待在那里,一句话都不说,那时,可真急坏了她,谁知,如此持续了一个月后,小姐如同变了个人似的,脸上也有了往日的笑意,话也开始多了,但也只是对她如此。
  可对待琅啸月,他说什么便是什么,小姐从来不去辩解什么,而且,小姐总是跟她说一些大道理,她想不出所以然,也只好理解为,小姐看开了。
  自此,她也便放下心中的大石头,每日陪同小姐操练功夫,煮饭洗衣,日子过得乐不思蜀,若能一直如此,那该有多好啊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