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夜访府衙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远远地喧哗声传进了慕容倾苒的耳朵里,不时还伴着衙役放肆的辱骂声,不多时,喧闹声渐渐散去,慕容倾苒与小桃才翻出民宅,悄然的回了客栈。
  一进客栈的大门,屋内满地的狼藉,碗碟摔得到处都是,桌子与长凳也都有些破损了,只见掌柜子与店小二抱着脑袋蹲在角落里颤抖着,楼梯不断的有人抱着包裹奔出客栈。
  “店家,这是怎么了”?慕容倾苒紧锁眉头,缓缓走到掌柜子身旁。
  掌柜子大叫一声,抬起头见不是衙役,惊恐的望了望门外,又看了看屋内的狼藉,嚎啕一声,坐在了地上:“天哪,我一直本分的做着小本买卖,究竟是得罪了哪位贵人,才遭受这般对待啊”。
  一旁的店小二亦委屈的抹起了眼泪,“掌柜子,如今客人们跑了,就连家当也都砸了,这可如何是好啊”?
  掌柜子擦了擦眼泪,哽咽的看着慕容倾苒说道:“这位客官,如今人都跑光了,你也走吧,算老小儿倒霉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扫了眼小桃,小桃会意的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递给掌柜子,并安慰道:“掌柜子,如今你算是遇到了贵人,拿着这张银票在从新布置下客栈吧”。
  掌柜子愣了愣,随后摇摇头:“不,不,这与姑娘无关,老小儿不能要姑娘的钱财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轻叹口气:“给你,你就收着吧,但须将事情的经过讲述给我听就行了”,随后,小桃找了张还算完整的长凳摆好,慕容倾苒抖了抖衣衫,端坐在上边。
  “去,将门子关了,在给这位小姐倒杯茶去”,掌柜子收起银票,拍了拍店小二说道。
  “好嘞”,店小二也见有贵人相助,这才破涕笑了笑,一眨眼的功夫溜进了厨房。
  掌柜子立在慕容倾苒身旁,开始讲述起这半月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。
  “原本,这嵩阳城中的刘太守就是个狗仗人势的贪官,但,自古民不与官斗,除了缴纳税务比较多,也一直相安无事,可这半个月里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经常会有衙役借故很多理由到处搜索,无非是强盗或者偷儿,可若是偷儿与强盗,又岂会住客栈?就连嵩阳城内最豪华的萃崧阁,也无端被搜索,如今,连银子都使不动了”。
  “哦”?慕容倾苒听完掌柜子的话,心底不禁疑惑,莫不是因为我的事?可仔细又想,琅啸月不是说过,琅啸辰并没有张扬么?而是暗自派人抓捕,可官府这番举动.....实在有些不解。
  “掌柜子,你且多派些人来将这里收拾下,我还住在这里,银子照付”,慕容倾苒说完,便起身上了楼。
  哪想,掌柜子听后,噗通跪在地上,聚生泪下:“贵人啊,您真是老小儿的贵人啊”。
  小桃转过头去看了看,无奈的笑了两声,回到屋内,微锁眉头的看向慕容倾苒:“小姐,您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吧?您可别轻举妄动了,小桃知道您在想些什么,但是,小桃不许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望着小桃一本正经的模样,被逗笑了,轻轻地戳了戳小桃的额头:“你个鬼丫头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,但,这件事还须我说了算”。
  “小姐,咱们现在是非常时期,您.....您就不能安分点么”,小桃摸着小姐戳过的地方,撅着小嘴嘟囔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慢慢走到窗边,轻轻掀开窗子,眺望着远处的湖面,轻叹口气:“今夜,我要夜访这里的太守......”。
  “什么?那....那更不行”,小桃大惊,顿时张开手臂挡在慕容倾苒背后,焦急道。
  “试想,若是刚才,我们没有出去,就在房间里等着他们来搜,后果会是什么样呢?掌柜子说的不无道理,看来,此事多多少少与我们有关啊”。
  小桃顿时语塞,“可......可这也太危险了”。
  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”,慕容倾苒说完,饱满的樱唇微微翘起,挂出一丝弧度,露出一抹狡诈的笑意。
  月光朦胧,借着那微缕月光,两个黑影一前一后的奔驰在街道,瞬间消失在转角,转眼间便来到府衙门口,慕容倾苒朝着府衙后门挥了挥手臂,小桃会意的跟了上去。
  硕大的府衙后院,到处楼亭阁宇,假山环绕,盆景无数,还有一个人工绿湖,走廊处,只有偶尔经过巡视的仆人。
  慕容倾苒望着奢侈的房屋,不得不叹息,贪官的存在,那必然是老百姓的灾难啊。
  二人绕了绕去,找了半天,很多庭院都已经熄火,只有最东边还有些微亮,二人对视后,不约而同的奔向那光亮处。
  莺莺夜歌,琴声瑟瑟,没想到已是夜半三更,这刘太守还有如此雅兴,屋内不时还传出女子的嬉笑声,看样子,屋内起码有三至四个人。
  慕容倾苒轻点脚尖,奔驰过去,很快便来到窗子下,打开窗子,双颊瞬间滚烫,快速撇过头去不再看里面,小桃不明所以,顺着窗子的缝隙看过去,哪知,竟然也撇过头去,幸亏二人都带着黑布蒙面,否则这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  小桃伸手拍了拍慕容倾苒的后背,慕容倾苒看了眼小桃,不得不再次看向屋内。
  屋内有三名女子,全都赤身裸体,其中一名坐在古琴前弹奏,还不时朝着那床上的男子抛媚眼,床下一名女子身披半透明薄纱,配合着琴声,舞动着水蛇腰,嘴里发出阵阵低吟,而另一名女子则半跪在床下,头在男子的两腿间动作着。
  “宝贝,用点力嘛”,男子一把按住床下女子的头部,舒服的表情在脸上蔓延。
  “爷,您别总是疼爱巧玉啊,人家弹的手都酸痛了”,古琴前得女子边弹琴,边娇媚的说道。
  男子色迷迷的看向弹琴的女子,“宝贝,别着急嘛,漫漫长夜,还怕爷不让你爽了”?
  屋外,慕容倾苒早已不在观看,虽然这是限量版的,但,她对这些不感兴趣,她可不会忘记,今夜前来的目的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