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江湖中人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码头静悄悄的,唯独岸边杆子上悬挂着微弱的烛火,闪烁着一丝光亮,风吹拂着河面,荡起波澜,一只小船只停留在岸边,随着水面的波动而微晃。
  “小姐,天色还未亮,船家也已然歇息,怕是不会载我们过河吧”,小桃压低声音,凝视着船只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思索片刻,缓缓朝着船只走去,边走边回应小桃:“咱们出双倍的价钱,他还不肯吗”?
  她轻盈的跃上船只,敲了敲船舱的木门,轻声唤道:“船家,船家.....我们要渡河”。
  许久,里面才飘出句话,显然那人是在睡梦中被吵醒,言语间带有几分不爽:“吗的,老子刚睡下就被吵醒了,外面的若要渡河,明早再来吧”。
  “我出双倍的价钱”,慕容倾苒淡淡的说道。
  “不行”。
  “三倍”。
  不一会,船舱内点燃烛火,木门被拉开,一位年纪三十左右,满脸胡须的男子晃悠的走出来,略有几分不耐烦的看了看慕容倾苒:“五倍”。
  “成交”。
  胡须男见眼前的女子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,多少有些吃惊,随后便露出一抹虚伪的笑意:“这位客人,您看,您这大半夜的非要坐船,定是有急事,瞧我这暴躁的脾气,您别介意啊”。
  “开船吧”,慕容倾苒不愿进船舱,此男子满身的酒气,更是有些邋遢的样子,想那船舱内也好不到哪去,只好随意找了块干净之处坐下。
  小桃掏出一锭银子递过去,胡须男接过后两眼直冒金光,也就不罗嗦,直接扬起小帆,努力的划了起来。
  河面的寒气有些重,带着些许的雾气,更是看不清对岸,小桃取出一件披风盖在慕容倾苒身上,自己也披了件衣服,将小手捂得严严实实,静静地等待着。
  “两位姑娘,别怪我说话直接,你们二位今夜这是碰到了我,若是遇到心怀不轨的人,定是麻烦一场啊”,胡须男喘着粗气,大嗓门的说道。
  小桃见小姐说话的意思,便与胡须男聊了起来,“听这位大哥的意思,我们还算碰到了好人么”。
  胡须男有些得意的笑了笑:“那还用说,两位姑娘虽然穿着普通,但那身子气质显然是官宦家的千金啊”。
  小桃暗自吃了一惊,没想到这茹莽匹夫都能看出这些来,更何况,小姐还顶着副丑颜于是,更加来了兴趣:“大哥如何看得出”?
  “这个嘛.....”,胡须男咧着大嘴笑了笑:“凭感觉吧,咱可是在江湖混得人,若连这些都分不出来,还咋混呢”。
  “江湖?没想到大哥还是江湖中人啊”,小桃被胡须男逗得呵呵直笑,又看了看慕容倾苒,略有些收敛,“那江湖是不是真如小说里写的,还有什么武林盟主....魔教....什么的”?话说,小桃还真没看出来这位胡须男是江湖出身。
  “那是当然,每三年的武林大会,我可是一次都没落下过,亲眼目睹了武林盟主的风采呢,那可真叫个武功盖世,风流倜傥啊,可惜,咱爹娘生的丑,再怎么努力都做不到盟主的半分半毫啊”,胡须男说着说着,微微有些低落。
  “那.....当真有魔教一说”?这时,慕容倾苒似乎也有些感兴趣,接过话来问道。
  “可不是,玉女教乃武林第一大魔教,传言,那里面全部都是女弟子,就连教主都是美艳动人,只是她们的功夫阴毒,专门拿男子来练就神功,被武林同道所排斥,也因此归为魔教一说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不禁轻笑两声,在现代时,电视剧中演的老套的剧情,没想到真的发生在这里。
  一旁的小桃见小姐发笑,有些疑惑的看着小姐问道:“小姐.....你笑什么”?
  慕容倾苒摇了摇头,收起笑意,淡淡的扫了眼对岸,雾气也渐渐散去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对岸的树影,“船家,能否再快些”。
  胡须男大口的喘息着,有些不满:“这位姑娘,咱已经够快的了,这大晚上的,能载你们过河就不错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不再言语,雾气的散去,她知道,很快就要黎明了,黎明就意味着很快就天亮了,若是不敢在天亮前感到沧县城里,怕是又会节外生枝些什么。
  许久,天际边隐隐露出一抹鱼肚白,慕容倾苒与小桃上了岸便快步疾走赶向沧县,因为走的水路,上了岸还要在步行几里才能到沧县。
  终于,在清晨时分,她们赶到了沧县,而此时沧县大门刚刚打开,所幸也没有发生什么,很轻易的就进了城里。
  这里不如嵩阳城繁华,却别有一番风味,给慕容倾苒的感觉,似乎走进农家一般,当然,也可见这里的地方官也着实为百姓造了福。
  正值秋收,早早的便有人下地干活,金灿灿的玉米用木车搬进各家的院落内,人们脸上露着喜庆的笑容,
  慕容倾苒与小桃找了户老实人家,给了几个碎银子,用过早饭后,便在这家歇息了,她们没有再住客栈,恐节外生枝,因为她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了。
  直至黄昏,二人才精神饱满的起身洗漱,农家夫妇很是老实,也因年纪大了,懂些眼力,没有打扰她们休息,也在二人起身后,准备了还算可口的饭菜来招待她们。
  “俺们也没啥能招待你们的,就请凑合着吃吧”,妇人和蔼的笑了笑,苍老起褶的手摆好碗筷,示意她们说道。
  “谢谢”,慕容倾苒亦露出一抹罕见的甜美笑意,虽然衬着那丑颜格格不入,但老妇人依旧点点头退出房门。
  小桃收拾好包裹,与慕容倾苒用过晚饭后,辞别了农家夫妇,继续赶往下一个城镇。
  “小姐....其实我们走义津镇再去合阳,已经很近了,如今从沧县出发,反而绕远许多呢”,小桃赶着驴车,不时回头说道,二人许是有些乏了步行,索性买了辆木车,又买了头驴,虽然路途有些颠簸,但总比起步行来的舒服多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