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被人出卖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苒似乎很享受着颠簸,半眯着双眸靠躺在木车上,慵懒的回道:“义津镇与嵩阳城是琳琅边境最为中的城池,亦为大的城池,不免人杂混乱,我也是怕会有琅啸辰的人埋伏在那,索性嵩阳城并未发现他的人,你我还是低调为好,过了合阳,再往南边走就是北冥与轩辕的交界,到那时,就不必在如此了,想那琅啸辰也不会傻到在北冥或者轩辕动手抓人”。
  “可小姐....你我到了北冥与轩辕的交界处,又该往哪里走呢”?小桃朝着驴屁股呼了一鞭子,驴子因为疼痛加快了步伐,木车显得更加颠簸。
  慕容倾苒睁开凤眸,别有深意的扫了眼小桃,又看向别处,“你有事情瞒着我吗”?
  一句话说的小桃差点掉下木车,好在急忙用手扶住木车的栏杆,秀气的小脸已然煞白煞白,言语也有些不自然:“小....小姐,您说的这是什么话”?
  慕容倾苒表情悠然,凤眸缓缓闭上,让人看不出任何异常,“这一路上,你几次三番的试探我最终目的地,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吗”?
  秋风瑟瑟,驴子飞快的奔驰,而小桃的额头却渗出小汗珠,“小....小姐,小桃对您的忠心天地可鉴,日月可昭啊”。
  “还不说实话”?慕容倾苒轻挑秀眉,那丑颜在小桃眼里却是带有几分威严。
  “小....小姐,对不起,小桃.....小桃.....”,小桃结巴的说着,似乎有些为难,因为她答应了别人,不能讲出来的。
  慕容倾苒聆听着耳边的风声,突然坐起身来,凤眸含着冷意看着小桃,小桃还未转过身,就已经觉得后背寒意阵阵,不由的停下木车,小心翼翼的转过身,偷瞄了眼小姐冰冷着的脸,又不安的低下头。
  “还不说”,慕容倾苒冷喝一声,吓得小桃哆嗦了一下。
  忽然,小桃从木车上跳下去,跪在车前,深埋着头,小声说道:“小姐.....小桃对不起您,小桃该死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冷冷的盯着不断磕头的小桃,心间多有不忍,但又实在找不出可以原谅她的理由,二人就这么僵持着。
  “小姐,我说实话,但....但请您别赶小桃走”,小桃抬起头,看了看慕容倾苒,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,罪恶感不断翻涌,心中似打翻了五味瓶,不知所措,因为她从未见过小姐如此对她,冷冷的,如同陌路,冷冷的,如同死神。
  “那日,王爷临走时突然....突然将我叫住,嘱托我....嘱托我一定要告诉他小姐的路线,还....还跟小桃说,他本想让小姐同去绵城,但小姐如此意绝,也是在他的意料中,王爷对小姐的心思....小桃早已与小姐说过,但小姐丝毫不往心里去,王爷对小姐所做之事,小桃看在眼里,不管王爷有多花心,有多放浪,但小桃也是希望小姐身边能多一个男子为小姐挡下风雨....”。
  “所以,他讲了很多话,感动了你”,慕容倾苒突然开口,言语间冷漠之极。
  小桃惊恐的抬起头,仰视着小姐冰冷的面孔,“小姐....你怎么知道”?
  慕容倾苒心底不禁咒骂道,该死的琅啸月,你除了会欺骗单纯的女子,还会干些什么?又想了想,这小桃原本心地单纯,她说得再多,她也不会明白,又要她如何是好?
  “你是如何告诉他,我的动向”?
  “王爷派了可靠的暗卫暗地跟着,小桃只需与他接头.......”,小桃越说声音越小,到最后竟然有些哽咽,如今,她心里是多么的懊悔,小姐信任自己,而自己却在最危急的关头出卖了她,她恨不能将自己碎尸万段啊。
  “一直跟到沧县么”?慕容倾苒扫了眼四周,耳朵灵敏的倾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  “是....”,小桃没有底气的回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无奈的摇摇头,冰冷的脸颊也渐渐融化开,语气稍微缓了缓:“小桃.....如今不用我多说什么,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”?
  小桃听到慕容倾苒的话,微微颤抖片刻,最后下定决心般站起身,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对准自己的脖颈处,大义凛然的看着小姐:“小姐.....小桃先走一步,以死谢罪”。
  这多少有些出乎慕容倾苒的预料,腾空跃起,飞快的踢开了小桃要自刎的匕首,只可惜,匕首很锋利,是依照慕容倾苒的要求打磨的,所以,小桃性命保住,但刀锋却划破了小桃白皙的脖颈,一抹鲜红瞬间刺痛了慕容倾苒的双眸。
  她又急又心痛的大吼道:“谁让你自刎谢罪了?跟了我这么多年,竟然还如此愚蠢”。
  虽然她吼着,可手中却拿着白纱布与金疮药为小桃细心的包扎起来,脖颈处不同于别的地方,那里是大动脉的所在,只是个小伤口,若是不赶紧包扎,血液会很快将小伤口充成大伤口,血崩致死,到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小桃了。
  熟练的手法,很快将伤口处理好,小桃双眸含着眼泪,牙齿死死的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。
  慕容倾苒将小桃拉上木车,自己执起鞭子赶起了驴车,“小....小姐”,小桃望着小姐的背后,不知所措的喊道。
  “你最好不要说话,否则后果自负”,慕容倾苒淡淡的飘来句话,吓得小桃只得闭上嘴,老实的靠躺在木车上。
  慕容倾苒用全力拉着驴子,尽量让木车不那么颠簸,伤口虽然包扎好,但若是路途颠簸,也有可能造成伤口的崩开。
  当木车行驶到交叉路口时,慕容倾苒突然调转方向,不走通向合阳的路,而是返回原地,沧县。
  “小...小姐”,小桃有些诧异的惊呼道。
  “闭嘴”,慕容倾苒驾着驴子,天色已黑,黑夜将至,再次回到农家夫妇那里,慕容倾苒将小桃抱到屋内的床上,为她换了药后,走出屋子,留下一脸惊恐的小桃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