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一时贪玩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苒紧锁眉头,凤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趴在地上的男子,如瀑般的黑发垂在脸上,看不到原本的面目,地上两摊扎眼的鲜红,他不断地挣扎着想起身继续跑,却又因用不出力气,半响便不再动弹。
  公子哥追了上来,一脚踩在他的后背,戏谑的咧着嘴大喝:“跑啊,你接着跑啊,本大爷今日若不玩死你,还真是对不起那白花花的银子啊”,说完,一脸淫秽的笑了笑。
  “公子哥身边的家奴也纷纷猥琐的大笑起哄:“是啊,敢和我们张大公子作对,定让你生不如死”。
  其中一名家奴缓缓走上跟前,蹲下来用力捏住男子的下巴,恶狠狠道:“能被我们张大公子看上,那是你的福气,能被我们张大公子宠幸,那就好比承蒙恩露,你别不识抬举,否则......到时命保不住,守住个贞洁做P啊”。
  “公子,您若是玩够了,可不可以赏给小的们.....尝尝鲜啊”,家奴们再次起哄道。
  公子哥挥了挥衣袖,十分畅快的道:“当然没问题,待本公子尝过了,定有你们的甜头,哈哈.........”。
  家奴们听到自家主子如此说,咧大了嘴与自家主子狂笑起来。
  周围不断的的人不断聚拢,仿佛看热闹般围了过来,慕容倾冉也被挤到了最前面,回过头,淡淡的扫视了眼人群,发觉竟然无人上前阻拦,心中多少感叹人性淡薄,听着那些议论,才渐渐的有了头绪。
  “哎,真是可怜,被张大公子看上,那简直生不如死啊”。
  “我听说,这是缘莺楼从轩辕弄过来的,听说长得那叫个美啊,被选为花魁后,才被张大公子竞拍得了初夜,不过,都过去两天了,没想到这张大公子还没得手,看来这男子有点本事啊”。
  “喂,我听说,被张大公子弄上床的人,甭管男人女人,都......哎,最后的下场都十分惨状啊,不是被玩死,就是被这些家奴们虐待死啊”。
  “嘘,你小声点,不要命了?当心被张大公子听去,到时候性命不保啊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大概听出个所以然,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男子,真没想到,都两天了,还没让着痞子般的张大公子得逞,心想之下,竟然对这男子染了几分兴趣。
  男子拼尽全身力气甩开家奴捏住下巴的手指,缓缓抬起头:“我呸”,一口唾液就这么硬生生的吐到那名家奴的脸上,家奴顿时恼怒,抬起手臂,也不顾他的主子在身边,巴掌声清脆的回荡,男子再次垂下头,也因疼痛闷哼了一声,嘴角的鲜红缓缓流到地上。
  公子哥上前一把揪起男子的黑发,大声喝道:“妈的,老子好心好意的招待你,给你穿最好的,吃最好的,如此宠着你,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,我看你真的是活腻歪了”。说完,又一把将男子的头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  “小.....小姐....我们走吧”,小桃第一次看到这触目惊心的画面,有些胆怯,揪了揪慕容倾苒的衣袖,又看了看周边的人群,小声唤道。
  “为何”?
  小桃小心翼翼的看着慕容倾冉神情,低声道:“我们如今的身份也不同,这里人多混杂,我们没必要为自己惹来麻烦啊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却并不这么认为,缓缓退出人群,扫了眼小桃,淡淡道:“你的伤已无大碍,跟上这群人,确定位置后,马上告诉我”,说完,转身朝着客栈走去。
  小桃微微怔了怔,露出无奈的表情,却在下一秒,恍然大悟般,脸上露出欣喜之色,原来小姐并没有不要她,她还以为,小姐没有要她的命,却也不会再相信她....
  公子哥的家奴们吆喝着,粗鲁的架起男子的双臂,男子似乎有些不愿,微微挣扎着,无奈又因没有了气力,不一会便垂下头,任由家奴们拖着走向张府。
  公子哥蛮横的喝退了身边围观的人群,大摇大摆的走在家奴前面,城里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,小桃亦在人群中隐没了身影。
  慕容倾苒回到客栈,沏了杯热茶,等待着小桃的归来,虽然以前在现代也有过同性恋,但.....没想要这古代如此开放,男人与男人之间,亦可以做成这样的交易,不自觉的嘴角上扬,精雕细琢的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表情,男子倔强,不肯屈服的样子,令她来了兴趣。
  直到她喝完第二壶茶,小桃才喘息着推来房门跑了进来,还未说话,急忙端起桌上的茶杯开始狂喝,慕容倾苒淡淡的扫了眼小桃,漫不经心玩弄着自己的青丝,开口问道:“事情进展的如何”?
  “小....小姐,张府在这合阳横行霸道,只因张老爷的亲哥哥是朝廷命官,至于官位.......就不太清楚,所以他儿子更加的嚣张,在这小小的城中,强男霸女,简直是这里的土皇帝,至于那名男子,正如那人所说,确是缘莺楼老鸨从轩辕弄过来的,至于身份.....就没人知道了,不过,听说,他长相真的很俊美呢”,小桃揉捏着茶杯,缓缓道了出来。
  慕容倾苒轻挑眉眼,没想到每个城镇都有这样的恶霸,顿了顿又道:“他们将那男子拖回去后...如何处置的”?
  小桃顿时语塞,双颊异常红润,有些不自然的回道:“呃....因家丁比较多,小....小桃也只看见张公子将那男子衣服剥光.....之后就不知道了”。
  “哦”?慕容倾苒灵动的眼眸微微转动,看来,这位张大公子是动真格的了,猛的拍了下桌子,“现在不动手,更在何时”?
  随后扫了眼小桃:“取些碎银子,路过买纱巾的买两块”。
  小桃想了想,唤住慕容倾苒:“小姐,你不会又是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”。
  “那到不是,只是,一时起了兴趣罢了”,说完,疾步走了出去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