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污染井水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小桃被男子的话语气的浑身直颤,恨不能上去揍他两拳,刚要还嘴,却被慕容倾苒用眼神制止。
  “小姐.......你看他,如此无礼也就罢了,还出言不恭”,小桃不甘的撅起粉唇,呢喃道。
  “你做什么非要与小孩子之气呢”?慕容倾苒随口说道。
  一句话,说的小桃不再言语,心理反而也好受些,却说得男子异常愤怒,俊美的脸颊顿时布满狰狞:“谁是小孩子?*,不要以为你救了我,我就会千恩万谢,生死早被我抛之九天,若是看不惯,就一刀杀了我便是,休想让我说出半个谢字”,说完,一把夺过慕容倾苒刚烤好的野兔,却因被烫到了,又将野兔抛了出去,周围的野狗闻着肉香,很快便跑了过去,顾不得烫,将其叼走。
  慕容倾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苦烤熟的野兔,便宜了那些野狗,多少有些动怒,却隐忍下来没有发泄。
  小桃将手中没吃几口的兔肉递给慕容倾苒,安慰道:“小姐,先食了这些吧”。
  “你只吃那些哪够啊,快将这些吃了吧,不用管我”,慕容倾苒看了看小桃递来的兔肉,也明白这半只兔肉,小桃根本没吃几口,若自己吃了,她岂不是要饿肚子,还好刚才已经吃了半只,且能凑合今夜。
  “可是.......”,小桃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见慕容倾苒早已靠在大树根下闭上凤眸,不得不继续吃起来。
  男子本想,不吃白不吃,可谁知,当真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了,如今,没有了吃食,今晚怕是要饿肚子了。
  小桃吃着香喷喷的兔肉,嘴里不时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,那声音简直是在诱惑男子,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作响,他靠在树桩旁,偷偷的瞄了眼那快被小桃吃干净的兔肉,大声嚷嚷道:“喂,吃个东西,做什么发出那么大的声响,打扰别人休息”。
  小桃这正吃着得劲,突然被男子一声吼,竟然有些莫名其妙,而闭目养神的慕容倾苒则心底发笑,他哪里是因为被打扰了,分明是饿的不能入睡。
  “我吃我的,你睡你的,管你什么事”,小桃恍然后,瞪了眼男子,继续吃着手中的兔肉,男子不知该说些什么,冷哼一声,转过身从新靠回树桩。
  直到剩下的兔肉全部进了肚子,小桃擦了擦手,将篝火烧的更加旺,这才走到慕容倾苒身边,紧紧地靠着她入睡。
  这夜,对于男子来说终将是个不眠之夜,他翻来覆去,怎么睡也睡不着,肚子不争气的一直叫,而慕容倾苒也只是朦胧的入睡,在野外,警惕是必然不能少的,若是睡过去,发生什么事,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  天际渐渐露出鱼肚白,慕容倾苒等人醒来后,收拾好包裹,上了马车继续赶路,途径一家猎户打猎用的茅屋,凑合了一晚,直到第三天深夜才到达轩辕边疆城池,暮城。
  由于夜深人静,马蹄声太大,慕容倾苒不得不让小桃将马车停在城外,步行进了城。
  男子却颇为不满,甚至将那不愿意全写在脸上,虽然伤口已经好些了,但他仍不想走路,气愤的朝着慕容倾苒大吼:“将马车驶进来又能怎样?难不成还有人吃了你们”?
  慕容倾苒扫了眼男子,加快脚下的步伐,她很清楚,两三天的时间,男子的伤口基本痊愈,她可是用了最好的药材,再不好,那可真对不起花出去的银子。
  街道上空无一人,月色暗淡,天空布满乌云,看样子,快要下雨了,要赶紧找家客栈落脚,慕容倾苒仰视着天空,暗道。
  城中不大,绕了几圈只找到一家还亮着烛光,慕容倾苒礼貌的敲开门,一位上了岁数的老者迎他们进来,准备了些简单的吃食,安排了住房,三个人这才安心的睡了一觉。
  翌日
  清晨,慕容倾苒早早起来,而小桃还在熟睡,其实,小桃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,所以,二人只要了一间房。
  推开窗子,牛毛般的细雨落在大地,雨水的气息夹带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,凉风阵阵,慕容倾苒深深地吸了口气,她就喜欢这样的天气,不干不燥,正当心情大好,,隔壁的房间忽然传出男子愤怒的吼声。
  “这水如此浑浊,你还敢端来让我洗漱”?
  老者诺诺的弯弯腰,不好意思的解释道:“这位公子,你就凑合着用吧,这里的井水已经全部被污染了,这些还是从邻县运了好几天才过来的”。
  “行了,滚出去吧”,男子自知没理由再挑了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老者点点头,应了声便退出房门。
  “大爷,你刚才说,这里的井水被污染了?是怎么回事”?慕容倾苒打开房门,拦住正要下楼的老者,疑惑的问到。
  老者轻叹了口气,并未因慕容倾苒的丑颜而不愿理会,无奈的回道:“这位姑娘,你们昨夜刚到本城,有所不知啊,”,说完又小心翼翼的望了望楼下,又道:“哎,就别问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亦向楼下望了望,除了吃饭的两三位客人,却并未发觉异常。
  “哦?老者,你说来听听吧”,她本不想管这闲事,但这几年为数不多的善心不断发作,继续问道。
  “姑娘,你还是别问了,老夫.....老夫还想安稳的过日子呢”,老者摇摇头,说完便下了楼。
  慕容倾苒见老者实在不愿意说,也就没在拦着,亲自下楼,来到客栈的后院,捞上来桶井水,有些诧异,水果然是被污染了,好似被泥土搅拌过,黄黄的,浑浊不清。
  凑合着用从邻县运来的水,简单的洗漱完毕,用过早饭,外面的雨已经停了,街边摆摊的也已出摊,慕容倾苒拉着小桃出了客栈,原本日用品就不多,结果还都被男子浪费干净,真是让人头疼。
  琅啸月给的银子虽然很多,但也不能如此浪费啊。
  简单的置办了些物品,正当返回客栈时,却见前方围了一大堆人,小桃最喜凑热闹,拉着慕容倾苒兴奋的跑过去。
  昨夜,与小姐说了很多话,也已经得到了小姐亲口原谅她,这怎能不让她高兴呢。
  拨开人群,二人好不容易挤了进去,原来是个卖身葬父的男子,他深深地埋着头,看不到相貌,慕容倾苒轻笑两声,这老套的戏码也能让她遇到,当即随手扔了几个铜板,转身来着小桃离开,却不知,这几个铜板带来的竟然也能惹来麻烦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