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鹿死谁手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当慕容倾苒与小桃回到客栈,还未上楼,竟发现有人跟在身后鬼鬼祟祟。
  她轻哼一声,缓缓转过身去,盯着那客栈大门露出的半张脸颊,“你跟着我做什么”?
  门外的人战战兢兢的走进来,这时,店小二瞬间奔了过来将他挡在门外,一副轻蔑的样子看向他:“这里可不是你这种乞丐能进的地方,赶紧给我滚出去,别扰了我家的生意”,说完,用力的推了把那男子。
  男子因被店小二用的推了把,身子似柳枝般扑倒在地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十分倔强。
  慕容倾苒见店小二将那男子推了出去,淡淡的扫了眼很快上了楼,直到午时用过饭后,发现那男子远远地站在客栈对面,微微低着头注视着客栈内。
  “小姐,你看那人,怎么老是跟着咱们”,小桃抬头瞟了眼门外,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苒没有言语,起身出了客栈的门,直径向那男子走去,轻挑眉眼,随意的问道:“筹了银子为何不为你父亲葬身去”?
  “父亲已经安葬好了,小姐出了钱,就是将我买下,从今起,我就是小姐的人了”,男子依旧微微低着头,声音却爽朗清晰。
  慕容倾苒倒是颇为诧异,怎么在这里总能遇到老套的事情?随后疑惑问道:“我出的钱恐怕还不足以安葬你的父亲,又怎么会有我买了你一说呢”?
  男子突然跪倒在地,俯下身子,言语坚定地磕着头:“求小姐收了我吧”,又在说完后,定定的仰视着慕容倾苒。
  “你起来吧,我既然没有打算买了你,就更不会有打算收你,还有,别再跟着我了,否则......”,慕容倾苒说到这,凤眸突然散发出阵阵寒意,寒意中夹杂着少许的杀气,瞥向那男子。
  男子怔了怔,好似吓住了,又很快恢复神态,指尖撇开垂在脸颊的几缕黑发,意志坚决的说道:“小姐既然出了钱,我就会遵守承诺,侍奉小姐”。
  小桃也感到很惊讶,小姐出的钱不过区区几个铜板而已,别说葬父,就连温饱都解决不了,这男子为何非要小姐收了他,顿时,小桃觉得此事绝不简单,附到慕容倾苒的耳边低声道:“小姐,此事恐有猫腻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心知明了,不想再与男子纠缠,朝着那男子挥了挥手道:“你赶紧离去,不要再缠着我了”,说完,转身朝着客栈走去。
  忽然,那灵敏的耳力听到了极其细微的刀刃拔出的声音,毫不犹豫的转身推开小桃,但由于来不及取出飞刀,索性将头上的发簪取下挡住刺来的匕首。
  “叮”,刺来的匕首将她的玉簪劈成两段,慕容倾苒一个回旋踢扫向那男子,却不料那男子有几分功夫,竟然躲开。
  因发簪取下来,那一头如瀑般的黑发飘然垂下,慕容倾苒甩了甩黑发,冷眼看向刚才还祈求她的男子:“来者何人”?
  小桃踉跄几步并未摔倒,又见男子手拿匕首袭击小姐,飞快的跑到小姐身旁,张开手臂护住,秀气的小脸警惕的望着男子。
  “唰唰唰”,就在这时,从周围窜出十几名身穿黑衣蒙面人,手持弯刀,跃跃欲试。
  原本喧哗热闹的街边,瞬间空无一人,小贩甚至将摊位搁置在那狂奔跑走,如今,没有什么比舍财保命更加重要的事情了。
  许是没见过这种场面,客栈的老板竟然也在第一时间将门紧闭,客栈二楼,靠左边的窗子猛地被推开,那异常俊美的容貌十分不耐烦的大喊:“谁啊,这么吵,不知道本大爷在睡觉吗”?
  当他喊完,在下一秒愣住了,嘴角抽搐着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:“你.....你们继续.....继续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只听到“咣当一声”,那扇窗子猛力的关上,她嘲讽的笑了笑,淡淡的扫了眼包围住她们的黑衣人,又说了句:“来者何人”?
  手拿匕首的男子已然褪去可怜摸样,一副冰冷的神态注视着慕容倾苒,轻蔑的说道:“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哼,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若不将他交出来,你便下地狱去思索吧”。
  慕容倾苒先是怔了怔,这句话她怎么听着如此耳熟?貌似......是她的台词吧。
  “鹿死谁手,还是各凭本事吧”,慕容倾苒回神后,话音刚落,指尖早已多了三把小飞刀,而另只手则背于身后,用力一挥,飞刀不偏不斜的飞向口出诳语的男子。
  当飞刀夹风刺向那男子时,慕容倾苒从小腿一侧抽出匕首,脚下如风,临危不乱的与黑衣人厮杀起来。
  男子用匕首挡开飞刀,轻点脚尖,飞出重围,远远地观望起来。
  但几个回合下来,显然,慕容倾苒有些人单力薄,小桃的那点功夫自保可以,若是打斗起来,怕是会丢了性命,于是,她一方面护着小桃,另一方面单手回挡着不断砍过来的弯刀。
  渐渐地,有些力不从心,“嘶”,锋利的弯刀毫不留情的划开了慕容倾苒的手臂,若不是她躲得快,一条胳膊怕是都要交代了。
  小桃惊恐的望着那鲜红直流的手臂,不知所措的尖叫出声:“啊.....小姐”。
  “你们究竟是谁”?慕容倾苒慌乱之中也来不及理会小桃,边回挡着弯刀,冷声大喝,其实,她很明白,眼下人多势众,又要保护小桃,任她长出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独自接下着十几把弯刀。
  “哈哈....你不是说鹿死谁手各凭本事吗?怎么?如今怕了?哈哈”,那男子远远站着,看着慕容倾苒狼狈的模样,不禁狂笑出声。
  慕容倾苒亦轻蔑的笑了笑:“哼,我的字典里,还从未有过怕这个字”,说完,咬紧牙关,拼尽全力,快速的抹杀了两名黑衣人。
  随着黑衣人的倒下,血腥弥漫的街边,鲜红刺眼,微风乍起,流淌在地上的血渍很快凝固,十几名黑衣人如今只剩下八九个,即便被慕容倾苒的匕首伤的满身刀口,鲜红直流,依旧凶猛如虎,不吭不响,仿佛不知疼痛,如同死尸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