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狠狠惩罚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冉见下面没人吭声,顿了顿继续道:“对于今日本门主改动之事,刻不容缓,过了今日,你们便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任意妄为”,说着说着,她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:“因为,本门主列出新的门规,但凡触犯者,一律杀无赦”。
  “属下谨遵门主教诲”,众人俯首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满意的点点头,瞄了眼身旁的夜雨开口唤道:“夜雨”。
  “属下在”,夜雨恭敬的跪在地上应声。
  “你这么久才来接应本门主,本门主是否可以视你为对本门主有二心呢”?慕容倾冉冷漠的看着跪在面前的男子,言语见没有丝毫的感情。
  夜雨听后,顿时大惊,“属下对门主绝无二心,若生二心,天地灭之”。
  “哼,那就好,按门规处置,杖责一百,外罚跪三日,不得进食”,她冷冷道。
  台下的众人纷纷面面相窥,眼里竟有了些惧怕之色,当然,惧怕之人乃是那日随夜雨接应的黑衣人。
  “那日随行而去的,杖责五十,罚跪一日,不得进食”,慕容倾冉话音刚落,那些随行而去的人都松了口气,比起夜雨的惩罚,他们当然轻松很多。
  一旁的小桃担忧的看着眼夜雨,又谨慎的望着小姐的背影,此时,她突然觉得小姐竟有些陌生,冷冷的,比那次对她还要可怕。
  “天门是做什么的?供你们吃喝拉撒睡的地方吗?杀手,什么是杀手?冷血无情,地狱修罗,可你们看看你们刚才的样子,简直就像闹市里的人贩子,今日,本门主容你们放肆,明日开始,若发现懒散之人,一律杀无赦,绝不容情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发泄着刚才积聚的怒火,当说到杀无赦时,神态流露出来的隐隐杀意,把小桃吓了一跳。
  会议结束,众人渐渐散去,夜雨也下去领罚,慕容倾冉端坐在空荡的大堂内,轻叹了口气,天门的整顿不是一朝一夕,那些人懒散惯了,若真要杀起来,怕还不少呢,哎,真让她感到头痛不已啊。
  “小姐....您真的狠心如此惩罚夜雨吗”?小桃揪了揪慕容倾冉的衣袖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微微歪着头,直视着小桃冷声道:“怎么,你想求情”?
  小桃被小姐的神态吓得愣了愣,没敢再说下去,只是那么僵直的站在那。
  “天门门规明确规定,但凡触犯门规者,他人求情,其罚同受,你若不想,就不要再说了”,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缓了缓语气说道。
  端坐了许久,慕容倾冉见身旁没人说话,看了看低着头的小桃,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是谁?我是天门门主,杀手,唯命是从,是他的天职,离开琳琅到这里,要有月余,从最基本来讲,这是杀手最不允许的,守时,准时,是杀手基本具备的”。
  小桃听到小姐如此说来,缓缓抬起头,秀气的小脸飘然挂上两行清泪,诺诺道:“小姐,我知道杀手必须服从命令,可那惩罚...再是体质强健的男儿也受不了啊,那一百杖子打完,还要跪上三天,还不能吃饭.....不死才怪呢”,说完,又哽咽起来。
  “若是连这些都受不住,如何能成大事”,慕容倾冉说完,起身离开。
  临近黄昏,天际燃起火烧云,红彤彤的,十分异彩,慕容倾冉招来青龙堂堂主青风,询问了那给她惹麻烦的男子身在何处,青风的回答:“回门主,此事只有夜护法才清楚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无语问苍天,只好前去赏罚司找夜雨,赏罚司,是天门独立的机构,很早便有了,这她也是知道的,进了赏罚司,左边是赏,右边是罚,左边金银珠宝,右边刑拘满墙。
  走向右边,慕容倾冉便看到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夜雨,她没有言语,直径走到夜雨的面前,并未去看他,问道:“那男子身在何处”?
  “回....回....主子,属下将他....关在念君阁的后院”,夜雨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,嘴角的血渍也已凝固,束发微显凌乱,无力的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得到答案后,头也不回的走出赏罚司,夜雨依旧僵直发抖的跪在那里,他并没有想奢求她的原谅,若不是他迟来,她也不会那么辛苦,若不是他迟来,她也不会受到伤害,他该受这惩罚。
  当他看到她手臂的伤口时,他心痛疾首,当他看到她奋不顾身杀敌时,他追悔莫及,怎奈自己终究来迟呢。
  不多时,他的身体开始摇晃,却努力的用内力支撑着身体,皮外伤虽不致命,却难以忍受那折磨人的疼痛,再加上一天没有进食,没有喝水。
  慕容倾冉与小桃换上男装,走出天门总舵,在青风的指引下,来到念君阁的后院的柴房,因为后院所有的房间都找过了,只有柴房没有找。
  只见柴房外站这两名便衣杀手,见到慕容倾冉到来,赶忙恭敬道:“属下见过主子”,对于杀手之间,消息传得很快,所以,即便他们没有参加会议,也能一眼分辨出青风对身旁男子的恭敬。
  慕容倾冉点点头,摇曳着手中的纸扇,一袭洁白长衫,简单的束发,映衬着那精美绝伦的容貌,简直貌比潘安。
  属下打开房门,一股潮湿腥臭的味道飘了出来,看样子,那男子每日的拉撒都在柴房里解决的。
  她缓缓走进去,借着烛光,里面一名蓬头垢面的男子蜷缩在角落,见有人进来疯了似地扑上来,青风怕门主受到伤害,快速踢出一脚,见那男子地翻在地,男子顿时痛苦的shen,yin起来。
  “你叫什么”?慕容倾冉蹲下身子,朝着蜷缩成一团的男子轻声问道。
  男子没有言语,依旧痛苦的shen,yin着,慕容倾冉见问不出什么,转过身对青风说道:“将他带去阁楼,沐浴更衣,洗干净带来见我”。
  “是”,青风领命后,示意那两名属下,合力将男子抬了出去。
  小桃则捂住口鼻,快速的跑了出去,慕容倾冉不知何故,当听到不断呕吐的声音,不禁宛然一笑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