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熟悉之声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喧闹的念君阁内,早已宾客满席,男人们手臂揽着花枝招展的女子饮酒作乐,琴声瑟瑟,慕容倾冉端坐在二楼隐蔽的房间内,注视着下面的一切。
  “小姐.....你打算怎么处置那男子呢”?小桃斟了杯茶递给慕容倾冉,边进食着桌上的糕点边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辗转回到桌前坐下,抿了口温茶淡淡道:“他背后的故事绝不简单”。
  “那岂不给小姐找了麻烦?我看还是赶紧将他弄走,以免多生事端”。
  屋内,幽紫色的幔帐金钩挂起,香炉内袅袅生烟,散出淡雅的清香,别致的装饰,与其他房间不同的是,这里有两道门,第一道门进去,一眼看到的是屏风,轻烟云图,第二道门才是正房,而青风派了两名精干的杀手,着了便装,守卫着第二道房门。
  “麻烦到不至于,他越不简单,就越能为我所用,任何有骨气的男子,再受到那种屈辱后,心中,除了憎恨,报仇,别无其他”。
  小桃没再继续说下去,望了望楼下,淫秽不堪的画面,动荡人心的声音,顿时让她双颊染红,不自然的又转过头来,“小姐,你什么时候开设分舵啊”?
  “哦?为何这么关心本门主开分舵之事”?慕容倾冉轻挑眉眼,注意到小桃的不自在,她岂会不知小桃心里所想,从用过晚饭后,她就一直旁敲侧击的问这个事情。
  “小姐.....一个姑娘家家的,整日在这种.....这种地方,您不觉得臊,小桃都觉得难堪呢”,小桃双手捂住腮颊,扭捏着身体说道。
  “呵呵.....”,慕容倾冉顿时轻笑起来,随即一口饮尽茶杯中的茶水,“你啊,分舵的事情我会尽量安排,不过,你既然身为护法,那要学习的事情还很多,在分舵没有安排下来之际,你就别上来了,潜心学习,否则,我怎么能放心让你去执掌分舵呢”?
  “小姐,这么说,您是打算让小桃独立?不行,小姐也要跟我一齐去分舵,不能总留在这里”,小桃有些诧异,当即果断道,她哪能将小姐独自留在这种地方,不行,绝对不行。
  “你也不小了,总要为我去分担些,历练一下”,慕容倾冉收起笑意,话音刚落,门外传来属下恭敬的声音。
  “启禀主子,青堂主有事禀报”。
  “让他进来吧”。
  青风急匆匆的走进来,双膝跪地,焦急道:“回主子,今晚来了个大主家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已然靠躺到软榻上,半眯着凤眸,一缕精光看向青风:“哦?有多大”?
  “回主子,轩辕国廉禹王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听后,不由得坐起身子,微锁眉头:“我知这轩辕有个轩辕澈,这廉禹王从哪冒出来的”?
  青风如实禀报道:“回主子,这廉禹王平日从不出户,不问世事,不理朝堂,再过三天便是孝茗太后的寿辰,属下也不知他为何来此”。
  “知道了,派个机灵点的丫头,有什么动静向我来报”,青风领命后,转身离去。
  慕容倾冉似乎想到些什么,当即唤道:“慢,那男子如今何处”?
  青风猛然想起,再次跪地,小心翼翼道:“回主子,那.....那男子在菊兰房,不过,厉的很,说什么都不肯沐浴更衣,小的只好将那男子点了穴,哪知....哪知他竟然咬舌...”。
  “死了没”?
  青风听到主子言语间并不是很惊讶,才缓缓的松了口气,早知道主子不在乎,他亦不会被那男子伤了两名属下,毕恭毕敬道:“回主子,没死”。
  “知道了,下去吧”,慕容倾冉挥了挥手臂,青风得令快速闪了出去。
  小桃走到软榻旁,为慕容倾冉整理衣衫,不禁责怪道:“这男子可真够倔的,小姐当初就不应该救他”。
  “他既然这么想死,我若不成全,如何是好呢”,慕容倾冉说完,邪魅的笑了笑踏出房门。
  念君阁所有的房间皆为十二花命名,是念君阁中的极品房,十分豪华奢侈,在属下的带领下,慕容倾冉一身白衫飘然度步,手中的折扇不停的摇晃,要说这外边已是深秋,可念君阁却四季如春呢。
  途径牡丹坊,屋内传出嬉戏声与狂笑,恰恰在这时,熟悉的声音令慕容倾冉停住脚步,异常诧异,怎么会是他?
  “大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快赶上那深闺女儿家了,如今两杯下了肚,怎么就扛不住了呢”?说话的男子言语中满是调侃之意。
  “不行了,你大哥我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问世事,修身养性,这酒更是从未沾过,若不是母后寿辰当前,才不与你们来这烟花之地寻乐子呢”。
  “大哥,称你为大哥,你这哥哥当的岂能失职呢,来来来,二弟,再给大哥斟上一杯,咱们今日无醉不归”。
  酒杯碰撞的声音令慕容倾冉猛然回神,瞥了瞥身旁的属下,低声问道:“这房中是何人”?
  “回主子,正是方才青堂主所说之人”。
  什么?原来那日与她争抢买凤凰灯笼的男子,竟然是轩辕国廉禹王,我说他的脾气怎么会如此内敛,内涵颇为修养呢,想了想,慕容倾冉轻笑两声,快步走向菊兰房。
  推门而入,屋内的两名男子见到慕容倾冉,纷纷恭敬跪地:“见过主子”。
  “恩,他怎么样了”?慕容倾冉指了指背对着她躺在床榻间的男子问道。
  其中一名属下看了看床上的男子,小心翼翼的回道:“回主子,他.....昏了过去,要不要....请个大夫来”?
  “不用了,你们出去吧,小桃,你也出去”。
  四名属下领命后,很快退出房间,小桃犹犹豫豫,可见小姐那副冰冷的容貌又露出来,也只好遵从的退出去。
  白皙的指尖轻轻翻过男子,却见男子嘴角不停的流出鲜红的血渍,她厌恶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,用力掰开男子紧抿的嘴唇,白色的粉状瞬间倒进男子嘴里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