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是真是假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正值当午,念君阁里里外外依旧客似云来,慕容倾冉漫步二楼的长廊上,一把猛虎下山图的折扇忽闪着,凤眸若有似无的瞟着楼下,男人们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整日里花天酒地,尤其是那些有钱有势的官员。
  坐在一楼左下角雅座的老头子,便是轩辕国权势最大的丞相,杨天祥,那干枯的爪子不断的抚摸着身旁妖艳女子丰盈,女子亦虚伪的发出阵阵欢愉的低吟。
  哼,真不愧是父子,昨日他的三儿子杨丙承刚在这里留夜,今天他老子便来嫖妓。
  靠右边的雅座便是刑部侍郎的大儿子,刘岳,相貌堂堂,言谈举止更是优雅高贵,为人却颇为狡诈,他与他老爹合谋将上任刑部侍郎关震海拉下台,先斩后奏,将其一家满门抄斩,心肠歹毒之极。
  来这里消遣的,大多数非富即贵,没办法,谁让念君阁里的姑娘都有摄人魂魄的功夫,像这种se欲熏心的男人们,只是撩拨,便已然承受不住诱惑。
  一楼的大厅内,都设有阁帘的雅座,只有留夜之人,或者出得起重金之人,才会定包房,十二花房的价格,可是不便宜呢,所以,天门的金库,那是相当的富裕。
  “这位仁兄......”,正当慕容倾冉不断遐想中,突然,肩膀被人拍了下,她缓缓转过身来,却见轩辕子衿儒雅的立于身后。
  “呃.....见过廉禹王”,慕容倾冉微微弯腰作揖,礼貌微带恭敬道。
  轩辕子衿笑如春风,赶忙扶起慕容倾冉,“贤弟莫要如此多礼,在外还我子衿便可”。
  “不知子衿今日来......”。
  轩辕子衿未等慕容倾冉说完,接过话,面带欣喜道:“子衿可是寻了莫弟弟半日呢,总算找到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愣了愣,实在想不出轩辕子衿找自己所谓何事,凝视着轩辕子衿开口问道:“子衿找我何事”?
  “子衿找莫弟弟乃是为了感谢莫弟弟,昨晚我再念君阁留夜,是莫弟弟找人将子衿抬到别的房间,子衿这一生没有什么追求,但求洁身自好”。
  “原来是此事啊,子衿不用太过担心,整个轩辕谁人不知子衿洁身自好,出淤泥而不染,莫冉只是做了个顺水之情,子衿不必记挂在心的”,慕容倾冉表面和颜悦色,心中却暗暗叫苦,该死的,学这古人说话还真是饶舌,费劲。
  轩辕子衿温雅一笑:“莫弟别说笑了,那只是传言而已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眼睑处仔细的大量轩辕子衿,这和昨晚的他差别也太大了吧,束发玉冠,一袭白底兰丝沟边的衣衫,映衬出修长的身材,尖尖的下巴,杏仁形状的眼眸,寥若晨星,笔直翘起的鼻梁,肉粉色紧抿的薄唇,整张脸都是那么的温文尔雅。
  可在想想昨晚,一会一副深闺怨妇,哽咽抹泪,一会抱着纱帐轻歌曼舞,怎么看,都像个心里有毛病的人。
  不过,想归想,慕容倾冉还是对着轩辕子衿浅笑道:“子衿也莫要谦虚才是,如今像子衿这般洁身自好的男子,实在少之又少啊”。
  “哦?那莫弟难道不是么?我看莫弟气质高贵,举止优雅,谈吐不凡,莫不是哪家的贵族少爷”?轩辕子衿彬彬有礼道。
  “贵族少爷在下实在不敢恭维,说实话,莫冉是从他处逃出来的,只为不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”,慕容倾冉说到这,不禁有些黯然伤神。
  “哦?若莫弟不嫌弃,子衿愿闻其详,为莫弟分担些,如何”?
  慕容倾冉怔了怔,我说怎么了?你这轩辕子衿还是赖上我了是不?原本以为几句话打发掉就行了,却没想到这轩辕子衿简直是个话唠,天呐,谁来救救我,我可不想一直这么文邹邹的说话了,会死人的。
  轩辕子衿将慕容倾冉领到茉莉房,屋内飘着淡雅的茉莉熏香,亦如房名般,乳黄色的纱帐垂于地上,屋内摆着各式各样的茉莉字画,慕容倾冉凝视着茉莉字画,不禁问道:“这.....是子衿之作”?
  “呵呵....拙作,不足挂齿”,轩辕子衿斟了杯茉莉花茶,递给慕容倾冉,谦虚地笑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虽然不懂字画,可这画笔,是个人都能看出那登峰造极的能力啊,从远处看,好似真的一般,从近处看,连那茉莉的花瓣都是如此的细致清晰。
  “莫弟,来,坐”,轩辕子衿如沐春风般的笑意,令慕容倾冉多少有些被吸引,他的笑容给人的感觉,犹如春天到来,温暖周身,让你失去任何抵抗力,让你情不自禁的去相信,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  慕容倾冉低头不断地抿着茶水,她可不想被轩辕子衿的笑容迷惑住,那仿若星辰般的眼眸里,干净的没有一丝尘秽,她却清楚得很,人,都是道貌岸然的骗子。
  “莫弟家在何处啊”?轩辕子衿的茶道很是厉害,手法更是熟练之极,没几下,一壶淡雅清香的茉莉花茶就泡好了。
  “莫冉家在琳琅”。
  “什么?莫弟的家....莫弟是琳琅人士”?轩辕子衿有些诧异的凝视着慕容倾冉问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再次抿了口茶:“不,确切的说,我是轩辕人士,早年父母双亲是轩辕子民,而后因为生意举家迁到琳琅而已,而莫冉,则是在琳琅长大的”。
  轩辕子衿微锁眉头,很快转移话题:“姻缘向来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莫弟怎可违抗父母之命呢”?
  “哎,说来话长,父母让莫冉嫁的....哦,娶得是本城县令的女儿,县令的女儿貌美如花,可却不是莫冉心中的那支花,莫冉逃过数次,皆被县令的衙役抓了回去,被迫与那县令之女.....成了亲,他们以为,成了亲,事情就定了下来,在洞房之夜,他们疏忽了,所以,莫冉才逃了出来”,慕容倾冉一副堪忧的神态讲完故事,而后又常常的叹了口气。
  “原来,莫弟心中已有人选,那为何不与莫弟心中的那支花一起走呢”?轩辕子衿像是来了兴趣,认真的表情令慕容倾冉心中不禁疑惑,他究竟是真的不问世事,不理朝堂,还是......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呢?
  毕竟,他可是轩辕的廉禹王啊,若是没点本事,怕是早已命丧黄泉,还能如此悠闲的种种花,养养草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