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胭脂之毒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冉淡淡的笑了笑: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,她已然化蝶,飞向属于她的地方了”。
  “什么?莫弟的意思是.....对不起,对不起,子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哎,莫弟,子衿不问了,不问了”,轩辕子衿猛然回味,原来莫冉的意思是,那女子已然香消玉殒了,好端端的提起人家的伤心事,真是罪孽啊。
  慕容倾冉笑着摇摇头:“不碍事,不碍事,习惯了”。
  “叩叩叩”,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。
  轩辕子衿起身快步走过去,打开房门,只见一个家丁摸样的男子对着他慌张道:“王.....王爷,王妃....王妃要上吊自尽了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轩辕子衿大吃一惊,随后与慕容倾冉拜别后,急匆匆的与家丁离去。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轩辕子衿离去的背影,别有深意自语:轩辕子衿......轩辕子衿,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一个王妃也能令你如此诚惶诚恐.....
  “主子,要不要魅儿去帮您调查一番呢”?这时,白魅儿的声音从慕容倾冉的身后,如鬼魅般飘了出来。
  只见白魅儿一身白色纱裙,勾勒出妙曼的身姿,银白色的半妆面具下,露出那淡粉色饱满的双唇,诱人心怀,一股能令男人迷失心智的胭脂香环绕鼻尖,久久散不去。
  慕容倾冉斜视的扫了眼白魅儿,心中冷哼一声,白魅儿,你真当我慕容倾冉是傻子么?真以为我会认为你屈服于我了吗?
  四堂中,早在她没有来的时候,白魅儿就为四堂之首,并不是因为白魅儿的功夫令四堂屈服,而是因为她那秘制的药罐门让人望而生畏,曾经有名手下,因亵渎了白魅儿的真容,继而从此消失在世间,死于化骨散。
  “你与小桃交接完毕了吗”?慕容倾冉回神后,冷漠的说道。
  白魅儿灿灿的笑了笑:“主子,瞧您说的,您交代的任务,魅儿岂能不完成它呢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恨不能现在就杀了她,白魅儿岂止不把她放在眼里,她早已猜透了白魅儿的心思,怕是她儿如今,早已将自己放在天门门主的位置上了。
  不过,慕容倾冉不担心,之所以将白魅儿提升为右护法,就是要宽了她的心,让她不再那么防范,以为自己离门主之位只有一步之遥,却不知,只要她在向前一步,就会踏入深渊。
  “那就好”,慕容倾冉微微点点头,露出一副让人摸不透心思的表情。
  白魅儿轻蔑的扫了眼慕容倾冉,随即又变幻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跪在她的面前:“主子,魅儿....魅儿希望主子能饶恕夜护法”。
  “哦”?慕容倾冉轻挑眉眼,很是意外,白魅儿求情竟是为了夜雨,不解问道:“难道门规在你眼中只是个摆设吗”?
  白魅儿微微低下头,用乞求的语气低声道:“魅儿知道先前多有得罪门主,但夜护法他为了本门,真的付出太多的心血,门主就是不念及夜护法的功劳,也要看他的苦劳啊”。
  “太多的心血?呵呵.....”,当慕容倾冉听到这句话时,不免开怀大笑起来:“他还真是付出不少心血啊,将天门治理的如此不堪,在本门主发出两次暗号时,都未能来接应,你说,这罪,该谁来承担呢”?
  慕容倾冉说着说着,绝色的脸上已没了笑意,如同冰窖中的千年寒冰般盯着白魅儿,如果不是因为要从白魅儿那里弄出所有药罐的秘籍,她实在是懒得与之废话,早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。
  “门主,魅儿求您了,如果门主非要责罚,那魅儿愿替夜护法承担下那还有一天的惩罚”。
  “不用了,夜雨该受的责罚必须受完,否则.....”,慕容倾冉缓缓弯下腰,凑到白魅儿的耳边,意味深长道:“否则,加重惩罚”。
  说完,慕容倾冉摇晃着折扇,度步离去,独留下跪在地的白魅儿,她缓缓抬起头,双眸狠毒的望着慕容倾冉离去的背影,修长的指尖紧紧攥起,隐忍着要爆发的怨气与怒火。
  话说,慕容倾冉回到自己的房间,当推开第二道房门时,却见青风正为那男子整理衣衫,“谁让你来我的房间”?
  青风刚要说话,却被男子抬起手臂拦住,男子用指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示意:是我让他将我带到这里来的。
  “呵呵....青风,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呢”?慕容倾冉看明白意思后,端坐在圆凳上,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青风说道。
  青风顿时双膝跪地,惶恐道:“属下该死,属下该死”。
  男子想要搀扶起青风,无奈青风只是不停的磕头,男子顿时恼怒,却因身体还未痊愈而再次咳出血来。
  “你起来吧,但是,一定要记住,下不为例”。
  青风如获大赦般再次磕了几个头,起身将男子扶到床上,为他擦拭血渍后,转过身来道:“主子,其实....他.....他中毒了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腾的从圆凳上站起身,紧锁眉头,走到床边,“可有解”?
  青风无奈的摇摇头:“回主子,这毒是从他幼时便种下的,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毒,名叫胭脂,毒性蔓延的很慢,而且每次只有那么一点点是不致命的,如今已然渗入五脏六腑,而他又受了内伤,引起毒性大发,无论属下怎么输送真气,都如石沉大海般,故而他的伤....怕是无法痊愈”。
  “这么厉害?慕容倾冉神情堪忧的扫了眼面色苍白的男子,问道:“喂,你可有哪里不舒服”?
  男子无力的摇摇头,青风见状道:“主子,他原本舌头就有伤,中了此毒,怕是一时半会说不了话,而且,中了此毒之人不会丧命,起先会全身麻痹,没有任何知觉,然后便是一点点腐烂,其实,就是亲眼看着自己的死亡过程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突然觉得很是惊讶,她救了他不错,却也真如小桃说的那般,自己救了个麻烦回来。
  “唤白护法前来”。
  青风领命后,快速退出房间,屋内一时间只有慕容倾冉与那名男子,男子无神的眼眸看向慕容倾冉,而慕容倾冉则微锁眉头望着男子,“你叫什么”?
  男子无力的摇摇头,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问了也白问,他又不能说话,全身都有伤,还中了毒,写也不是,说也不是,真让她头疼得很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