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唇舌之争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主....参见....主子”,夜雨缓缓抬起头,见眼前竟是慕容倾冉,动动身子想要下床行礼。
  那微弱的声音令慕容倾冉很快回神,她飞跃上前一把拦住夜雨,“都这幅身子了,还行什么礼”。
  夜雨忽然抬起手臂,修长的指尖触碰到脸颊时,发现脸上早已没有了黑布蒙面,“我的脸....我的脸....”,他无力的挣开慕容倾冉的手臂,在床里侧不停地翻找着什么。
  慕容倾冉猛然瞥见丢在床下那块黑色的蒙面布,上面的血渍已凝固,她蹲下身子捡起来,指着黑布问道:“你是不是....再找这个”?
  夜雨一把夺过那块黑色蒙面布,就让脸上带,却因身体实在实在支撑不住,蒙面布也没带上,还从床上跌了下。
  “你带这做什么?赶紧在床上好好养伤吧”,慕容倾冉言语间满是责备道,用力才将夜雨又重新伏回到床上。
  “咳咳咳....不,不,夜雨在成为杀手的那刻,发过....发过毒誓,此生不以真容示人,否....否则,违....违背誓言,定会穿....穿肠肚烂....而...而死”,夜雨抬起手臂,将那已然脏掉的黑布盖在脸上,有气无力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夜雨那张憔悴不堪的面容,心中的恻隐之心蠢蠢欲动,她微锁眉头,为了不让夜雨发现她的不自然,转过身去背对与他,“本门主看都已经看了,莫不是你现在就要去死”?
  “你怎么会在这里”?正当夜雨还未开口,门口传来白魅儿有些愤怒的声音。
  慕容倾冉冷哼一声,淡漠道:“本门主为何不能来?此处乃是天门所在,还能有本门主不能去的地方”?
  白魅儿迈着莲花步子走进房来,随后宛然一笑:“瞧门主说的,魅儿这不是与您开个玩笑吗”?
  “哼,玩笑?本门主还以为,白护法在有意挑衅本门主呢”,两个女人言语间的针锋相对不分高下,而床上的夜雨更是插不进半句来。
  僵持许久,白魅儿清喉娇啭,妩媚而的脸颊快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弯,肉粉色的双唇淡雅一笑:“门主,方才夜护法所说,也并非全然,若是不想违背那毒誓,就要娶了第一个看到他真容之人,才可解那毒誓”。
  她缓缓走到床边,纤悉的的手指轻轻夹起那黑色蒙面布,甩到一旁,丢在地上,眸含柔情的看向夜雨:“而这第一个看到他真容之人,绝非门主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淡淡的扫了眼白魅儿:“白护法难道忘了方才本门主对你说的话了”?
  白魅儿依旧深情的注视着夜雨,指尖刚要触碰到夜雨的脸颊,却被夜雨别过头去,她没在继续,反而轻松一笑,转过身来看向慕容倾冉:“魅儿怎敢忘记?若门主执意孤行,非要处死触犯门规之人,魅儿愿与夜大哥....长眠地下”。
  “就是说,你要和夜雨一块去死咯”?
  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此生永不弃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白魅儿那坚决的神态,若是他人,她必定会鼓掌高喝,为这对恋人忠贞不渝的爱情感到高兴,而如今换成白魅儿这种蛇心毒妇,死了还要拉个垫背的,她只能这么想了。
  “魅儿执意如此,本门主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待本门主问过夜护法的意思之后,定会成全白护法的一片心意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说的话里有话,想当初夜雨跟在她身边,那是忠心不二,誓死捍卫,就算让夜雨死,也轮不到白魅儿在这胡说八道一番,她就会定夜雨的死罪。
  她度着步子都到夜雨面前,接着窗子缝隙的微光,望着夜雨那张病态之容,而夜雨此时已陷入昏昏沉沉的状态,还未开口,就听到夜雨嘴中传来细如蚊声的话语:“夜...夜雨不愿”。
  看来,夜雨的神智还没到发昏的地步,慕容倾冉嘴角微微翘起,似是露出一抹胜利的笑意看向白魅儿:“白护法可是听见了?夜护法说他不愿意”。
  白魅儿却胸有成竹的灿灿笑道:“门主,夜护法此时头脑不清晰,他定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魅儿与他用情之深,他与魅儿更是承诺一生,这样的感情,门主怎会懂得呢”?
  “即便夜护法头脑不清楚,若你二人感情情比针尖,夜护法必定会日思夜念,又怎会说出他不愿意这番话呢?不妨,白护法与本门主解释一番呢”?
  白魅儿微微一怔,随后努力镇定自己,开口道:“门主对男女之情又懂得多少?夜护法必定是为了保全魅儿的性命,才会如此说,日思夜念并不只是在于纸上谈兵,藏于心中,一样可以”。
  “白护法说的可是你自己,哈哈....”?慕容倾冉大笑两声,对于白魅儿的这种说辞,她真是觉得好笑得很,简直是在强词夺理,若说到用情至深,怕白魅儿说的也只能是她自己了。
  慕容倾冉就是不甘心,即便夜雨与白魅儿是真心相爱,那又将她这个门主放在什么位置?简直是目中无人,再者,夜雨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护法,凭什么她白魅儿一两句话就可以取了夜雨的性命?要说让夜雨死,怎么也轮不到白魅儿。
  “门主,魅儿还要为夜护法疗伤,这里空气混浊,门主还是到外面透透气吧”。
  白魅儿这句话摆明了是下了逐客令,不愿再与慕容倾冉唇舌之争,“既然这里空气混浊,那就更不利于夜护法养伤,一会本门主会派人来抬走夜护法,本门主那里空气清新,安静适宜,最适合夜护法养伤养病了”,慕容倾冉说完,拂袖离去。
  白魅儿愣在原地,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可以与夜雨有更多的亲近,没想到慕容倾冉争不过自己,竟然摆出架子,她越想越气,“啊”,发狠的狂喊一声,将桌边的瓶瓶罐罐摔打在地上,慕容倾冉,我要杀了你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