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男子身世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冉走出白魅儿的庭院,便吩咐属下将夜雨抬往自己的寝室,白魅儿,你想争,也要有这个资本,她立在琼花树下,凤眸散出阵阵寒意,一抹邪魅阴冷的笑意挂在嘴角。
  等等.....我这是怎么了?竟会为了一个男人....琼花树下的女子脸上不断变换着表情,一会诧异,一会彷徨,一会踌躇,一会叹气。
  一个月后
  眼见夜雨的伤已然痊愈,慕容倾冉便让他回到自己的房间,又将寝室内外全部换新,打扫一番,而白魅儿因慕容倾冉驳回了她与夜雨的情感而心生怨恨,找着各种理由推脱,不愿为那男子调制克胭脂的药物。
  天门在慕容倾冉累心费神的整顿中,进入正轨,通过考试,淘汰了不少杀手,而留下来的,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慕容倾冉亲自传授身为杀手应该具备的条件,使得天门内外严格统一,成为杀手界真正的杀手组织。
  轩辕子衿也曾几次来念君阁找她,大多是闲话家常,谈笑风生,慕容倾冉至今也没有派遣任何人去调查过轩辕子衿,其实,还不是因为那时的天门,令她极为不信任,如今,天门内外不足二百人,但这她并不担心,因为,一个诸葛亮可以抵三个臭皮匠,而她的天门,随便挑出个人来,如今也都是佼佼者,并且,以她马首是瞻,誓死效忠。
  那男子如今靠着慕容倾冉从外寻来的药物,一直支撑着,不过,好歹知道了他的名字:齐玉,更是从这个名字中,查到了他的身份。
  当今武林中,有三大世家,其一,连云山庄,乃兵器世家,庄主武连云乃天下间矿石的掌握者,与三大国都有生意,其功夫与威望,在江湖中地位不低。
  其二,鸣风山庄,齐鸣风,乃上任武林盟主,一夜之间被人秘密灭门,从此江湖再无鸣风山庄一说,这齐玉嘛,便是被藏秘起来,齐家最后的血脉。
  其三,便是齐玉口中说的血海深仇的仇人,刘氏山庄,乃丝绸世家,不过,这刘氏山庄有两位当家,大当家在青楼嫖妓被人毒杀,二当家顺应坐上了大当家的位置,
  江湖上的传言更是五花八门,有的说二当家谋权篡位,弄死了他的哥哥,有的说大当家得罪了道上的人,也有的说,大当家是死于非命,因....因床弟之事过度....为此,也曾有人去讨伐过刘氏山庄,因屡屡战败,也就不了了之。
  当慕容倾冉听着属下讲述到这时,不禁宛然一笑,大当家之死,不外乎传言那样,而真正的凶手,还真是逍遥法外呢。
  “滚出去,我不要喝这苦的要死的汤药,每日都喝,你试试,你试试”,屋内,齐玉正厉声训斥着端着汤药的属下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没办法,她终究是没能忍下心来,将齐玉丢出天门,自生自灭,也许,这是她仅有的一丝良知吧,呵呵,她总是这样开导自己,对于别的人,那是眼睛都不眨的一刀致命,可对他......她做不到。
  满脸稚气未脱,却总是假装成熟的齐玉,令她时而开心,时而犯愁,那桀骜不驯的性子,是如何都没办法改变,亦如当初的她,不肯屈服,不肯低头。
  眼下可好,这样的训斥声与咒骂声,每日都能听见,属下见到齐玉比见到她这位门主还要战战兢兢。
  “玉儿,你又在顽皮了,将这汤药喝了吧,对你的身体有好处”,慕容倾冉一身洁白的长衫拖尾,缓缓走了进来。
  齐玉看到慕容倾冉进来,一下子焉了,一屁股坐到床上,翘起二郎腿:“你不是说我的毒已经解了吗?那还喝着苦药做什么?对身体有好处?我看,你比我喝更合适”。
  对于齐玉这种态度,慕容倾冉当初可是无法忍受,那是在她三番五次狠心教导后,齐玉才有所收敛,不过,也只有慕容倾冉才可以进他的房间,因为他输得心服口服,不得已才在她的威严之下屈服,如果换做别的人,甭管身边有什么,早就飞过去了,
  “胡闹,我喝,我又没病...我....”,慕容倾冉还未说完,就见齐玉腾的从床上窜起来,指着她大喊道。
  “哦,哦哦,你没病,让我喝,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有病是吧”?
  慕容倾冉一下子不知所措,要知道,齐玉这小子的嘴可是伶俐的很,只要让他抓住一点把柄,就会将你说得体无完肤,。
  “哼,你根本就是个骗子,还说我的毒已经解了,还说我现在是个十分健康的人,我早该知道,就不应该相信你,我早该知道,从你让我喝药的第一天,我的毒就没解....”,齐玉说着说着,靠在床头,哽咽着数落着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努力的平息着心中的怒火,她再是宠着齐玉,再是护着齐玉,可她也是个有脾气的人,而且,还相当的暴躁呢,每次都是这出戏,演了几十回了,他不累,她耳朵都长茧子了。
  “乖,我并不是再说你有病,而是你的毒毕竟很深,虽然解了,但也要好好调养身子不是?把这个喝了吧,这药还很贵呢”,慕容倾冉从属下手中接过汤药,缓缓走到齐玉身边,软声细语的安慰着。
  齐玉撅着粉嫩的双唇,极为诱人,嘟囔道:“这个药很贵?你是嫌我花你的钱了是吗”?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那水灵的眼眸,正在往外涌着晶莹,叹了口气:“我既然肯收留你,又怎么会嫌你花我的钱呢”。
  “我不用你收留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”,齐玉越说越激动,竟然从床铺下翻出包裹布,敞开了收拾起衣衫。
  慕容倾冉已经忍道无法忍受的地步,刚要发火,却见夜雨修长的身形闪进屋内,双膝跪地,恭敬道:“主子,廉禹王在菊兰房等着您呢”。
  “恩,知道了,真是麻烦死了,让小桃过来给我梳妆”,慕容倾冉呢喃着,瞥了瞥正在收拾包裹的齐玉,对着夜雨使了个眼色,缓了缓语气道:“玉儿,我先去了,你莫要再调皮了”。
  说完,逃走般的一阵风出了房间,要知道,齐玉除了会与慕容倾冉抬杠,除了慕容倾冉,最信任的人怕就是夜雨了,有他在,齐玉定不会真的出走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