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赶尽杀绝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她放慢脚步,轻悄悄的走到百合房的窗子旁,听着里面那令人异常熟悉的声音,十指紧紧攥在一起,绝美的脸颊也怒火然生。
  “主子,我们为何不进宫,反而来这烟花之地呢”?温皓廷那恭敬的声音,就是化成灰,她也能听得出来。
  “不,既然都为帝王,当然要在他治理的国家好好观察一番”。
  只是这一句,就够了,慕容倾冉顷刻双眼朦胧,一层水雾漫起,紧锁眉头,紧咬着牙关强忍着,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,强忍着愤怒,强忍着想要杀人的欲望。
  “主子说的是,不过,轩辕澈向来以仁义治天下,咱们这一路走来,也的确看到了传言中的那般,家家和睦,也很少有乞丐流落街头”。
  “这烟花之地最能掩人耳目,咱们此次前来,也别节外生枝的好,毕竟,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那贱人,哼”,琅啸辰越说越气,声音也变得开始冰冷起来。
  顿了顿又道:“那贱人能够逃走,定是由宫中之人所作,不过,我就是要赶尽杀绝,那贱人不知道从琳琅得到了多少情报,若是泄露给其他两国,或是图谋不轨之人,那我琳琅岂不要坐等他人来犯”。
  温浩廷察言观色,也同琅啸辰一样气愤道:“想来,主子您待她不薄,荣华富贵,女人想要的一切都赋予了她,她.....她竟然还做出如此悖逆之事.....”。
  “算了,别说她了,扫兴,咱们这次出来,还要速速回去,明日在国都逛逛便去皇宫,一会你着人送来些可口的酒菜”,琅啸辰许是乏了,拂了拂袖子,对着温皓廷吩咐道。
  “是,主子”,温皓廷应下后,刚要打开房门,却见窗子上闪过人影,他立刻大喝:“大胆,什么人”?
  当他从房中跃出来,窗子下哪还有人,只是两名送酒菜的小奴匆匆走过。
  “这一路你太过谨慎了,是不是看花了眼”?琅啸辰亦没有看到窗子外有人,轻叹口气道。
  温皓廷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能低头关好房门,再次看向窗子那里,他明明看到有人,为何.......
  慕容倾冉一路狂奔回了总舵,将自己关在寝室里,直到黄昏,属下差人前来,才走出寝室。
  “回门主,青堂主差属下来,请门主前去齐主子房中”,黑衣人恭敬的跪在院落外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早已一袭红装,如瀑般的黑发用一支金簪束起,肤如凝脂的脸颊异常冰冷:“知道了”。
  没人能够了解她此时的心情,犹如滔滔江水泛滥,犹如翻江倒海般难忍,久久的立在琼花树下,没有动弹,琅啸辰,我慕容倾冉何时盗取你的机密了?
  从被封为贵妃的第一天,我踏踏实实,哪怕游手好闲,却从未调查过你,我的家族,让我背弃你,你的亲弟弟让我背弃你,我又何时出卖过你半分?
  我的爱对于你来说,轻于鸿毛,便宜的如同街边的小物件,但我的自尊决不允许你去无情的践踏。
  你可以羞辱我,却不可以对拿我对你的爱,来怀疑我的人格。
  琅啸辰,对于你来说,真的只有那江山才是最重要的吗?难道,我在你心里,就真的那么不堪吗?
  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还是真如你所说的,势必要将我赶尽杀绝?
  琅啸辰,当你在说这话时,心里,就真的一丝不舍都没有吗?
  两行清泪滑落,那冰肌玉肤如同千年寒冰般,异常冰冷,可她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她的高傲不允许,她的不可一世不允许,她的心,不允许。
  琅啸辰,你来轩辕国做什么?来向轩辕国主轩辕澈斥诉我的行为吗?来商量如何捉拿我?
  其实,不用想,琅啸辰的那番话已然表明,他来轩辕国,只为她,却不是因为爱她,而是要和别人商量,如何捉拿她,如何将她赶尽杀绝。
  “哈哈哈哈......”,突然,慕容倾冉狂笑起来,鲜红的衣衫映衬着那涂得殷红的双唇,异常冷艳,很是诡异。
  既然躲不掉,不如放开了来迎接,琅啸辰,我等着你,等着你将我赶尽杀绝的那天,只不过,鹿死谁手,天知地知!
  迈着沉稳的步子,慕容倾冉缓缓朝着齐玉的房间走去,凤眸快速的掩饰住那抹哀伤。
  “你们人多势众,有本事,和我单打独斗”,屋内传来齐玉气焰嚣张的声音,慕容倾冉微锁眉头,这齐玉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?
  屋内,四名杀手徒手围住齐玉,齐玉拼命的想要挣脱他们的包围,却因自己力气不足,只能耍耍嘴上功夫。
  “你们在做什么”?慕容倾冉扫了眼屋内的人,淡淡道。
  门外守着的青风随之走到慕容倾冉身后,恭敬道:“回门主,齐主子非要离开这里,说是.....说是要去报仇.....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顷刻绽开眉头,“知道了,你们下去吧”。
  众人听令后,纷纷恭敬退出房门,齐玉撇撇嘴,一张瓜子脸上满是愤怒,“哼,你整日将我关在这里,算什么?他们虽敬我,却事事都听你的,我....你究竟想怎样”?
  慕容倾冉走到桌边,端坐在圆凳上,优雅的斟了杯茶,饱满的樱唇抿了抿,嗅着茶香,浅笑道:“你说呢?难道你不知道,江湖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,那刘大当家之死.....”。
  还未等她说完,齐玉顿时挺了挺胸膛,强词夺理为自己争辩道:“他死了,关我什么事?我....我要出去,我不想整日呆在这里”。
  “要出去?就不怕被仇家认出你来?刘氏山庄可是布下天罗地网,等着抓那真凶呢”。
  “真凶?我看你才是真凶呢,是你.....是你杀了那人的儿子.....不是我...”齐玉越说越没有底气,到最后一屁股坐在床边,不再言语。
  “我这不也是刚刚听你说了,才知道,死在我手下的那人,是刘大当家的儿子,不过.....我不怕,就是要刘氏山庄一夜灭门,亦绰绰有余”,慕容倾冉玩弄着茶杯,轻描淡写的说着,眼睑不时瞥向齐玉,当看到他露出诧异的神情,不禁嫣然一笑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