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娶你为妻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齐玉缓缓走到慕容倾冉身边,那稚气的小脸微带几分疑惑,没底气的问道:“你.....你当真可以将刘氏山庄一夜灭门”?
  “呵呵....我何时骗过你”?慕容倾冉仰头轻笑道。
  齐玉俊俏的脸颊瞬间变幻莫测,慕容倾冉抿了抿茶杯,无奈的摇摇头,如今,齐玉的心理怕是在想着如何说服自己为他报仇吧。
  果然,齐玉想了想,突然变得乖巧起来,蹲在慕容倾冉的身旁,那乖张的神情映衬着俊俏的脸颊,异常有人,甜甜笑道道:“你可喜欢我”?
  慕容倾冉也没多想,微微点头,齐玉顿时鼓起勇气,脱口而出:“既然喜欢我,那.....那如果....如果你帮我报了仇,我....我便娶了你,如何”?
  “噗”,那晶莹剔透的水泽喷了齐玉满脸,“你说什么”?慕容倾冉惊讶的看着齐玉,她没有听错吧?齐玉要娶她?
  “你没听错,我知道,其实,江湖上的事情你很清楚,更知道我的来历,实话和你说了吧,我爹爹乃是上任武林盟主,武鸣风,爹爹手中有一本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,那是所有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,可那刘氏山庄大当家,竟然.......竟然派人将我爹爹毒害......”。
  “等等.....你怎么知道就是那刘大当家将你爹爹毒害的”?
  齐玉看了看慕容倾冉,继续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了,当时我娘将我藏在墙缝的暗格里,从缝隙中....我亲眼目睹了刘大当家是如何....如何将我爹爹毒害,又是如何......如何.....如何....将我娘亲ling辱”,齐玉说到这,那饱含泪水的杏仁眼瞬间闪过一丝杀意。
  慕容倾冉放下茶杯,轻叹口气,安慰道:“这些...我也是刚刚才听你说起,但,我不会帮你的”。
  齐玉顿时瞪圆眼眸:“为何?你有能力,却不帮我?我已经说了,待你帮我报了仇...我....便娶了你为正夫人”。
  “玉儿,你是否太天真了?我所说的喜欢,并不是指情爱,而是姐姐对弟弟的喜爱.....”。
  齐玉没容慕容倾冉说完,冷哼一声,大喝道:“哼,你是不是嫌弃我这副肮脏的身子,若是嫌弃便直言就是了,没必要跟我扯什么姐姐弟弟的,说完,站起身子,蛮横的甩了甩衣袖,站到一旁。
  慕容倾冉再次叹了口气,露出一抹无奈道:“玉儿,我若是嫌弃你,又怎会将你带回来,又怎会救你呢”。
  “哼,别在这里假惺惺了,当初,你不是亲眼所见了吗?你救了我,无非是想利用我罢了”。
  齐玉说完这话,慕容倾冉微微一怔,看似孩子般的齐玉,竟然....什么都知道,而此时,他的神态,可不是一个孩子能装出来的。
  “玉儿,别再耍脾气了,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是很好吗”?慕容倾冉起身,缓缓走到齐玉身边,指尖想要触碰他的肩膀,却被他躲闪。
  “若你能亲眼目睹双亲被残害,还能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,那我齐玉,也大可不必如此苟活于世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微微低下头,站起身,不再言语,缓缓朝着门外走去,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齐玉的话,她没有双亲,也没有体会过有双亲在世的天伦,将自己换做齐玉,想必,亦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吧。
  可,胭脂之毒,到如今,她都没有研究出解药,就连克制之法都没有参悟出来,三年之期,若是齐玉能保持乐观的性情,也许,还会多活上几年,可如今,他一心想要报仇.....
  她有这个能力,可以为齐玉报仇雪恨,但她不想招惹江湖是非,只因她那未了的心愿,天门如今在江湖中无人知晓,若是为了给齐玉报仇,而闹得满城风雨,朝廷也势必会参上一脚,到时,别说未了的心愿,只怕又要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了。
  徘徊在鹅卵石子路上,她突然嘲笑起自己,如今,难道不是再过躲躲藏藏的生活吗?琅啸辰终究不肯放过自己。
  琅啸辰.....一想到这个名字,她就心痛到纠结,当真是爱之深恨意浓吗?
  不多时,齐玉的屋子内,传出了砸东西的声音,慕容倾冉无奈的摇摇头,玉儿,对不起,在我未完成心愿时,恐怕,不能帮到你。
  自从轩辕子衿娶了那北冥公主后,就再也没来找过慕容倾冉,这倒是让她匪夷所思,不过想想也难怪,家中两只母老虎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更别提来这烟花之地了。
  这几日,城里突然出现很多官兵,大张旗鼓的挨家搜查,弄得家家鸡飞狗跳,就连酒楼青楼的生意也少了很多。
  而慕容倾冉最清楚这是为什么,琅啸辰定是与轩辕澈碰面了,而且,这话题....可想而知,即便他嫌家丑外扬,随便说个假话,琳琅王朝君王亲自驾临轩辕,那轩辕澈岂有拒绝之理?
  不出三五日的时间,官兵搜索到此结束,看来,没有找到任何线索,琅啸辰也只能悻悻离去了。
  慕容倾冉依靠在冷艳居的窗子前,端着一壶琼花酿,自斟自饮,齐玉这几日总是闹腾,不是想要离开这里,便是对属下撒泼耍横,弄得她只好躲到念君阁来,耳边才会清静些。
  “叩叩叩,青风求见主子”。
  “进来吧”,慕容倾冉淡淡道,仍旧靠在窗子边。
  “启禀主子,今日轩辕子衿来了,而且....还带着一位身份尊贵,气质不凡的公子前来,说是让主子前去牡丹坊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微锁眉头,气质不凡的公子?随即疑惑道:“可是那天来的那几位王公子弟”?
  “回主子,不是,听云四娘讲,是位面生的公子,从未来过念君阁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辗转来到圆桌前,将酒壶递给青风,“让他们多酿些,味道很不错”,说完,朝着门外走去。
  青风接过酒壶,愣愣的望着慕容倾冉的身影,直到消失,想来,这琼花酿还是他为主子想出来的,没想要主子真的爱喝,心间不免有些成就感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