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黑色郁金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经过了十几天的长途跋涉,对于慕容倾冉来说,却不觉乏意,这一路走来,她抱着游山玩水的兴致,途径了几座城池,也体验了各地的民土风情,好不快哉。
  北冥的都城看上去与其他两国有些不同,服饰上没有区别,但薄厚上却有着巨大的差异,大多数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,也有很多富贵人家披上贵重的裘皮。
  北冥后山位于寒冷之地,后山以外的各山常年冰雪,虽然对北冥影响不大,但,冬天的来临却比其他两国要早很多,而且,即便是夏季,也如春天那般,多加两件衣衫。
  慕容倾冉身披鲜红的轻裘,映衬出绝色之容,凤眸隐隐散发的寒意,好比曼珠沙华,地狱之花,带着几分妖媚与倾世之姿。
  马车进了都城,行驶便缓慢下来,慕容倾冉从窗子处环视着外面,不多时,便到了黑色郁金香的后门处,此次前来,慕容倾冉并没有告知小桃与夜雨,她也打算,能给他们一个惊喜呢。
  “主子,到了”,外面的马夫其实是天门的杀手,只是乔装成马夫,随时保护主子。
  “恩”,慕容倾冉应了声,指尖轻轻挑起那鲜红的蚕丝棉纱,将脸颊遮住,才出了马车。
  “叩叩叩”,手下用力的敲打着后门,许久,里面才传来动静。
  开门的是位年长的妇女,扭动着如水桶般粗大的腰肢,满身都是呛鼻的脂粉味,还好慕容倾冉带上了面纱,只是轻咳两声,而那手下却不停的咳嗽起来。
  妇女仔细打量这慕容倾冉,一身金贵的轻裘,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便知道这是位财主儿,露出抹献媚的笑意,脸上厚重的脂粉也因她咧嘴而往下掉,“呦,这位姑娘....可是来打尖的”?
  其实,她心里却想着,但凭这女子的身姿,若来了黑色郁金香,必定成为花魁,成为台柱啊。
  她之所以问是否打尖,是因为在古代的青楼,都有这种规矩,只要出得起钱,无论男女,亦可以在青楼贵宾房留宿。
  “当然.....是打尖了”,慕容倾冉拂了拂衣袖,淡雅的香气令妇女不禁在空中猛的嗅了嗅,滑稽得很。
  “姑娘,您里边请”,随着妇女让出路来,慕容倾冉不经意的扫了眼四周,缓缓地走了进去。
  妇女吩咐人将马车好生喂养,便领着慕容倾冉来到黑色郁金香的后院,不多时,便见到一排排楼亭阁宇,假山环绕,在路过阁楼时,还能听到里面传来阵阵低吟与嬉笑打闹声。
  到了一座华丽的阁楼前,手下掏出两锭金子递给妇女,只见妇女笑的脸上的脂粉掉的更加厉害,还不停的拍马屁:“这位姑娘可真大方,定是个有福相之人”。
  妇女说完,转身就要走,却被慕容倾冉唤住:“让你家主人来见我”!
  “什么”?妇女听后,顿时转身,险些因身体肥胖而跌倒,脸上的表情更是极为丰富,“你是什么人,别以为出了重金,就可以见到主人,我们主人,可是从不轻易见客的,姑娘还是死了心吧,更何况,每日想要见我家主人的多了去了,姑娘还是先排队吧”。
  听完妇女的话,手下可克制不住的怒吼一声:“大胆,你不要命了,快叫你家主人来见我主子”。
  妇女被吓的愣了愣,回神后,双手叉腰,朝着手下横眉立目:“你家主子就是主子了?我家主人就不是主人了?横什么横,再敢对老娘凶,小心将你拖到馆子里当小倌”。
  手下刚想争辩,只见慕容倾冉轻笑两声,凤眸尽是满意之色:“不错,不错,赏了”。
  手下不甘心的又掏出两锭金子,蛮横的递给那妇女,妇女先是一愣,随后,也不谦虚的直接装进自己怀中,缓了缓语气,好言相劝道:“你就是再赏我一箱子珠宝,我家主人还是不能相见,我看这位姑娘也是赶了半天路了,还是早些休息为好,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,望着妇女离去的背影,虽然在妇女那里吃瘪,不过,心情却极为好,一来是因为能有位如此忠心的仆人,二来,也为小桃看人的眼光而高兴,想来,小桃必定成熟稳重了不少吧。
  轻叹口气,推开房门,屋内的装饰很别致,看来,小桃与夜雨真的很尽心,华丽之余,屋内的摆设也很让人赏心悦目,虽是烟花之地,却给人一种归家的感觉,屋内应有尽有,暖炉,书房,书架,琴棋字画,而每个阁楼之间,都有独立的院落相隔开。
  “去,唤小桃来见我”,慕容倾冉环视着屋内后,对着身后的属下淡淡吩咐道。
  “是”,属下领命后,奔出门外,一个闪身消失在空中。
  因这十几日的赶路,也确实有些累了,慕容倾冉退掉轻裘,一身红装来不及换,便躺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  当睁开双眸时,已是深夜,感觉有人在身边,慕容倾冉慵懒的坐起身子,只见小桃与夜雨纷纷跪在地上,等着她醒来。
  “都起来吧”,慕容倾冉坐起身,整理着衣衫,缓缓说道。
  小桃却满是自责的低下头:“小姐,都是小桃的错,若是早些来见您,您就不会受那妇人冷言,小桃马上将她处死”。
  “哎,谁让你将她处死了?如此忠心护主之人,你不好好珍惜,反倒处死,将来,还有谁敢为你效命呢”?
  小桃见小姐并未恼怒,心里的大石头也轻松落下,那妇人的忠心不二她是知道的,所以后院才放心的交与她来管理,若是真杀了她,她也是很不忍心呢。
  “主子,您前来为何不通知属下,也好让属下前来接应主子”,同样跪在地的夜雨发话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哼一声:“等你来接应,一个月我也到不了”。
  “属下该死,请门主责罚”,夜雨猛然听到慕容倾冉旧话从提,不禁自责的磕起头。
  慕容倾冉扑哧一笑:“还责罚什么,该责罚的已经责罚了,除非....要你去死”。
  “小姐....不要.....”,小桃惶恐的看向慕容倾冉,跪到她面前,握住她的玉手,楚楚可怜的乞求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挑眉眼,怎么?看这样子,小桃莫不是与夜雨之间.......于是,宛然一笑:“小桃,看你如此紧张,莫不是.......与夜雨.....”?
  “小姐,你在说什么啊”,小桃双颊顿时红润,直到耳根,撒娇般甩开慕容倾冉的玉手,埋下头不再言语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