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北冥混乱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冉宛然一笑,小桃此刻娇羞的表情,真让人不得不怀疑啊,夜雨微微低下头,那俊朗的面颊带着半张银色面具,更加看不到任何神情。
  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我这次前来,本想给你们个惊喜,哪想真的睡着了,哎...”,慕容倾冉轻叹口气,颇为惋惜的说道。
  仔细打量着小桃,确实比三个月前更加的成熟,那娇小的身姿如今也亭亭玉立,随着胸部的隆起,小脸褪去了秀气,淡扫蛾眉,明眸皓齿,如出水芙蓉般貌美,眼角也多了几分稳重,一袭青黄拢水裙,衬托出不凡之姿。
  “小桃,没想到,三个月的时间里,你竟然变化这么大”。
  小桃顿时露出羞涩的神情,“哪有啊,这不还是您tiao教有方吗”?
  慕容倾冉也乐了,抬起手臂捏了捏小桃的嫩颊:“你这张小嘴,任何时候都那么伶牙俐齿”。
  正当主仆二人乐不思蜀时,夜雨抛出个*,将屋内的温度迅速降低,“主子,您可知道,琅啸辰来了北冥”?
  “什么?他.....他真的来了北冥”?慕容倾冉瞬间大惊,紧锁眉头,该死的,这琅啸辰竟然真的来了北冥,从琳琅到轩辕,再从轩辕到北冥,再辗转回琳琅,起码一个月的时间,他也不觉得累吗?还是真的下了狠心,要将我赶尽杀绝。
  小桃望着小姐那张绝美的容颜,不断变换的神情,心里也清楚的很,毕竟,琅啸辰这次前来北冥,并没按什么好心,依然针对着小姐。
  “小姐,这次琅啸辰来北冥,并没有公开,奇怪的是,他来此并未先去皇宫,而是来了黑色郁金香留夜,小桃派了属下跟踪他,他竟然不到半响就离开皇宫,看样子是回了琳琅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缓缓回神,轻叹口气,凝视着小桃问道:“可有打探到他为何来北冥”?
  一旁的夜雨接过话来:“回主子,属下派人连夜混进宫中,不想北冥皇宫十分森严,也只探查到一丝一毫,琅啸辰此次进宫,说是琳琅缉捕朝廷重犯,说此人将朝廷命官杀害,丧尽天良”。
  丧尽天良?杀害朝廷命官?呵,慕容倾冉嘴角挂上一抹诡异,琅啸辰,你还真是块说谎的料子,竟然能胡编乱造出这么多的谣言,“就这些吗”?
  夜雨顿了顿继续道:“还说,此人是名女子,混进命官府中,魅惑人心,想要试图窥视琳琅机密,虽然没成功,但却将朝廷命官一家满门灭口”。
  “哈哈哈....”,慕容倾冉越听越想笑,琅啸辰如此费尽心机,千里迢迢,当真想弄得人尽皆知吗?
  小桃与夜雨诧异的看向慕容倾冉,但见她收起狂笑,小桃不禁疑惑道:“小姐为何发笑”?
  “哼,你们可知,在我来北冥之前,那琅啸辰已经去过了轩辕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小桃与夜雨异口同声的惊呼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从床上下来,小桃立刻起身搀扶着,一身红袍,纤细白皙的指尖轻轻推开窗子,微带寒意的凉风迎面扑来,她望着院落中的那颗蔷薇树,如今已然凋零干枯,若是想再展芳华,只能等到明年了。
  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又缓缓的呼出口,慢慢讲起来:“你们走的这三个月里,轩辕澈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,可他不但没有将我抓起来,反而许我承诺,若我在轩辕,便会受到他的保护,所以,轩辕我并不担心,而这北冥......我就不知道了”。
  夜雨微微锁眉,偷偷瞥了眼那抹妖艳的身姿,十指瞬间紧紧攥住,当初,她在琳琅受到的屈辱,小桃也已经告诉他了,若不是小桃拦着他,早在琅啸辰来了北冥,他就动手了。
  那抹背影在他眼里看来,很是哀伤,心里,也必定难过,他更加悔恨自责,自己当初为何没有早早去琳琅接应她,为何没有在琅啸辰伤害她的时候,站在她身边保护她。
  “方才听夜雨说,北冥皇宫甚是森严,这是为何”?慕容倾冉已然转过身来,见夜雨正在发呆,不知他在想些什么,便看向小桃问道。
  只见小桃无奈的叹了口气,神情凝重道:“若说哪个皇宫不是内外森严,但北冥却派出所有禁军在每个宫口严格把守,那日夜探皇宫,险些被禁军发现,还好属下们机灵,不过,听说,老皇帝年事已高,似乎病入膏肓了,才会有此举动”。
  “哦”?慕容倾冉轻挑眉眼,不禁想起那些老套的剧情,皇帝一生中有很多儿子,但太子只有一位,龙生九子各有所好,但,当了太子就能继承大统,是每个皇子的梦想,尤其是在这个时候,老皇帝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翘翘了,若不严加防守,必定会有人从中作梗,什么篡改圣旨,逼宫,这些就都出来了。
  “其实,若小桃觉得,此刻小姐根本不必担心这些,那皇帝老儿如今忙得很,哪里还顾得上去为琅啸辰抓捕逃犯啊,就算皇帝老儿没病,小桃估摸着,也不会帮助琅啸辰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笑着摇摇头,否决了小桃的话语:“你错了”。
  她缓缓走到圆桌前,继续道:“如今皇帝老儿忙着他那摊子事,自然顾不上我,这你说对了,但,就算他没病,亦会帮着琅啸辰的,身为君王,亲自到访,其中,也必定许诺了北冥皇帝,或是黄金万两,亦或是米粮万担,总之,北冥皇帝定会鼎力相助他的,况且,这并非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,而是不要白不要的问题”。
  小桃听后,恍然明白,想了想,不禁有些焦急道:“那,此刻倒是不必担心,可新皇登基后,必定会处理此事,到那时.....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蔑的笑了笑,绝色的脸颊异常妩媚:“天下之大,要找个人,还是不容易的”。
  琳琅皇宫,御书房
  琅啸辰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案桌上,剑眉一横,满脸的狰狞之色,温皓廷跪在在下面,抬起头,见琅啸辰大怒,也不敢冒犯言语。
  “贱人,贱人,朕早该将她碎尸万段”,琅啸辰瞪着双眸,恼怒的咆哮着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