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想入非非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温皓廷微微抬起头,小心翼翼道:“皇上,一个月过去了,若是轩辕与北冥抓到了她,肯定会与使臣联系的,皇上也不必为此动怒”。
  琅啸辰冷哼一声,厉声喝道:“你知道什么”?
  他狠狠地瞪了眼温皓廷,“她盗取的可是重要机密,除了兵部的人脉图,还有我琳琅皇宫的整个地图,以及周边城形势图,若是被其他人拿去,若想进攻我琳琅,简直如履浮冰,即便兵力十足,将士勇猛,可也抵不过对琳琅分外熟悉的敌人啊”。
  “可.....皇上,她一人在宫中,怕是孤掌难鸣,我们是不是也要从其他人....着手调查一番啊”。
  琅啸辰缓缓走下案台,胸脯跌宕起伏,可见气得不轻:“其他人?还能有谁?机密失踪之时,除了她与朕最为亲近,还能有谁”?
  “这.....可皇上也要想想,那慕容倾冉平日里除了游手好闲就是赏花闲逛,隐藏在暗处的暗影也并没发现异常,若是如此推测,那宫中必定还有她的同盟,皇上必须要一一严查”,温皓廷一语,如雷灌耳。
  琅啸辰转动着那鹰眸般的眼珠,越想越觉得温皓廷的话很有道理,思索片刻后,开口道:“可....暗影也并未来报,说她与谁走动密切啊”?他转过身,看向温皓廷道。
  “皇上,这种事,有时候未必是主子亲自动手,若真有同谋,那必定会分头行事,就算碰了面,也会当做不相识,听一个暗影说,睿亲王曾经与那慕容倾冉碰过面,还有皇后,也曾与慕容倾冉在御花园有过几次碰面”,温皓廷边回想着,边仔细说道。
  “那就查,但,要从暗处,明白吗”?琅啸辰抚摸着身旁半人高地花瓶,双眸顿时散发出阵阵寒意。
  “是”,温皓廷领了口谕,快速退出御书房。
  琅啸辰突然发狠般的将身旁的花瓶推倒,“嘭”,花瓶顷刻碎成数片,飞溅半空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  “慕容倾冉.....”,他咬牙狠狠念着这个名字,“若不是你这个贱人半路杀出,朕早已挥军北冥了,如今错过大好时机,朕......定要你百倍千倍偿还”,那双眸散发出来的狠意,令御书房的温度急剧下降,异常寒意。
  北冥,黑色郁金香
  易了容的慕容倾冉,在小桃的陪伴下,将整个北冥都城游玩了个遍,什么特色小吃,工艺玩意儿,买了一大堆,二人如同久逢的姐妹般,将童心未泯发挥到极致。
  如今,换下一身风尘的男装,慕容倾冉累的趴倒在松软的床榻上,而小桃也在她几番命令下,不得不回房中好好休息,因为第二日还要陪同慕容倾冉去后山雪岭踏雪去。
  “吱”,门被轻轻推开,夜雨蹑手蹑脚的指挥着几名仆人端进热水,准备了浴桶,为慕容倾冉沐浴。
  慕容倾冉听到轻微的响动,知道是谁进来,也懒得起身,翻了个身靠躺在床头,直到夜雨忙完,才缓缓说道:“夜雨,你过来”。
  夜雨微微一怔,随后绕过屏风,单膝跪地恭敬道:“属下参见主子”。
  “来来来,给我捏捏这后背,酸疼的不得了,明天,本门主还想去踏雪呢....”,慕容倾冉说完,翻身趴在床榻上。
  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事情,夜雨不自然的看向那动人之姿,面具下的脸颊顿时红烫之极,颤抖着双手走到床边,猛然瞥见那褪去轻裘而半露的香酥脖颈,他的心,也随着脉动而怦怦跳个不停。
  “快点啊”,慕容倾冉等的有些不耐烦,焦急道。
  可她却忘记了,她来自现代,因为暗杀手这项工作极具挑战性,经常活动筋骨,所以,每次行动结束后,她都会去按摩馆,找上两名按摩师,为自己按摩按摩,放松放松,当然,自然男按摩师不在少数,因为她要求的力道,女的根本不行。
  可如今在这古代,即便是对于心仪的女子,男子也是相当保守的,又怎可轻易去触碰女子的身体呢,那对女子简直是莫大的耻辱与名节上的侮辱。
  而此刻,夜雨因慕容倾冉焦急的喝了声,微微薄茧的大手不小心按在她的后背,虽然隔着衣袍,却也能真实的感受到,慕容倾冉那冰肌玉肤,一股滑腻似酥的感觉也顺着他的手臂,如同电流般,划过全身,明明是寒冬,可夜雨的额头却淌出大滴的汗珠。
  “用点力,这,那,都要”,慕容倾冉享受般的闭上凤眸,挥舞着手臂,指挥着夜雨。
  而隐藏在门外暗处的属下们,听到这般话语,能不往坏处想吗?还都十分的羡慕夜雨呢,能与如此倾城绝美的女子共进云雨,对于他们来说,简直是奢求。
  “好舒服啊,嗯....嘤....用点力”,屋内不断传出来的声音,使得暗处的属下们纷纷面红耳赤,娇滴滴的声音,让他们的身体异常热燥,再也忍受不了,冒着违抗命令的危险,躲开了暗处。
  而夜雨更加难受,那极其诱人的声音,与那已经露出来的肌肤,(大家千万别想歪了,是小腿,小腿啦)还有那因为太舒服了,而不停扭动的身体,让他顿觉口干舌燥,两腿之间的物体也撑起小伞,弄得他很是尴尬。
  “在用点力嘛”,因为太舒服了,慕容倾冉如今已是毫无心思去想乱七八糟的,夜雨这手法和力度,对她来说,简直比现代那些专业按摩师还要专业。
  许久,在听不见慕容倾冉那诱人的声音,夜雨悄悄抬起手臂,擦拭掉额头的汗水,面具也被他摘下来,偷偷的瞄了眼床上的可人儿,见她进入梦乡,逃离般的飞出房间。
  全身的燥热与下体的膨胀,让他异常难忍,顾不得许多,飞奔到井口旁,舀起冰冷刺骨的井水浇在身上,可脑海里仍旧控制不住的回想起那令他怦然心动的身体,越想,身体的燥热越难以忍受,干脆,他褪去轻裘,扑通一下子跳进井里,冲刷着那邪恶的念头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