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暗箭伤人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出了暮城再往南走,就会看到一座立于天地间,威严耸立的山峰,峰顶直末过云际端,烟雾缭绕,若隐若现。
  而通向锁魂谷之处,有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落,还没进村子,就能看到到处手提七尺长剑侠客,轻挑拂尘,盘膝而坐的道士,亦或是手拿佛珠席地养神的沙弥与和尚。
  慕容倾冉示意属下将马车停靠一旁,缓缓走下马车,远远望去,村子内走动的人数众多,想必也是因为村子内本就房屋缺少,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,肯定是不够住的,不过,若是她贸然前去,必定会引起麻烦。
  “将马车停在山下,你速速回来”,慕容倾冉瞥了瞥身后的属下,命令道。
  “是”,属下一个纵身跳上马车,扬尘而去。
  慕容倾冉躲在处隐蔽之地,找了棵高大的树,身手灵敏的爬了上去,如此一来,将村子内的情况看的更加清楚。
  突然,她微微一怔,指尖死死扣住树干,该死的,难道我开始倒霉运了吗?为什么最不想看到的人,偏偏总是出现呢?
  慕容悠缓缓从茅屋内走出来,一袭深蓝色长衫,使得他很是飘逸,几缕青丝垂于耳侧,倒显得他有几分放浪不羁的感觉,只见他一出来,道士侠客与和尚纷纷起身迎了上去,似乎对他还很是恭敬,几人围在一起,说起话来。
  “嘶”,慕容倾冉看到这般状况,不禁倒吸口气,这慕容悠不好好待在慕容府里算他的账本,来这做什么?难道他也是江湖中人?
  而且,这些人似乎对他很是恭敬.....猛然,慕容倾冉瞪圆凤眸,绝美的脸颊愣在那,看那些人对他的恭敬,不是那种江湖之中的礼节,而是.....敬佩与服从的恭敬。
  难道他.....真的是.......慕容倾冉紧紧攥拳,狠狠地砸在树干上,几片落叶也随之飘落下去。
  身后,属下也已回来,跃上树干,慕容倾冉仍旧看向前方,并未回头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可知那人是何人吗”?她抬起手臂,指向前方。
  带个属下出来,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带出来,这名属下来过这里,所以,对这里的一切很是熟悉。
  “回主子,那.....那便是现任的武林盟主,慕悠然”,属下看了看前方,恭敬回道。
  什么?慕容倾冉顿觉心胸罚憋,可恶的慕容悠,平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,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,竟然能坐上盟主之位,可见你的武功....
  不知慕容悠和那几人说了些什么,说完后,转身又进了屋子,众人都回到原地,盘膝而坐。
  北冥的冬天很冷,但这里不一样,席地而坐,只要有些内力功底之人,暗自运内力,也能起到抗寒与热的功效。
  “齐玉可是在他进得那间屋子里”?
  “回主子,是的”,属下不敢隐瞒,如实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盯着那间茅屋,周围凉风乍起,却不及慕容倾冉全身散发的寒意那般冰冷,若是慕容悠整日不出那茅屋,又如何能有机会让齐玉服下丹药呢?
  这里的气候虽不及北冥,但慕容倾冉还是穿着轻裘,她自己也明白,就是自己身体素质再好,也抵不过寒冬的深夜,而属下也因跟随慕容倾冉出行,也穿上了轻裘,所以,不比那些用内力抗旱的人们差,反而比他们更加暖和些。
  慕容倾冉找了处离着村子较远的地方留宿,篝火渐渐燃烧起来,一丝暖意使得二人更不觉得冷,吃着香喷喷野味,慕容倾冉心头的闷气也散了不少。
  翌日
  冬季的清晨,鱼肚白才刚刚露出,属下早已取来一些清水让慕容倾冉简单洗漱一番,正当二人要赶去村子时,却发现村子早已没了人影,问了村民才得知,那些人黎明时分就进了山。
  “糟糕,他们怎么将齐玉也带了去”?慕容倾冉紧锁眉头,顾盼生辉的脸颊满是焦急之色。
  事不宜迟,慕容倾冉与属下加紧步伐,飞奔进了山,前半段路还未有什么异常,就和平日的树林没什么区别。
  越往里走,这里的气温逐渐升高,并不似外面那么冷,偶尔还能看到一两片春意盎然的灌木丛,而周围也稀少在传来鸟叫声,有的只是不知名,很是诡异的叫声。
  渐渐地,起了雾,慕容倾冉赶忙从包裹里掏出自治的口罩,一个递给属下,一个自己带上,即便能感觉得到这雾中没有毒的成分,但对人的身体却只有弊没有益。
  跟随着脚印与有人经过的痕迹,慕容倾冉与属下穿行在树林中,巨大的树,舒展着枝干,还有那没有凋零的枯叶与绿叶,将树林遮掩的密不透风,她也只能凭借着极为微弱的亮光,不多时,便来到一片天然形成的空谷。
  空旷的空谷,没有一点可以遮挡之物,慕容倾冉一眼便看到在场地中休息的那些人,其中,更是眼尖的发现一张被人抬着的担架,而担架上躺着的,正是齐玉。
  由于距离不较远,所以她也不清楚齐玉到底已经醒过来还是仍在昏迷,一声古怪的叫声回荡在空旷中。
  “桀桀....桀桀....”。
  正在休息的人们顿时提起手中的武器,警惕的扫视四周,慕容倾冉见状,快速与属下躲进树林的角落,也暗自观察着周围的动向。
  “桀桀....桀桀...”。
  仍旧不停的传来怪异的叫声,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中,显得那样的诡异。
  慕容悠缓缓走到最前面,仰望着四周陡峭的山壁,也并没有发现任何怪异,不禁有些动怒,怕是有人故意这么做,来涣散众人的心。
  “桀桀....桀桀...”。
  “有本事你就出来,休要再次装神弄鬼”,一名手持七尺长剑的俊俏侠客站了出来,挥舞着长剑大吼道。
  “桀桀....桀桀...”声音再次响起来,突然,“扑哧”,众人还来不及看清,一支通体漆黑的长箭穿透了那名侠客的胸膛,他顿时喷出黑血,瞪圆眼眸倒地死了。
  众人看到这般形势,纷纷惊慌,慕容悠飞快走到那侠客身边,一股呛鼻的腥臭味瞬间迎面扑来,他快速掩住口鼻,待看过后,异常诧异。
  “这种毒.....这种毒.....”,他踉跄倒退几步,这毒分明与鸣风山庄武鸣风之毒,一模一样。
  没有任何毒发的征兆,只要碰了就会马上暴毙,而且尸体还会随着时间,而慢慢融化掉。
  “盟主,那魔教之地甚是隐蔽,如今更是藏于暗处,咱们......咱们还是先回去,再从长计议吧”,说话的是雪剑派的弟子,他上前两步,可话音刚落,就受到了跟那名侠客一样的命运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