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诡异空谷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这次,慕容悠没有再去查看那弟子的伤势,而是快速环视周围,可任他如何,都找不出射出长箭的地方。
  周围凉风吹起,树枝碰撞的沙沙声响起,如今,更加不能辨明敌人到底藏在何处。
  而躲藏在树林角落的慕容倾冉,却不禁邪魅的笑了笑,那绝美的脸颊一丝轻蔑之色挂起,慕容悠,你还是武林盟主呢,简直是带着众人前来送死,连这点把戏都看不白,我看你还是早早下台,回去做你的账本吧。
  慕容悠又转了两圈,猛然转身,“叮”,手中的长剑打落射过来的毒箭,他顿时大喝出声:“保护好玉儿,大家不要乱了阵脚”。
  “啪啪啪”,一声清脆的鼓掌声,一抹白影飘然走出树林,只见她嘴角洋溢着嘲讽的笑意,身后的属下,亦紧紧跟随在她的身边,随时待命。
  众人见终于走出来个人,顿时散出阵阵杀意,各个摩拳擦掌,有的还拔出了长剑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  “魔教妖女,你拿命来”,那被杀了弟子的雪剑派掌门,白三丰顿时腾空跃起,锋利的长剑快速刺向慕容倾冉。
  “受死吧”,死了的那侠客的同僚,更是奋不顾身的想要取了慕容倾冉的性命,却被其身后的属下裆挡下,两三招便败下阵来。
  “真是有够愚蠢的,就你们这般材料,还想围攻魔教,人家只是一个小小的阵法,就弄得你们自乱阵脚,还自称武林中人,什么派,什么门的,还真是浪则虚名”,慕容倾冉讽刺的喝道,抬起手臂,摘下口罩,只听众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。
  那般绝色倾城之容,实乃世间罕见,配上这洁白的衣袍与轻裘,好贵的好似天女下凡,只是眼睑处多了几分寒意与不可一世。
  就连慕容悠也微微一怔,怎么会是她?随即跨前两步,还未开口,就被慕容倾冉厉声喝住。
  “别动,要不想死,就别动”。
  “哼,魔教妖女,敢对盟主不敬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”,又一名剑客提剑刺了过来,属下还未出招,那名剑客又死在了毒箭之下。
  望着他缓缓倒地的身影,慕容倾冉讥笑道:“说了,让你们别动,偏偏不听,况且,我并非魔教中人”。
  “哼,看你长的就是那魅惑人心的妖容,还敢自称不是魔教中人,休要狡辩”,众人中有人怒吼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并没有丝毫怒意,只是微微瞥了瞥慕容悠,轻描淡写道:“是与不是,问问你的盟主就知道了”。
  “她....她不是魔教中人”,慕容悠仔细的打量着慕容倾冉,缓缓说道。
  “那也定不是什么好人,说不定,那毒箭就是她射出来的,盟主,你别被她迷惑了啊”,雪剑派白三丰提起长剑,指着慕容倾冉怒声喝道。
  慕容悠并未理会白三丰的话,直直的看着慕容倾冉,疑惑道:“你为何来到这里”?
  “呵呵....自然是为了....你...........身边那个小子”,慕容倾冉调侃的笑道,看着慕容悠那先是一愣,随后看向齐玉的神情,恶搞的心理得到了满足。
  “他?你怎么认识他的”?慕容悠也发现被慕容倾冉耍了,脸上亦有些动怒,却在强忍着。
  慕容倾冉向前走了两步,又跳了两下,众人望着她那奇怪的举动,纷纷议论起来,一阵喧哗过后,慕容倾冉走到慕容悠的面前,“我是来救他的”,淡淡的口气,让慕容悠有些抓狂,她一个女子,凭什么在盟主面前还这么放肆,在者,她说真正的慕容倾冉在轩辕边城。
  可,殊不知,他翻遍了所有的城池,都没有找到,不禁想起,她是不是在耍他?
  “这空谷里布满了机关,只要你稍有不慎,触动了那机关,便会丧命,刚才那三位,就是触碰了机关,所以才会使得毒箭发动,早早丧命”,一句话,众人中再次掀起喧哗。
  慕容倾冉不再看慕容悠,左跳三下,右跳三下,横跨两步,缓缓走到担架旁。
  不禁惊呆,望着齐玉那张憔悴凹陷的脸颊,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,若不细看,都有些看不出来他就是齐玉,那整日撒泼耍赖的混小子到哪里去了?那俊俏非凡的齐玉到哪里去了?
  眼睑处瞬间滑下晶莹,指尖想要去触碰那憔悴失色的肌肤,却听到慕容悠不顾生死的跑过来,推开她的手臂,“离他远点”。
  “若我说,我能救他,你还会让我离远点吗”?慕容倾冉收起哀伤,凤眸一横,冷眼看向慕容悠说道。
  “中了此毒,根本无解,你休要口出狂言,没那个金刚钻,就别揽着瓷器活”,慕容悠横在慕容倾冉面前,轻蔑道。
  “胭脂,此毒无解,症状,随着毒性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,而他的命,亦不久已,全身僵硬,溃烂而死,这是种及其恐怖的死法,我想,你也不愿意看到他这么痛苦吧”。
  她轻描淡写的话语,无不惊动他的心,她竟然对这种奇毒有如此高深的见解,还能....唤出名字.....“既然无解,你又何来能救他一说”?慕容悠显然有些不甘心,仍旧辩解道。
  “我自有我的办法”,说着,从怀中掏出一支精致的药瓶,顿了顿又道:“中了胭脂,的确无解,但.....常服用这种舒经活血的丹药,亦可保他....保他活的时间长久些”,慕容倾冉再次看向齐玉,内心的忧伤也涌了出来。
  慕容悠听完她的话,缓缓让开位置,看着齐玉吃进丹药,慕容悠仍旧一副死人脸的看着慕容倾冉。
  “那他何时能醒过来”?
  慕容倾冉看也不看慕容悠,淡淡道:“服药三日后”,说完,将药瓶装起来,“既然你不介意我救他,那我便将他接走了”。
  说完,慕容倾冉示意属下抱起齐玉,“慢着”,慕容悠快速抬起手臂拦住属下,轻叹口气,缓了缓语气道:“既然....既然你能救他,我很是感谢,但,他不能离开我身边,他千里迢迢来投奔我,而我怎能将他推给外人,若是你不嫌弃,就留下来救他吧,带走他,是万万不行的”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