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只为百姓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轩辕澈.....慕容倾冉半眯起凤眸,散发出阵阵寒意,十指攥紧,发出咯吱的响声,床下跪了一地的宫女们不停的磕头求饶,纷纷颤抖起来。
  最后,还是由那些宫女们侍候着沐浴更衣,原本宫女们端进来满盘子朱钗凤簪,全部被慕容倾冉喝令拿开,用手掂掂那分量,一支凤头钗少说也有一百多克,这要是前前后后,上上下下的插满了头,光发饰的沉重都能坠折了脖子。
  随手挑选了一根通体透亮的玉簪,将长发简单束起,换了身飘然洒脱的女裙,满屋子的宫女纷纷看直了眼,这女子只因天上有啊,那高傲不羁,满身都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眉眼间隐隐散发的王者威严,绝美的脸颊仿佛精雕细琢,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都有着不染尘秽之色。
  慕容倾冉在屋内度着步子,仔细打量着轩辕澈的寝宫,这倒比琅啸辰来的朴实多,虽然屋内那四根雕着金龙的大柱子是不可移动的,但大多数都与寻常百姓家没什么区别,笔墨字画全部出自轩辕澈的手笔,柔中带刚,刚中带强。
  除了案桌上那金色盒子装的玉玺,案桌上别无其他奢华之物,哪里像琅啸辰的寝宫,极其奢华,无处不是金子铸成,就连那软榻,亦使用黄金打造。
  看着看着,内心的愤怒也减少些,早听说过,轩辕国主仁以治国,更是体恤百姓,减免各种赋税,却不曾想,连他的生活,亦不张扬。
  胡乱的吃了点饭菜,慕容倾冉溜达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,欣赏着御花园别致的景色,突然,眼前一亮,竟出现一块空地,而那块空地种满了瓜果蔬菜,眼下进入冬季,翠绿带白得大白菜,笔直挺立的大葱,还有片空地显然刚刚翻过土。
  “这是谁种的”?慕容倾冉指着那空地,问向身后的宫女。
  “回姑娘话,是皇上种的”。
  哦?有意思,带着新鲜劲,慕容倾冉缓缓走了上去,翻弄了下白菜,竟没有发现一条虫子,而且,看那样子,似乎是上品,若没有用心去播种,长出来的白菜也会被虫子所蛀,慕容倾冉来自现代的灵魂,对这些常识还是懂的。
  “你醒了”?
  身后传来轩辕澈的声音,随着脚步声渐进,宫女们纷纷恭敬的跪在地上:“参见皇上”。
  “起来吧”,轩辕澈露出一抹笑意说道。
  “你还好意思来见我?竟然对我做出如此卑鄙之事,哼”,慕容倾冉看到轩辕澈,心中冒出一丝火苗,若说不怪他,那是假的,只是不再像方才那样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了。
  轩辕澈好似哄孩子般,一把揽住慕容倾冉的肩膀,浅笑道:“若是不那样做,如何能让你好好休息呢”?
  “我休息不休息,关你何事”?
  “好啦,别气了,大不了下回再也不那样做了还不成吗”?轩辕澈此时的表情,好似犯了错的孩子,腮帮鼓起,晃悠着慕容倾冉的肩膀。
  慕容倾冉也不好发作,倒是轩辕澈此时的神情,令她不禁笑出声来,“记得你说的话,下次再犯,定不饶恕”。
  “知道了,知道了”,轩辕澈双眸满含着无限宠溺与包容的看向慕容倾冉。
  身后的宫女顿时目瞪口呆,她们的皇上,何时对一个女子这般过?这.....这还是她们的皇上吗?要知道,后宫之中,除了太后,再无其他女子,而平日里,皇上也不见任何遣送进宫的女子,更别说像现在这般孩子气的笑容。
  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呢。
  “这些都是你种的”?慕容倾冉突然感到不自然,挣开轩辕澈按在肩膀的手臂,快速转移话题道。
  轩辕澈亦没多说什么,走了两步,拿起靠在石凳边的锄头,轻轻触动了下翻过的泥土,“是啊,身为君王,体恤百姓之苦,才能知道百姓所需,看着辛勤的劳动成果得到收获,那比送给我金子都要可贵”。
  轩辕澈的话如同石子,落入慕容倾冉心里,溅起了小涟漪,看来,外边的传言果真没错,轩辕澈,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明君啊。
  二人相交甚欢,直到黄昏,都在谈论有关种植方面的事情,轩辕澈绘声绘色的讲述着他曾经种过的蔬菜瓜果,可仍旧存在些问题,比如,初冬,第一波白菜熟了,可是第二波生长的却极为缓慢,而且,由于季节寒冷,还容易霜冻,还有一些水果,等了很长时间也长不出果实来,等等问题。
  慕容倾冉则淡淡一笑,将现代扣大棚的技术讲得面面俱到,听得轩辕澈那是目瞪口呆,直呼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?
  “太好了,如此一来,那即便是再冷的天气,百姓们也依然能够丰衣足食,再不会为了冬天长不出东西来而犯愁,更是解决了最基本的温饱问题啊”,轩辕澈一时激动,紧紧攥住慕容倾冉的玉手放在他的胸口处。
  慕容倾冉亦浅浅笑着,他做任何事都是为了百姓,而且,事事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百姓,即便身为君王,也没有王者的架子,对待宫女奴婢那更是和颜悦色,他,真的很特别啊。
  猛然感觉到异常,慕容倾冉飞快抽回玉手,轩辕澈先是一愣,随后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“我一时太激动了,所以......”。
  “没关系”,她脱口而出,却在下一秒双颊微红,心怦怦的乱跳,该死的,她这又是怎么了?
  在宫里停留了三日,每日轩辕澈都会陪着慕容倾冉海阔天空尽情畅谈,从风土民情到饮食厨艺,从四季变化到名胜古迹,从儿时梦想到滑稽之谈,慕容倾冉无不感知,轩辕澈的心地善良,质朴纯真,从他面前,她看不到任何异常,看不到任何君王都有的腹黑一面,有的,只是深深的感觉到,轩辕澈这个人,平易近人,和蔼可亲。
  心中对轩辕澈也多了几分好感,身为帝王,竟然还能悠然的种种花,种种菜,倒也不是为一种乐趣,从轩辕澈的言谈举止,她亦能深深感受到,轩辕澈对轩辕国的钟爱与热心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