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乍起波澜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临别了姑姑,慕容倾冉让属下先行回总舵,而她则与苍雪坐着豪华的马车晃悠着回去,要说苍雪为何跟着?还不是她那疼爱她的姑姑,非要让她纳苍雪为侧房,让慕容倾冉着实头疼不已。
  “姑姑,我是不会收他做侧房的”。
  “哦?做正夫吗”?
  “呃.....不是,我是不会娶他的”。
  “那你娶谁”?
  “............”。
  最后,在慕容倾冉百般不愿下,刹尔也不为难她了,但,却将苍雪交给她了,弄得她很是郁闷,交给她做什么?
  刹尔列举了苍雪无数个优点,其一,武功高强,可以保护她,其二,苍雪的长相实在是人神共愤,将他放在教中,不仅教中的女弟子整日心不在焉,更是扰的姑姑那些男人们嫉妒抓狂,慕容倾冉额前一阵黑线,那苍雪这十几年都是怎么过来的?
  这其三嘛,说起来更让慕容倾冉郁闷,姑姑说,苍雪将来的婚事就拜托她了,只言道:让她看着给物色个比冉儿好的女子,等等等等...............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  拜托,关她何事啊?
  再说,苍雪好歹也是个人,是个男人哎,这种事情还要慕容倾冉去做,更何况,苍雪管着姑姑唤姐姐,她唤姑姑,论辈分上,苍雪的婚事什么时候也轮不到她来掺和啊。
  更让人可气的是,她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天人,苍雪总是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她,甚至从来不与她说话,即便她说,得来的也只是冷哼或无视。
  “拜托,你别总是用这种仇视的目光看我行吗”?慕容倾冉慵懒的靠在马车的窗子边,凤眸满是无奈与不解。
  苍雪冷漠的扫了她一眼,将头扭到一边。
  慕容倾冉本想闭目养神,可她的感官十分敏锐的,身边的苍雪跟个冰块似的,想睡也睡不着,睁着眼吧,不是被他无视,就是被他的目光凌虐。
  “喂,你倒是说话啊,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?你说出来啊,咱们沟通沟通”,慕容倾冉再次说道,只是久久没有回音。
  “哎,看你这样子,哪个女子敢嫁给你啊.......”,慕容倾冉实在无聊得很,喃喃自语的说着。
  “嘭”,一声,只见苍雪转过头来,一拳砸在马车的窗框边,发出巨大的声响,诱人的眼眸顿时散发着千年寒冰般的冷意。
  慕容倾冉愣了愣,她是谁?她可是天门的门主,她是谁?她可是从现代穿来的暗杀手,脾气没那么好,凤眸顿时一横,散发出丝丝寒意,“哼,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吗”?说话间,她缓缓坐起身来。
  苍雪如今满腔的怒火,没有发泄的地方,那天,慕容倾冉与刹尔的对话,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,从小备受瞩目的他,凭借这一身的功夫与绝世的容貌,作为侧房她都不愿,简直是践踏他的自尊。
  从小被刹尔收养的苍雪,事事听从刹尔,毕竟,在他心里,双亲都比不上刹尔对他的照顾与关爱,况且,这身功夫的由来更是不易,玉女教的功夫至阴,因为不想让他触碰玉女教的功夫,刹尔费尽苦心才从他处得来武功秘籍,传授给他,从小,只要他张口,什么得不到?如今竟然被个女子拒之千里,他怎能不恼?
  若不是姐姐命令自己前来护她周全,另外也历练一番,否则,他才不会跟她一齐下山呢。
  “是吗?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这老虎,如何发威”,苍雪冷喝一声,一掌劈向慕容倾冉。
  慕容倾冉快速翻了个身,刚想要开口,却见苍雪横扫过一掌,而她此时无处可躲,不然接下这掌,不然被他打死,她也没想到,苍雪竟然出手这么狠,丝毫没有给她留任何余地。
  情急之下,来不及多想,慕容倾冉缓缓闭上凤眸,抛出句话:“真没想到,你竟然有打女人的嗜好”。
  果然,慕容倾冉没有觉得疼痛,渐渐睁开双眸,苍雪早已坐好,冷眼瞪着她,“哼,你这只老虎,跟病猫也没什么区别嘛”,言语间满是嘲讽。
  而慕容倾冉却没恼怒,邪魅一笑,“这叫........兵不厌诈”,说完,一把青刃匕首握在手中,锋利的刺向苍雪,没错,她慕容倾冉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别忘了,她曾经可是暗杀手,光明正大对于她来说,那是放P。
  二人在马车内厮打起来,使得马车剧烈的摇晃,赶车的属下猛的咽了口吐沫,那男子得罪了门主,那还能好受的了?
  苍雪双手挡开慕容倾冉的手臂,二人几回合下来,苍雪没占到任何便宜,而慕容倾冉已经把他的衣衫划得一道道口子,苍雪本就是个有洁癖之人,如今被她如此一弄,怒火瞬间爆发出来。
  苍雪双手接着慕容倾冉的招式,却暗中抬起修长的腿踹向慕容倾冉,而她划着苍雪的衣衫正乐不思蜀,不想,脚下一滑,恰巧苍雪这脚又没踹上,于是,马车内顷刻响起了如雷灌耳的尖叫声。
  只见慕容倾冉那张绝美之容正好贴到苍雪的两腿之间,而苍雪那男性之物则飞快膨胀..........
  尖叫声过后,马车内一片寂静,慕容倾冉躺倒一旁,将脸对着墙壁,白皙的双颊异常滚烫,红的好似樱桃一般,而苍雪的脸也绿了,看着慕容倾冉的眼神更加恨意浓烈。
  赶车的属下再次咽了口吐沫,虽然不知道马车内的状况,但他现在还是谨慎为好,因为马车内浓烈的寒意,已经延伸到马车外了...........
  回到总舵,慕容倾冉让属下为苍雪安排了间屋子后,便匆匆离去,以前电视剧里不是常常演: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不小心亲吻上了,如今,狗血的发生在她身上,却不是亲吻,好歹她也是一门之主,真是令她颜面扫地啊。
  回到寝室,夜雨已经在那里等候了,看到慕容倾冉走来,恭敬的跪地:“参见主子”。
  “恩,起来吧,跟我进来”,慕容倾冉长长地出了口气,推门而入。
  翻看着各地传来的折子,慕容倾冉多少有些头疼了,北冥对她的通缉令还没有撤销,而且,看上去,北冥寒轩比其他两位皇帝都要悠闲的多。
  琳琅如今内忧外患,朝廷已经发现了哈萨其族的异常,由最开始清走外族人,到最后外族人与朝廷翻脸,兵戎相见,虽然,外族人最后全部被斩杀,但依然有外族人不停的混进都城。
  而此时,北冥寒轩派来使者,想要琳琅能再多分割几个城池给北冥,早些年战乱,琳琅一举得下很大的地盘,于是,与轩辕、北冥议和休战,并分割出几座城池赠予他们,随后才有的三国国主相交甚好,每三年便一聚。
  如今,北冥重提旧事,让琅啸辰在多分割几座城池,原本琳琅机密被盗窃,琅啸辰已经很头疼了,北冥这次派来使者,无疑是对他雪上加霜,琅啸辰也不会同意,毕竟,事隔三十年,北冥突然提出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  轩辕澈这边也不怎么样,朝臣齐齐弹劾左丞相,令轩辕澈很是为难,毕竟,那是太后的亲哥哥,也是自己的亲舅舅,而且,这件事轩辕澈也派人调查了,总归是有贪污迹象与包庇罪犯的嫌疑,但残害忠良却不属实。
  那帮子老头说出不残害忠良的证据,竟然咬死了,让皇上定左丞相徇私舞弊贪污纳税之罪,轩辕澈也很清楚,身为高官,哪个不贪财?
  可面对朝臣们的步步紧逼,与太后苦苦哀求,轩辕澈终日寝食难安。
  “哎........”,慕容倾冉放下折子,淡淡的扫了眼夜雨,“这些事还真是让人头疼啊......夜雨啊,这些日子你不在,本门主还真是怀念你按摩的手法呢,来,给本门主按按这里”,慕容倾冉说完,指了指太阳穴示意道。
  夜雨恭敬回应后,走到慕容倾冉身后,掂量着力道按摩起来。
  “恩.....好舒服啊......用力点........”。
  夜雨双颊顿时红烫,话说,每次她都发出这种声音,按理说,习惯成自然,可他永远也自然不了,那声音就像摄魂般,令他心神不定,更何况,自己还是个生理很正常的男人呢。
  “恩.....夜雨啊....北冥寒轩这个家伙的行为.......恩.....你有什么看法.....恩.....“,慕容倾冉陶醉般,边享受着边说道。
  夜雨微微低下头,手中仍在动作着,“回主子,对于北冥寒轩的做法,属下只能想到一种,他再逼主子现身”。
  “哦”?慕容倾冉指了指脖颈,示意夜雨按摩,“你为何.....恩....会这么认为呢.......恩....”。
  夜雨猛地咽了咽嗓子,不得不说,慕容倾冉这销魂的声音,令他开始口干舌燥,产生反应了,“回主子,通缉榜还在招贴,但城门的守卫却不像的抓捕逃犯,除了例行公事以外,再无其他,偶然间,属下听到传言,北冥寒轩竟然派了使者特地前去慕容府......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猛然睁开凤眸,显然很是吃惊。
  “主子,北冥寒轩派使者前去慕容府,看样子,也并不像抓捕逃犯,而且,他明明也知道.....那逃犯就是主子......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叹口气:“雪岭那件事过后,北冥寒轩登基,之后马上全城缉捕本门主......这些联想到一起,看来,是应该问问北冥寒轩的意思了.........”,说完,凤眸内闪过一丝诡异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