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北冥皇后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寝室内依旧传出销魂的低吟,惹得路过的属下纷纷四处逃窜,苍雪本想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,便四处游走起来,猛然听到那“振奋人心”的声音,顿时跨着大步寻声而去。
  “啪”,寝室的房门被大力的推开,苍雪满脸的鄙夷,“哼,原来你拒绝姐姐,是因为这里有个更能让你销魂的男人啊”。
  屏风后,夜雨听到此话,不免有些动怒,要知道,天门里哪个不长眼的属下敢如此嚣张?
  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你啊,怎么?你吃醋了”?未等夜雨开口,慕容倾冉那慵懒的声音先飘出来。
  苍雪一甩衣袖,冷哼一声:“哼,人面兽心的女子,想要我苍雪吃醋,你等下辈子吧”,说完,转身离去。
  “主子,他........”,夜雨疑惑的看了看房门处,又望了望慕容倾冉。
  “不用管他,来,咱们继续......”,慕容倾冉连凤眸都没睁开,翻了个身,示意夜雨道。
  呃.......夜雨小麦肤色的脸颊瞬间滚烫,这句话的歧义很大啊........不知道的还以为......
  休息了一日,慕容倾冉便带着夜雨赶往北冥,其实,即便北冥寒轩撤走了通缉令,慕容倾冉也一样会去找他,北冥寒轩是如何聪明之人,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,却明目张胆的派使者去慕容府。
  琅啸辰死死认定她就是窃取琳琅机密之人,在这个时候,北冥寒轩的这种举动,无疑是给慕容倾冉越抹越黑,而琅啸辰也会认为,她与北冥勾结,图谋叛国,这个罪名可比简单的窃取机密更要阴险。
  与此同时,北冥寒轩派使者要琅啸辰分割城池,三十年前的旧事重提,若是琅啸辰不愿呢?又会怎样?这是傻子都能想到的问题。
  一路上,在夜雨不辞劳苦,忍受巨大的压力下,不停的按摩,而慕容倾冉完完全全陶醉在舒适当中,“夜雨啊,看来本门主日后怕是离不开你了.......按摩的可真舒服啊......恩.....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说这话时,完全不自知,可却在夜雨耳中回荡许久.....这样也好,起码,可以与你更加亲近,他,是这样想的。
  快马加鞭,连日奔驰,总算到达北冥,慕容倾冉一身男装站在城墙下,凤眸别有深意的望着那张通缉令,嘴角微微一翘,邪魅的笑了笑,北冥寒轩,若是本门主再不来见你,恐怕这通敌叛国之罪,就要死死的扣在本门主身上了.........
  回到黑色郁金香时,已经临近黄昏,听着小桃不停的发着牢骚,慕容倾冉也只好让耳朵的茧子慢慢生长了。
  翌日
  简单的梳洗一番,直到午时,慕容倾冉连午饭也没用,就独自来到宫门外,一袭白色轻裘长衫,手拿纸扇,加上那绝美之容,看的宫门口的守卫两眼直放绿光,口水都快哈喇到地上了。
  “去通报,就说,皇上要找的人,前来见他”,慕容倾冉讥笑两声后,高声喝道。
  守卫愣了愣才回神,并未去通报,而是咧着大嘴,嘲笑着走向慕容倾冉,“我说....这位小哥,皇上也是你能见的吗?再说了,你让咱通报,咱就通报啊,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”,守卫绕着慕容倾冉转了一圈,又道:“不过....就冲这长相,陪咱一晚上....也许....嘻嘻....你懂得.....”。
  若是往常,慕容倾冉早就飞过去一脚,先踢废了再说,可眼下,她却并未动怒,和颜悦色的看了看身前的守卫,手臂一挥,白皙的玉指瞬间夹着两锭金灿灿的黄金。
  守卫看的眼直了片刻,快速从她手中夺过去,用微微泛黄的大板牙咬了咬,直接放进怀中,“嘻嘻......没想到这位爷出手如此阔绰,可是......咱也只是个小小的守卫,若是没有皇上的口谕,咱也是没办法放爷进去的”。
  “既然,我不能见皇上,那不如......让皇上来见我”?慕容倾冉嫣然一笑,顾盼生辉,那守卫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,嘴边却不忘本职,“大....大胆,皇上怎么可能会屈尊来见你这草.....草民呢”?
  “皇上驾到........”,一声高亢,守卫顿时瞪圆眼眸,吓得爬跪在地上,一副屁滚尿流的模样,敢情,这.....这皇上来真来了。
  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,望着循循渐进的金黄色鸾榻,手中的纸扇唰的收起,低下头刚要参拜皇上,却见一条手臂轻轻将她托起,“哎,贤弟莫要多礼”。
  “谢皇上......”,慕容倾冉露出一抹诡异的笑,抬起头,不动声色,心底却不停地直挠,这古代的男子要不要这样啊,每个都能长的如此人神共愤,与现代的男人们相比,他们简直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底下。
  只见北冥寒轩身着便装,上好的蓝冰丝绸锦缎,肩上的轻裘足显高贵,包裹住修长的身姿,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,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,鼻若悬梁,唇若涂丹,肤如凝脂,怎么看,都像极了女子那般完美。
  “大胆奴才,竟然对朕的贤弟如此不敬,拖出去杖责五十”,北冥寒轩猛然转过身,双眸透着威严的看向那名守卫,大声喝道。
  “奴才不敢了,奴才不敢了,皇上饶命啊,皇上饶命啊”,守卫吓得直颤抖,不停的磕起头来。
  北冥寒轩转过身来,朝着慕容倾冉露出浅笑:“贤弟,来,朕带着你看看朕的未来”,说完,拉起慕容倾冉的玉手走向皇宫。
  慕容倾冉趁着北冥寒轩没注意,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问,天下间最会演戏的是什么人?答,女人,北冥寒轩对着那守卫使眼色,早被她尽收眼底了。
  北冥寒轩想要逼自己现身,那自己可能会随时来找他,既然如此,怎么可能没有吩咐宫门口的守卫呢?
  跟着北冥寒轩走上皇宫最高的阁楼,百里阁,那如同泰山般的小台阶,着实令慕容倾冉厌恶,不知道这北冥寒轩究竟想要干嘛。
  可当她站在阁顶,也是微微一愣,当真是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啊,都城内的百姓变得很小,不远处的气壮山河,更是让她心胸阔达许多,群山环绕,白雾袅袅,尤其是那雪岭,更是群山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白,很白,如同一条洁白的毛巾扑在上面,那一道道河流,绘成一副美丽的图纸。
  “怎么样?朕的未来....在你眼中,如何”?北冥寒轩深深地吸了口气,目视着壮观的山河,缓缓问道。
  “很好,很强大,所以呢,你........想要做什么”?慕容倾冉淡淡的回道。
  北冥寒轩微微一笑:“一统天下,是每个帝王都有的梦想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转头看向北冥寒轩,凤眸中满是嘲讽道:“所以呢,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”?
  “哈哈....你啊,还真是聪明的过了头”,北冥寒轩猛然大笑出声,“朕不要你做什么,朕要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,朕,是如何一马平川,坐拥这万里山河”。
  “哦?皇上一统天下的梦想,为何要我一个区区女子来看,只要皇上想做,自有天下百姓观看”。
  忽然,北冥寒轩一把将慕容倾冉搂在怀中,霸道的说道:“朕,要让你坐在皇后的位置,给朕看的清...清....楚....楚”。
  他将最后那清清楚楚四字说得很重,而慕容倾冉听后,却不禁笑出声来:“你逼我现身,只是想要让我做皇后?哈哈哈......凭白得来个皇后的位置,皇上还真是令小女子受宠若惊啊”。
  “没错,免费送给你,如何”?
  慕容倾冉缓缓收起笑意,猛力的挣开北冥寒轩的怀抱,凤眸间散发出冰冷的寒意,“无功不受禄,这句话,小女子还是懂的”。
  “你错了,有时候,女人只需要静静的享受就好,没必要去计较那么多”,北冥寒轩依旧浅笑着,那似女人般的面容,透着几分妩媚说道。
  “享受自然很好,但,小女子从来不食嚼来之食,皇上若是说,小女子便听,若不说.....就别再为难小女子了”,慕容倾冉瞥着北冥寒轩,凭白无故让她做皇后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,更何况,自己与北冥寒轩本没什么交集。
  阁顶渐渐起风,刺骨的寒风吹拂着轻裘,吹拂着二人的青丝,北冥寒轩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谁不想坐上皇后的位子,母仪天下,那可是天下间所有女人的梦想,没想到,你竟然如此固执,朕白白给你,你都不要,你就不怕,朕恼羞成怒,将你赐死”?
  迎着刺骨的寒风,慕容倾冉转过头去,望着远处白皑皑的雪岭,淡漠道:“若是如此,皇上又何必亲自来迎接小女子呢,直接传口谕不就得了,可见,小女子对皇上的用处,应该不小吧”。
  “哈哈.....你真是个聪明的女人,看来,朕看人的眼光,还是蛮不错的嘛”,北冥寒轩亦看向远处的雪岭,大笑出声。
  “呵.....身为琳琅的贵妃,一夜之间变成北冥的皇后,皇上,当真要小女子说明了吗”?慕容倾冉冷笑一声,一语戳中北冥寒轩,不过,他对她可越来越有兴趣了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