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孰是孰非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唇与唇之间的碰撞,此时的慕容倾冉已经没有任何意识,她拼命的撕咬着琅啸月的薄唇,仿若这薄唇是寒冰,可以降解全身的燥热。
  琅啸月任由她的撕咬,淡雅的香气与醉人的酒香环绕鼻尖,令他心神宁醉,轻启贝齿,他与她一样,喘着粗气,柔软的舌尖席卷着她满腔的蜜液,唇齿留香。
  忽然,他一把推开慕容倾冉,因为他知道,他不能,不能趁人之危,他不想让她恨他。
  其实,自那晚离别,他想了很多,也做了很多,可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,挥之不去,他拼命的买醉,流连烟花,与不同的女子共赴云雨,可当欲望的巅峰时,呼唤的,竟然是她的名字。
  而后,更是没有任何心思去想谋权之事,被派去的跟踪的暗卫没有了音讯,后来才得知被人暗杀,一刀毙命,而马夫莫名其妙的就回来了,他慌了,他不知道,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请,有没有危险?
  他派了所有的暗卫去查,三国之内,竟然了无音讯,琳琅内忧外患,丢失了重要机密,由此开始,他突然不想争了,不想再谋权争夺那曾是他梦想的皇位,他只想知道她如今安好,只想知道她的下落。
  当他听到北冥派来的使者,在琳琅的朝堂上,念出她的名字,他才知道,她,将要成为北冥皇后,母仪天下,才明白,或许,终究是错过了。
  在国宴上,他终究看到久违的她了,他也知道,她注意到他了,可在她那绝美倾城的面容上,除了惊讶,没有其他多余的神情,那双精雕般美丽的凤眸里,似乎,看不到他曾留过的痕迹。
  今夜前来凤鸾宫,只想跟她说说话,只想再见她一面,可他进入大殿后,看到北冥寒轩压在她的身上,明白了她的不情愿,他,动了杀念,也萌生了一个念头,只要她一句话,他便带她走,天涯海角,海阔天空,从此不问世事,只为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。
  望着刚刚被冷水浸泡过得慕容倾冉,他邪魅的脸颊柔情四展,那双狭长的眼眸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发白的倾城之容。
  原本他可以趁人之危,可他却不想,只能打来冷水,用内力为她逼出她体内残留的药力,这深宫内院,废旧无人的房屋很多,而每个院落都有井口,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。
  凝视着她熟睡的脸庞,他双眼开始迷离,屋内仅有的被褥盖在了慕容倾冉身上,而他,虽然用内力将衣衫上的水泽蒸发,可北冥的冬季的深夜寒冷至极,再加上他已经将内力挥发完了,体力透支,猛的栽倒在床边,昏了过去。
  “嗯.....”,慕容倾冉睁开朦胧的凤眸,顿觉头痛不已,全身酸痛无力,用手臂支撑着缓缓坐起来,突然看到躺在床边的琅啸月,又看了看自己新换上的白色亵衣,好像有点明白了,脑海中翻滚出那一幕幕......
  “该死的.....”,慕容倾冉瞬间凤眸一横,绝美倾城的脸颊异常冰冷,用力的推开压着被褥的琅啸月,起身要下床。
  “呃.....恩?你醒了”?琅啸月与地面剧烈的碰撞,令他疼醒了,晃悠着身子站起来,“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我送你回去请太医吧”?他试探的问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冷冷的扫了眼琅啸月:“不用了”,说完,脚下踉跄的走到房门处。
  外面天色朦胧,黎明将至,还带着薄薄的雾气,琅啸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慕容倾冉一觉醒来为何就一副怒发冲冠,恨意浓重的模样,“就......就这么走了吗”?他不甘心的看向门外马上就要离开的慕容倾冉。
  “难不成.....还要本宫负责”?慕容倾冉冷喝一声,夺门而出,该死的,老娘被你占了便宜,不走干嘛?难不成,还等着老娘对你负责任?
  一路穿过御花园,偶尔碰到几个宫女太监起夜,倒没被巡视的侍卫发现,辗转回了凤鸾宫,北冥寒轩依旧趴在床榻上,屋内也没任何异常,才稍稍放心,不然,皇后彻夜未归的罪名,又要落到她的头上了。
  打着哈欠,她装作刚起来的样子,唤来宫女要沐浴更衣,当她看到手臂处那颗朱红色的突起物时,愣住了,她不是被琅啸月给.....吃干抹净了吗?为何.......
  猛然回想起琅啸月那格外憔悴苍白的模样,恍然大悟,难道.....是他.....chun药,若非男女合欢,还有一个办法,找个武功高强之人,用内力强行逼出体外,只是,会导致施内力者经脉受损,到底受损的程度,也要看这个人的武功是否高深,这是毒谱上明确记载的。
  肤如凝脂的玉手一拳砸在温热的水中,溅起了无数水花,看来这次真的错怪他了。
  若不是琅啸月及时赶到,自己就当真赔了夫人又折兵了,先是钻进北冥寒轩设计的圈套里,紧接着又被他.....这酒中有问题,他不会不知道的,该死的,北冥寒轩.....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,飘出一抹杀意。
  “皇后,时间差不多了,该侍奉皇上更衣早朝了”,身旁伺候的宫女望了望窗外,对着慕容倾冉恭敬道。
  “本宫知道了,你们都出去吧,本宫自己来就行了”,慕容倾冉挥了挥手,示意宫女们退出去,而宫女们也没啰嗦,恭敬的退出房门。
  她慕容倾冉不是傻子,这个时代,守宫砂极为多见,古代女子皆以这个作为清白贞洁的一种体现,让宫女服侍自己更衣,若被发现守宫砂还在.......还真是麻烦的很呢。
  换好凤袍,慕容倾冉步履轻缓的走到床边,用脚踢了踢北冥寒轩,“喂,该起来上早朝了”。
  北冥寒轩缓缓睁开那双桃花眼,猛地发觉脖子处酸疼不已,“呃....脖子....好疼啊”,突然,当他看到面前衣衫整齐的慕容倾冉时,又看到自己敞露的上身,急忙从床榻上翻找着衣衫。
  此时,一抹刺眼的鲜红静静的印在那床褥上,巴掌般大小,北冥寒轩微微一怔,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,阴柔邪魅的脸颊竟然漂染两朵粉云,显得异常妩媚,随即轻咳两声道:“咳咳....朕...朕...昨晚...没弄疼你吧...”?说完,还一副愧疚模样盯着慕容倾冉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