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难以捉摸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慕容倾冉原本板着的冷脸瞬间一怔,也注意到北冥寒轩看到的那抹鲜红,恍然明白,原来他以为自己昨天与他......轻叹了口气,转身朝着殿外走去,淡淡的飘来句:“赶紧上早朝去吧”。
  其实,她也是清晨问明白宫女酒有问题的事情,那酒,宫里人给取了个好听的名字:温柔乡,历代帝王在册封皇后,在洞房之夜,奴才们都会准备,其他妃子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呢,而且,温柔乡这种chun药,是用很多珍贵药材制作而成,对身体有益无弊。
  慕容倾冉却轻蔑之极,这种待遇她才不要享受呢,险些害的她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  北冥寒轩恍恍惚惚的上完早朝,满脑子都是慕容倾冉的身影,昨夜,那完美无瑕的身躯,令他怦然心动,魂牵梦绕,虽然阅女无数,却及不得她半分,还有那娇喘连连,更是让他挥之不去,仿佛刻在脑海中。
  “参见皇上”,一名太监匆匆跨进御书房,恭敬跪地,“回皇上,琳琅国主说是要见皇上,此时在别院等候皇上呢”。
  北冥寒轩猛然回神,放下手中的折子,充满诱惑的桃花眼闪过一丝诡异,“知道了,下去吧”,他挥了挥手臂,示意太监道。
  琅啸辰在这个时候要见他,怕是没什么好事,更何况,国宴上,遇到那种事,他竟然没有提出要回琳琅,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呢。
  慕容倾冉整理好凤袍,端坐在大殿的宝座上,等候各宫妃嫔前来请安。
  不多时,门外的宫女前来,妃嫔没有等来,却等来了轩辕澈,“回禀娘娘,轩辕国国主前来,娘娘....娘娘要见吗”?宫女深埋着头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微锁眉头,北冥后宫接见他国国主,传出去.....不好吧,转间,她心底又道,我非北冥人,与北冥寒轩也只不过是交易一场,何须在乎那些颜面,随后,挥了挥衣袖喝道:“见”。
  等候的宫女闻声,猛的愣了愣,却也不敢违抗皇后的话,直径走了出去,闷头思索,后宫之内禁止男子踏入,更何况是他国国主.....这若是让皇上知道了,成何体统,她也只是想想,脸上却不敢露出半点异常之色。
  轩辕澈一身华丽的深紫,晃动着修长的身姿走了进来,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周围站成排的宫女,微锁眉头,“你们先下去吧,朕与皇后有要事相商”。
  站成排的宫女相互对视一番,又看了看慕容倾冉,原本后宫就不允许男子进入,这轩辕国国主不请自来,还要与皇后单独相处....这....恐怕不好吧。
  “你们先下去吧,有事本宫会传你们”,慕容倾冉淡淡的扫了眼那群宫女说道。
  “是”,宫女们不情愿的往外走,这若是让皇上知道了,必定触犯龙颜。
  慕容倾冉见宫女们退了出去,缓缓走下台阶,望着轩辕澈那哀怨的神情,不解中带着调侃说道:“国宴上你也是这样哀怨的神色,今日还是,怎么?难不成我欠你钱了”?
  “为何....会是他”?轩辕澈轻启薄唇,原本温雅的面孔有些沮丧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什么是不是他”?慕容倾冉宛然一笑,淡淡道。
  “我只想知道,他许了你什么?可以让你这般性格刚烈的女子,心甘情愿成为北冥皇后”?轩辕澈依旧站在原地,直视着慕容倾冉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微微一怔,他为何会这样问?转间,向前走了两步,“他并未许我什么,只不过,男婚女嫁罢了”,她说得轻描淡写,可却让轩辕澈踉跄后退,难以置信的摇着头。
  “男婚女嫁?哈哈.....男婚女嫁.....”,他不停的重复这句话,温雅的面容笑的有些狰狞,修长的双腿不住的后退。
  其实,对于轩辕澈的失态,慕容倾冉一直是明白的,只不过,她不想捅破那层纸,有些事情,她无法答应,也明白,即便答应了,她也做不到,也许,真的捅破了,连朋友都做不成。
  轩辕澈,这个她查不出任何异常的男人,应该是可以作为很好的朋友,在这个世界上,已经没有几个人能让她信任了,唯独轩辕澈,或许,仅仅因为她没有查出任何异常罢了。
  突然,轩辕澈一把抓住她的双肩,脸上还带着癫狂的笑意,“你骗我,对不对,你和他只是场交易,对不对,对不对”?
  “轩辕澈,你别这样,你冷静下来”,慕容倾冉话还未说完,只见轩辕澈用力的摇晃着她,嘴里咆哮着:“为什么?为什么?他能给你的,我一样可以,为什么你选择了他,为什么”?
  “啪”,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宽敞的凤鸾殿里,慕容倾冉用力挣开轩辕澈的双手,转身朝着台阶上的宝座走去。
  轩辕澈定在原地,顷刻间,殿内格外寂静,慕容倾冉一甩凤袍,缓缓坐在宝座上,淡漠的注视着下面的轩辕澈,“对,你说的对极了,我和他只是场交易,但,我绝对拥有可以选择的权利,与你何干”?话罢,凤眸散发着阵阵寒意。
  “呵呵....我就说你绝对不可能选择北冥寒轩这样阴险狡诈之人,托付终生的,既然只是场交易,那最好不过....呵呵....”,轩辕澈终于露出一抹温雅的笑意,又仿佛在喃喃自语,转身,浅笑着跨步走出凤鸾殿。
  对于轩辕澈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表情,慕容倾冉愣在那了,轩辕澈这是来的哪一出?为什么听她说出一场交易时,就不再是那哀怨的神情了呢?
  轩辕澈刚刚离去,各宫妃嫔便缓缓进殿,唯独那文皇妃,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姿态。
  原本请了安,慕容倾冉就想着让大家散了,她好抽出时间来取探望琅啸月,毕竟自己误会人家了,怎么也要道个谢吧,结果,刚刚见轩辕澈的事情,竟然传到各宫妃嫔的耳朵里,尤其是那文皇妃,仿佛握住了她的把柄般,更加嚣张。
  “皇后以身作则,做妹妹的今日算是开了眼了,呵呵.....”,文皇妃衣袖半掩着红唇,讥笑道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