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爱之深切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北冥寒轩怒视着慕容倾冉许久,摔门离去,而慕容倾冉依旧坐在圆凳上,莫名的望着北冥寒轩的背影,他是不是有了毛病啊?
  午时过后,琅啸辰竟然提前回琳琅,北冥寒轩也没有多留,两人签订了那五座城池的合约后,由北冥的禁卫军护送,直到边境交界处。
  轩辕澈也在次日,提出要回轩辕,因为慕容倾冉的关系,北冥寒轩也没有多留,巴不得他早点离开,临别时,慕容倾冉来到神武门,与轩辕澈说了些客套送别的话,可在北冥寒轩的眼睛里和耳朵里,都别扭的很,所以脸面上也有些不好。
  回到凤鸾宫,慕容倾冉想起琅啸月,她在琅啸辰随身的侍卫中,并没有找到琅啸月,想必,他并没有跟着琅啸辰回琳琅,可他如今在何处呢?
  送走轩辕澈的当晚,慕容倾冉再次撇开宫女,换上宫女服,独自一人来到琅啸月带她来的那间房屋,暮烟阁,这里似乎荒废了很久,了无人烟,就连巡视的守卫都不会经过这里。
  推开房门,屋内的房梁因震动而落下尘土,慕容倾冉挥了挥衣袖,掩住口鼻,缓缓走了进去,努力的适应了屋内的黑暗,却发现屋内并没有人,随即轻叹口气,也许,他并没有在这里。
  刚要转身离去,突然,耳边响起轻微的脚步声,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道黑影扑面而来,她快速躲闪开来,却不料对方下了杀手,招招想要夺她性命。
  “你究竟是何人”?慕容倾冉不断的躲闪着,凤眸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黑影。
  黑影听到慕容倾冉开口,先是一愣,随后收起手臂,“冉儿.....”,试探的问道。
  而慕容倾冉也松了口气,站在原地,竟是琅啸月,不禁开口问道:“你.....没回去”?
  “没有”,那黑影缓缓走向慕容倾冉,抬起手臂,修长的指尖摩挲起她的脸颊,“算你还有良心,没有把我忘了”,言语中带着一丝调侃说道。
  慕容倾冉被他的动作弄得有些不自然,想挥手打掉他的手指,却不想在下一秒,整个身子已经被他揽进怀里,那刚强有力的心跳声在耳边蔓延。
  “你放开我....放开我....”,慕容倾冉努力的想挣开,却不料琅啸月搂得更紧。
  “你在不放开我,我就不客气了....”。
  “牡丹花吓死,做鬼也风流,冉儿,我好想你”,琅啸月不顾慕容倾冉的挣扎,紧紧地抱着她,滚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,仿佛生怕她下一秒会飞走。
  面对琅啸月的深情与他的举止,慕容倾冉愣了愣,双颊顿时滚烫,该死的,我怎么会有这种异样......还好屋内黑漆漆,看不清,否则,她真的该挖个地洞钻进去了。
  猛的,慕容倾冉闻到一丝草药的味道,“你.....你的伤好了没有”?
  琅啸月松开慕容倾冉,却紧紧地握紧她的手,朝着床边走去,轻叹了口气说道:“本来快要死了,可是.....想到你,就有活过来了”。
  听着琅啸月铿锵有力的嗓音,看样子不像是有伤在身,她也松了口气,用力挣开琅啸月握紧的手,“男女授受不亲呢”。
  “什么授受不亲嘛,若不是你记挂着我,怎会来这地方呢,更何况,也不知道那晚是谁,占了人家的便宜,还不负责任呢”,琅啸月扭捏的说着,却令慕容倾冉差点吐血。
  “那晚?什么那晚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”?慕容倾冉双颊滚烫,快速转过身去,言语不自然的说道,她自己恐怕也明白,中了chun药的人,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呢,而琅啸月没有趁人之危,已经很不错了。
  “哎,可怜我清白之身被人糟蹋了.....还被人不承认.....”,琅啸月走到方桌前,用火折子将蜡烛点燃,有用小木棍拨弄成微弱的光芒,这里就算在没人来,也不能那么明目张胆。
  “好啦,不闹了,我来是跟你道谢的,如果伤好了,就离开这里吧”。
  琅啸月收起火折子,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,缓缓走到慕容倾冉身后,抬起手臂,握住她的双肩,郑重其事道:“我不会再回琳琅了,我不争了,这个世间能令我留恋的,只有你,我找了你好长时间,本以为你已经.....却不想你成了北冥皇后,可我却知道,你不愿,对吗”?
  慕容倾冉直视着琅啸辰那双充满诱惑的眼眸,没有言语,或许说,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于是,听着琅啸月继续道。
  “冉儿,不管你愿不愿意,这辈子,我都跟定你了,只要你一句话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琅啸月对你,不离不弃,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”。
  依旧是望着琅啸月那充满柔情的眼眸,听着那坚定的表白,慕容倾冉当真有一丝小感动,曾经为了谋权篡位的王爷,曾经不可一世的琅啸月,为了她,可以抛弃荣华富贵,可是,她又怎么能相信这是真的呢?况且,她封印的心,决不允许被人打开。
  “如今琳琅背腹受敌,只怕,这也是个烫手的山芋吧,换做我,也不愿意接过来呢”,她淡淡的笑了笑,拨开琅啸月的双手,朝着门外走了两步。
  “不是的,不是你想的那样子,是真的,你走的这些日子里,我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,挥之不去,我荒废了曾经布下的一切,不停......不停的流连烟花,不停的买醉,可就是忘不了你,直到后来,我才渐渐发觉,我....我爱上了你”。
  “可是,对不起,我.......”,慕容倾冉还未说完,就被琅啸月抢先说道。
  “你不爱我,没关系,我会让你相信我的真心,也会让你慢慢地爱上我,我不会妨碍你的任何事情,但绝不允许你受到伤害,只要,你.....别赶我走,好吗”?
  面对琅啸月放下身份,苦苦恳求话语,慕容倾冉深深地吸了口气,她可以说不吗?琅啸月,这个妖孽般的男人,的确在某个时刻,波动了她的心,也许,是因为缺乏信任的关系,也许,是因为在阴谋里呆久了,麻木的感受不到一个男人的真爱了。
  她仰头轻叹口气,或许,留着有些用处吧,等将来累了,乏了,还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让自己歇歇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