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为卿蛾眉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北冥寒轩受如此重的伤,已然紧紧拉着慕容倾冉的手不肯放开,最后,还是太医说要给皇后包扎,北冥寒轩才松开。
  凤鸾宫此时已变成一片废墟,火焰已被扑灭,而刺客也已被抓住,因慕容倾冉半夜偷偷潜出去,早把宫女太监遣散,那名刺客也是暗杀未遂。
  老太医颤抖着苍白的手,为北冥寒轩包扎,白皙的手臂处一块巴掌大小的烧伤,血肉模糊,黑红交杂,而北冥寒轩却对慕容倾冉说道:“不碍事,不碍事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,心头一紧,北冥寒轩.....你.......究竟为何这么做?
  被抓住的那名刺客被带到了御书房,御前侍卫从刺客身上搜出一把图案诡异的匕首,北冥寒轩怒视着下面跪着的刺客,大声喝道:“说,究竟是何人派你来的”?
  其实,原本这名刺客想要服毒自尽,却被御前侍卫点了穴道除了嘴能说话外,身体根本无法动弹,他怒视着慕容倾冉,直接无视掉北冥寒轩的问话。
  慕容倾冉望着那柄匕首,心底暗自吃惊,对于这匕首上的诡异图案,她最清楚不过,那是哈萨其族特有标志,而且,从这名刺客的长相来看,不难看出,他不似中原男子。
  “不说是吧,来人啊,让他给我张开嘴”,北冥寒轩威严的命令着侍卫,只见侍卫拿出一套夹棍,用力的夹住刺客的十指,十指连心的疼痛,使得刺客在这寒冷的冬季也开始大汗淋漓,他强忍着,不吭不卑。
  侍卫夹完手指,对着脚趾头也开始行刑,刺客的身体似乎开始承受不住,突然喊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要么就痛快的杀了我,要么,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”。
  北冥寒轩却冷笑一声:“想死,容易,但,朕偏偏不让你如愿,胆敢闯入皇宫,还刺杀朕的皇后,令朕与皇后都受了伤,光是这些,你说,朕能让你这么容易的就死了吗”?
  慕容倾冉坐在北冥寒轩身边,望着他那奸邪的笑声,听着他那杀气浓烈的话语,却没有多想,如果换做是她,估计也不会让这名刺客轻易死去。
  “哼,皇后.....”,刺客轻蔑的看向慕容倾冉,狂笑出声:“你还真是有本事啊,从琳琅到北冥,从贵妃到皇后.....不要忘了你的立场,也别忘了,你.....肩负着家族的使....命....”,身后的侍卫猛地用力,刺客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疼痛,昏厥了过去。
  北冥寒轩轻哼一声,看了看身旁的太医:“去,把他给朕治好”。
  太医有些惶恐,这刺客被行刑,如今皇上有让他去医治,莫不是要......治好了在行刑,行刑了在治好?毕竟,当初......大皇子与九皇子就是被如此对待的......想着想着,额头不断的往外冒冷汗。
  “娘子....都是为夫不好,若是为夫能陪在你身边,就不会出现这般状况.....”,北冥寒轩拉住慕容倾冉的小手,亲昵的说道。
  “皇上.....你伤在身,还是先回宫歇息吧”,慕容倾冉轻轻挣开他握住的手,淡淡的说道。
  北冥寒轩还想再说什么,见她将手抽回去,那双魅惑的桃花眼闪过一丝失望,却还是说着:“恩,也好,娘子也回去歇息吧,为夫为娘子选了处优雅的宫殿,来人,务必要保护好皇后,听到没有”?
  “是,皇上”,下面的侍卫纷纷恭敬领命。
  慕容倾冉在宫女的带领下,来到了宣正宫,虽然不比凤鸾宫,但她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,一踏进宫门,她就遣退了宫女,说要休息休息,毕竟,忙活这一夜,她也的确是累了。
  朦胧中感觉身边有人,慕容倾冉警惕的睁开凤眸,却见琅啸月坐在床边,带着一抹浅笑望着她。
  “你.....你怎么来了”?
  琅啸月收起笑意,一脸愧疚叹了口气:“若是.....若是昨晚我跟着你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缓缓坐起身子,“所以说,跟着我,不会有好日子过”。
  “不,以后,我会贴身跟着你,绝不会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”,琅啸月坚定的拉住慕容倾冉的手,俊美的脸颊荡出一抹坚定的神情。
  慕容倾冉似笑非笑的抽回手,起身下地,而琅啸月赶忙拿来衣袍,服侍她穿好,“今日的刺杀未遂,恐怕,再留在宫中,又会惹来事端,哎.....”,她轻叹口气,端坐在铜镜前,望着那张绝美经纶的脸颊,鹰雷,他果然不会放过自己,如今,北冥寒轩昭告天下,他又岂会错过这次机会呢?
  “究竟是什么人,敢来刺杀你”?琅啸月摆弄着慕容倾冉的青丝,开口问道。
  “哈萨其族......”。
  琅啸月微微一怔:“天山南侧草原部落哈萨其族”?很显然,他很诧异。
  慕容倾冉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娘亲本是哈萨其族的圣女,背负着家族的使命踏入中原,不想遇到了一见倾心的慕容天冥,可他却薄情寡义,娘亲终究是英年早逝,有辱家族使命,而我,无疑成了背负家族使命的圣女,可我却不愿,无奈之下,只有我死了,他们才可以从新选出下一代圣女,继续完成家族使命”。
  “那.....这家族使命到底是什么”?琅啸月眉头微锁,她居然肯将秘密告诉自己,除了高兴之余,也很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使命?
  慕容倾冉不禁抿嘴笑了笑:“一统天下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琅啸月大吃一惊,“还真是狮子大张口,一统天下,交到你一个弱女子手中,谈何容易,哼,想必,那族长也是个痴儿说梦之人,有能耐大可以挥军进攻,以为用个女子就能完成一统天下,简直是个笑话”。
  “所以,我不愿,如今,北冥寒轩昭告天下,而他们正愁找不到我呢,眼下,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吗,呵呵......”,,慕容倾冉拿起胭脂,淡扫素颜,而这时,琅啸月执起眉笔,认真的为她画起来。
  “不要想了,有我在你身边,绝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”,琅啸月放下眉笔,端详着慕容倾冉那绝美的脸颊,“怎样,画得如何”?
  慕容倾冉呆呆的望着铜镜里的女子,那淡雅的蛾眉,当真是出自琅啸月之手吗?随后,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你若喜欢,从此,我天天为你画眉,如何”?
  慕容倾冉缓缓抬起头,呆滞的望着琅啸月那张俊美的脸颊,有些失神,琅啸月.....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