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阴险狡诈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清早起来,慕容倾冉望着门外那银装素裹,寒冷而清新的气息迎面如来,下雪了啊,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而琅啸辰回到琳琅后,不知怎地,竟然开始着手布置兵力,边疆一带整装待命,看来,她也该向北冥寒轩请辞离宫,去追查那暗流一事了。
  “快进去,外面如此寒冷,莫要冻着了”,北冥寒轩一把搂住慕容倾冉,将她带进屋内,还不时用用朝着她的小手和着哈气,令慕容倾冉十分不自在。
  “如今,琳琅已经布置妥当,我想请辞离宫,去追查暗流一事,也好让这交易,尽快结束”,慕容倾冉淡淡的扫了眼北冥寒轩,开口说道。
  北冥寒轩微微一怔,抬头看向慕容倾冉,“那件事.....你不用去了,朕,已经派其他人前去了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顿时大惊,急忙抽出手,“不用去了?那我与你的交易......”?
  “朕会如约进行,你.....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吧”,北冥寒轩露出一抹邪魅的笑,却见慕容倾冉一脸的愤怒,不禁抽搐了下嘴角:“朕....只是.....只是不想你去犯险罢了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如今已经气的出不出话来,原本当初说的好好的,如今突然变卦,那自己不是白白的牺牲了吗?该死的北冥寒轩,可恶的北冥寒轩,她在心底不停地咒骂着。
  “别这样了,安稳的待在宫里,当朕的皇后有何不好呢,朕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啊”。
  “住口”,慕容倾冉冷喝一声,抬起手臂一巴掌挥了过去,“啪”,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殿内,而北冥寒轩也有些动怒,从小到大,还没有被人打过。
  “你够了,你要什么朕都给你,朕更是将万千宠爱集与你身上,就算,你要朕这天下,朕也会双手奉上,你还想怎样”?北冥寒轩怒视着慕容倾冉,咆哮道。
  而慕容倾冉却冷冷地笑了笑:“北冥寒轩,你还真是太抬举自己了,别说你的宠爱,我不稀罕,就是你的天下,我慕容倾冉同样不稀罕,当初,我当你是金口玉言,才同意与你做笔交易,如今,你出尔反尔,还将我推上了风尖浪口上,却还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说着不想让我犯险,你不觉得很虚伪吗”?
  “朕何时将你推上风尖浪口了?朕爱你都来不及呢,怎会这么做”?
  “爱我?哈哈.....你的爱,太贵重了,还是分给你后宫那些妃嫔们吧,我慕容倾冉,不稀罕”,说完,她跨出殿门,朝着御花园跑去。
  说什么爱,真是扯淡,如今,鹰雷虎视眈眈,定不会放过我,而我又从琳琅贵妃变成了北冥皇后,宫外,流言蜚语,指不定是如何形容我的,既然北冥寒轩不再做这笔交易,我看,我还是早日出宫吧,坐以待毙,难不成还要等着别人来刺杀我?
  脚下的白雪发出咯吱吱的声响,而慕容倾冉却无心玩耍,即便她离开北冥,北冥寒轩依然会攻打琳琅,早晚让琅啸辰吃瘪,也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。
  接下来,就是去寻找齐玉,将齐玉接回来,那活血的药丸,只够维持一个月的,想必,也已经吃完了,而且,她也有些想念姑姑了,虽然姑姑总是教她学坏,但,毕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亲人了。
  做好了这些打算,慕容倾冉忧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再次回到寝宫,北冥寒轩已经前去上早朝了,而琅啸月这几日都不知道去哪里了,整日的不见踪影。
  宣正宫被御林军团团包围了三四圈,当真是一只苍蝇才飞不进来,同样,慕容倾冉想要出去,也是不易,她勘察着周围的地形,才得知,这三圈侍卫,即使换班,也还有另外两圈紧紧地盯着呢,要出去,恐怕还须费些力。
  也许是今日与慕容倾冉吵了一架,北冥寒轩竟然一天都没有来宣正宫,恰恰也给慕容倾冉制造了机会,午夜子时,她一身夜行衣,隐藏在黑暗中,成功的突破了第一圈的守卫,正当她打算突破第二圈守卫时,突然,北冥寒轩出现了。
  “今日,没什么异常吧”?北冥寒轩淡淡的扫了眼那排守卫,威严的说道。
  “启禀皇上,没有任何异常”。
  “恩”,北冥寒轩应声后,带着身后的小太监转身离去。
  奇怪,慕容倾冉紧锁眉头,为何北冥寒轩竟然亲自前来询问,莫不是当真怕自己出了什么意外?
  “你们都警惕点,如果出现异常,也别轻举妄动,若是伤到皇后,小心你们人头不保”,一位全副武装的带头侍卫压低声音说着。
  “是”。
  慕容倾冉似乎有些明白了,北冥寒轩还真是聪明啊,这三圈子的守卫不止防的是刺客,还有....她,怪不得北冥寒轩亲自来询问,糟糕,北冥寒轩不会是回宣正宫了吧.....
  算了,反正已经出来了,就没打算再回去,慕容倾冉下定好决心,继续盯着周围有没有可以逃跑的空隙,观察了许久,第二圈守卫外面便是宫墙,宫墙的外面,恐怕就是第三圈守卫了,该死的北冥寒轩.....看来,如果她要是想冲出去,必须过五关斩六将啊,自己又不会轻功,想要飞出去,谈何容易。
  思索片刻,灵机一动,既然刺客玩失火,那.....不如她也来个失火,这样,也可以趁着人群慌乱,趁机逃出去,事不宜迟,她快速消失在夜色中。
  不多时,宣正宫的柴房亮起了火星,正如她所想,趁着人群慌乱之际,她成功的逃了出去,当她站在街道上回望皇宫时,嘴角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,北冥寒轩,你出尔反尔,不守信用,还想禁锢我,门都没有,你一点也不了解我,皇宫,荣华富贵,从来不是我想要的,我想要的,是自由,这个,恐怕你一辈子也给不了我。
  不过,我还是很谢谢你舍命救我,就当我慕容倾冉欠你一个人情,有朝一日,还你就是了。
  当她回到黑色郁金香,本以为小桃会欣喜若狂,可却见小桃神色慌张的将她拉进没人的屋子里,压低声音道:“小姐,琅啸月也来了北冥,你知道吗”?
  “知道啊,怎么了”?慕容倾冉也很诧异,小桃何时如此慌张过。
  “那....他与小姐可见了面”?
  “见了”,慕容倾冉如是回道。
  “那.....可有表白心迹”?
  慕容倾冉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那小姐的意思是.....”?
  “呃.....既然赶不走,索性留着,没准,还能派上用场吧”,慕容倾冉轻咳两声,用另一种方式说道。
  “那就糟了,小姐,前日,琅啸月突然到访咱们这,小桃瞒着小姐见了他,所以,也得知了他对小姐的心意,可......当天夜里,官兵就在宰相府将他抓了个现行,不知小姐知道吗”?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如同被雷击中,久久没有回神,北冥寒轩抓了琅啸月.......她怎么不知道?难怪这几日没有看到他,原来......
  “其实,早在小姐的册封大典上,小桃就开始派人着手调查了,北冥寒轩表面看起来什么都没做,其实,早就派人暗中调查过轩辕与琳琅前来的每个人,所以,一早就发现了琅啸月,只是,他按兵不动,小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而且,小桃根本就无法联系到小姐,派进宫去的暗影也没办法与小姐联系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更加震惊,没想到,她进宫的这些时日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原本该联系自己的暗影,没有任何动向,本以为可能是没什么事,竟想不到,这一切,早就在北冥寒轩的掌握之中,该死的。
  “可有查到北冥寒轩将琅啸月关在哪里了”?
  小桃点点头道:“宰相府,而且.....似乎还用了刑,小桃本想出手相救,却不料,被宰相府的人发现,将他转移地方”。
  “转移到哪里去了”?
  “皇宫”。
  “什么”?慕容倾冉再次惊呼,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皇宫里逃出来,既然一切都在北冥寒轩的掌握之中,那么,他肯定也会料到,自己有天会逃跑,但是,琅啸月还在他手中,那么,自己就会主动回宫.....好狡猾的计谋啊,慕容倾冉紧紧地攥着拳头,用力的砸在墙壁上。
  “小姐,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”?小桃快速的握起慕容倾冉砸墙壁的玉手,心疼的抚摸起来,虽然没有流血,却是红肿不堪。
  慕容倾冉冰冷着脸,“北冥寒轩的目的就是让我进宫,那么,我就如他所愿”。
  只是,这次慕容倾冉进宫,是有备而来,而宫门的侍卫仿佛早就知道皇后会进宫,也没阻拦,接下来,慕容倾冉顺利的进了皇宫,当她推开宣正宫的大门时,只见北冥寒轩正坐在红椅上等着她呢。

章节目录